<dir id="5klije"></dir><style id="5klije"></style><small id="5klije"></small><strike id="5klije"></strike><ol id="5klije"></ol>
          <em id="0jnotw"></em><span id="0jnotw"></span><label id="0jnotw"></label><big id="0jnotw"></big><button id="0jnotw"></button>
              <code id="0jnotw"><button id="0jnotw"></button><del id="0jnotw"></del><dir id="0jnotw"></dir><style id="0jnotw"></style></code><tfoot id="0jnotw"><blockquote id="0jnotw"></blockquote><u id="0jnotw"></u><q id="0jnotw"></q><div id="0jnotw"></div><dfn id="0jnotw"></dfn></tfoot><noscript id="0jnotw"><div id="0jnotw"></div></noscript><bdo id="0jnotw"><dl id="0jnotw"></dl><dir id="0jnotw"></dir><dd id="0jnotw"></dd><noscript id="0jnotw"></noscript><tr id="0jnotw"></tr></bdo><i id="0jnotw"></i><sup id="0jnotw"></sup>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絕地成神 > 第十七章 強占嘯天莊 (下)

                    看著廖文龍像是喪家之犬的模樣,淩飛心底十分不屑,這家夥整個一外強中幹,看著招式華麗,可惜華而不實。

                    在淩飛意念控制之下,體內元力緩緩運轉,恢複著他的傷勢,同時又吞服下幾顆療傷丹藥。

                    楊玉兒快步上前,關心問道:“少爺,你沒事吧?”

                    露出一個放心的笑容,淩飛道:“看本少的樣子,像是有事麽。”

                    看著淩飛,張巍不禁感慨道:“少爺,你的身法又快了不少啊!”

                    淩飛笑道:“落殇本就玄妙,前不久我剛得到完整的功法,故而修煉起來也少走不少彎路。”

                    江天宇問道:“少爺,那廖文龍想必回去嘯天莊了,接下來我們該怎麽辦?是在這裏等著還是直接過去。”

                    淩飛沉思道:“直接去嘯天莊,或許路上還能碰到嘯天莊的人。”

                    ……

                    嘯天莊內。

                    廖文龍身受重創,一路不敢停歇,跑回嘯天莊。

                    “爹,爹。”進入正堂,廖文龍大聲叫道,終于是在房間看到一位中年男子,走了上前,哭訴道:“爹,您要幫我報仇啊!”

                    中年男子正在房間整理兵器,突然聽到廖文龍的哀嚎,不由眉頭一皺,回頭看去,看到廖文龍雙臂被廢,臉色頓時一變。

                    一股怒氣自其心頭湧出,怒喝道:“你這是怎麽回事?”這中年男子正是廖文龍的父親廖天豪,如今已是二斷元者高階的高手。

                    廖文龍不敢隱瞞,將在酒樓發生的矛盾和淩飛對戰一事大致講述。

                    “沒用的東西,你早晚有一天會死在色字身上。”廖天豪有種恨鐵不成鋼的韻味,說著突然話鋒一轉,寒聲道:“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麽人不買我嘯天莊的賬,你去找來王成和李鍾,讓他們隨你走一趟,抓住那幾個人,生擒回來。”

                    “是。”廖文龍忍著手臂斷裂的劇痛,朝外別處走去。

                    “到底會是什麽人?這個家夥,連個同階別的都打不過,一點都探不出虛實,只願不要有事才好,不然可就趕不上計劃了。”廖天豪托著下巴,看向天際,心中暗暗思索著。

                    淩飛等人悠閑的走著,明知道嘯天莊的人不會善罷甘休,但幾人都沒有恐慌,反而有著些許期盼。

                    月兒美眸中露出幾分疑惑,她對淩飛有種莫名的感覺,以前她想不明白淩飛是如何讓淩雲並列五大勢力之一,從現在來看,似乎多了一些明了。

                    成就霸業不只是需要實力,同時還需要一種王者之心,打下淩雲並非是淩飛一人之力,而是和衆多兄弟朋友以及很多手下甘心追隨。

                    從那天的對話來看,韓家對于爺爺來說似乎是一種內心深處的傷痛,他不想讓韓家因韓臻緣故而走向滅亡。月兒對此一直有些難以接受,雖然兩人並沒有太多關系,可韓臻說到底也是她的父親。

                    這一刻,月兒似乎有種奇異感覺,說不定淩飛還真能治好爺爺這個心病,心中突然有些期許。

                    相對于月兒的憂慮,楊玉兒心思就顯得比較單薄了,後者從頭至尾也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希望淩飛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走了不久,淩飛突然停下腳步,擡頭朝前望去,因爲在前面,他看到了三個人,其中一個正是之前逃走的廖文龍。

                    淩飛神情淡然,臉上挂著淡淡的笑容。

                    “小子,我可真佩服你的膽量,明知道我會去找幫手,你還不趕快跑。”廖文龍眼含殺意,盯著淩飛,他一定要讓後者付出慘烈代價。

                    淩飛淡然道:“若是你所謂的幫手就是他們兩個,那你還是趕緊逃跑吧。”

                    廖文龍臉色陰沉,指了指淩飛,沖身旁兩人說道:“王成叔,李鍾叔,就是他對我動的手,你們快殺了他!”

                    王成一步跨出,漠然道:“小子,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吧,免得受此皮肉之苦。”

                    淩飛譏諷一笑,挑眉道:“你就這麽看得起自己麽?想讓本少乖乖就範,你配麽?”

                    一旁,李鍾冷聲道:“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休乖我等動手。”

                    唰!

                    人影一晃,只見得石破天出現在淩飛身旁,大笑道:“老子勸你們還是放乖一些,跪在這裏磕上兩個響頭,說不定還能留下一條狗命!”

                    “你找死!”王成臉色陰沉,石破天的話讓他有些生氣,好歹他也是元者階別的高手,被人如此辱罵,換做誰都不會好受。

                    當即也不再多言,掌心凝聚起一層厚厚的光華,朝石破天一掌拍去,隨著他手勢的落下,冷風突兀襲至。

                    狂妄一笑,石破天根本沒有後退,大掌之中蘊含著無盡威能,迎了上去。

                    轟!

                    由于兩人速度極快,所發出的攻勢頃刻相撞,一聲悶響傳出,一道耀眼光芒將兩人淹沒,緊接著,王成被震飛出去。

                    淩空翻轉三圈,王成這才穩住身形,落于地面。體內氣血翻騰,只覺喉間一甜,噴出一口鮮血。

                    王成眼中充滿了震驚,像見鬼似的看著石破天,方才那一掌他像是拍在鋼鐵之上,那般堅硬。非但沒有擊退石破天,反而被後者強橫的力道以兩倍勁力打回,一舉將其重創,要知道這需要可是必須擁有絕對的實力才能做到。

                    沒有理會王成的震驚,石破天嘿嘿一笑,旋即看向李鍾,意念化爲一道無形枷鎖,將之牢牢鎖定。

                    “輪到你了!”

                    了字還在耳邊打轉,石破天鬼魅般的身體晃動,悄然出現在李鍾身前,揮手便是一掌。

                    由于前者速度極快,李鍾根本沒有躲閃的機會,倉促間只能擡手抵擋。

                    毫無懸念,兩者實力相差極大,剛一碰撞,李鍾如同遭受到電擊,震飛倒地,同時噴出一大口鮮血。

                    直至這一刻,李鍾才明白王成爲何一招便失去戰力。

                    見這一幕,廖文龍身上的殺意變成了恐懼,他原本以爲有兩位元者階別的人抓淩飛不過手到擒來的事,可事實卻讓他難以接受,一時間不由愣在那裏。

                    淩飛神情有些玩昧,笑道:“廖大少主,還想殺我嗎?”

                    “不,不,你…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廖文龍語氣略帶幾分哭腔,求饒道。

                    淩飛漠然道:“走吧,去你嘯天莊一趟,拜訪拜訪莊主。”不顧廖文龍的反抗,抓著他朝前面走去。

                    隨即,淩飛又看向那兩個重傷的元者之人,冷漠道:“你們兩個最好不要耍什麽把戲,否則別怪本少動手,前邊帶路去!”

                    王成和李鍾對視一眼,眼中的驚駭還未散去,趕忙走在前面,生怕這黑衣大漢對他們動手。

                    ……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