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清脆有力的敲門聲傳來,令丁小乙迅速警覺起來。

            如果這是在自己家裏,或許自己會走過去,詢問對方身份後,打開門查看一下。

            但這裏是什麽地方?

            黃泉!

            准確的說,是人們口中說的幽冥。

            你覺得,在這個地方,來敲門的人,會是誰?

            這個時候打開門,門外就算是站著一只僵屍,用腐爛的爪子告訴自己,他是自己的鄰居,來看看自己有沒有腦子。

            丁小乙也不會感到意外。

            但這並不是最可怕的,未知才是真正可怕的東西。

            不知道門外究竟是什麽東西,他沒有動,也沒有去回應,而是屏住呼吸,靜靜等待著。

            “砰砰砰……”

            敲門聲比上次更加的急促。

            每一聲像是敲打在自己的心口上一樣,令心跳砰砰的加速起來。

            “砰砰砰砰……”

            第三次敲擊聲令整個房門都在震動著。

            憤怒的敲擊聲,令丁小乙不知道爲什麽,腦海裏會浮現出,一位健美先生帶人來捉奸的畫面。

            當然這只是自己臆想出來的,但無論是什麽,總令人感到不安,甚至有一種打開了房門,自己會被撕扯成碎片的錯覺。

            直到過了好一陣後,敲門聲才停了下來。

            房門外,一時鴉雀無聲,安靜的只能聽到自己微弱的呼吸聲。

            猶豫了一陣後,丁小乙點著腳尖走到門前,順著縫隙朝著門外看過去。

            借著縫隙,就見外面什麽都沒有。

            黑漆漆一片,只能看到遠處模糊的籬笆,再遠一點的地方,他就看不清楚了,完全就是一片漆黑的世界。

            “什麽也沒有?”

            看到外面空曠一片的樣子,丁小乙反而頭皮一陣發麻,不知道剛才的那陣敲門聲,究竟是誰搞出來的?

            強烈的不安,像是把自己籠罩在一切未知中。

            那雙靈動的眼睛四下在房間中掃視起來,待看到房間角落那口大箱子上的時候。

            丁小乙不禁思索著是否先打開箱子,檢查下裏面是否有自己用得到的東西。

            從那張房契、日記、以及兩張冥鈔來看。

            老頭子給自己留下的東西,沒有一件是沒有意義的。

            沒道理這麽大的箱子裏什麽都沒有。

            想到這裏丁小乙走到桌前,剛要伸手去拿桌上的鑰匙時。

            “嗡……”一聲細微的嗡鳴聲,卻像是平地驚雷般令丁小乙的手臂一僵,緊隨著一股涼風從身後湧上來,心頭驟然生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門開了!

            “嘶~~”

            丁小乙眸光複雜,心中念頭紛亂起來,沒有轉身,但耳邊傳來的腳步聲,卻是令他全身汗毛豎起,只覺得涼意像是泥鳅一樣,順著自己的腳底板往上鑽。

            “哒、哒、哒哒……”

            這時候他突然注意到旁邊的那塊鏡子。

            隨著腳步聲靠近,鏡子上的畫面逐漸清晰起來,令他一時屏住呼吸。

            一顆碩大的人頭,正在用那雙比碗口還大的眼球正貪婪的凝視在自己的身上。

            無數根細長怪異的長須,從人頭的斷頸處蔓延下來,像是蜈蚣的觸腳一樣踩在木質的地板上,令地板發出“吱吱”的擠壓聲。

            看著鏡子中的畫面,豆大的冷汗驟然順著自己額頭滾落下來。

            急促的呼吸聲,心跳更是像已經到峰值的發動機,隨時要從喉嚨裏跳出來一樣。

            丁小乙手指不動聲色的掐在自己的大腿上。

            借著火辣辣的刺疼感,牢牢謹守下自己即將慌亂的理智。

            “哥哥,我餓……”

            這時卻聽一陣輕柔的聲音,從自己身後傳來,聲音聽上去很是甜美。

            丁小乙僵硬著身體,把身子回轉過一半,斜眼掃過去後,發現自己身後站著的居然是個小女孩。

            一身白色的裙子,圓潤的臉蛋上帶著一點點的嬰兒肥,配上那大而有神的眼睛,倒是十分的可愛。

            當然,如前提是自己沒有看到鏡子裏,這個小女孩真面目的話,或許自己還真得會被這樣稚嫩的聲音和無邪的外貌給打動到。

            但現在,丁小乙心裏只想要離面前這個小女孩越遠越好。

            沒有回應她,而是將目光再次看向了牆角的鏡子上。

            巨大的頭顱緩緩張開嘴巴,吐出令人作嘔的舌頭在嘴巴邊舔舐著。

            見狀丁小乙深吸口氣,令自己臉上緊繃的肌肉緩和下來後,轉過身笑道:“哦,正好,我這邊有點吃的,我去拿給你!”

            說著話的功夫,丁小乙邁步就想要從小女孩身旁的縫隙繞過去。

            卻見小女孩臉色一沉,突然橫身攔住在自己面前。

            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盯在丁小乙的臉上:“你說謊!”

            丁小乙手指一緊,但很快就重新放開,余光掃了一眼那面鏡子。

            待看到鏡子上那顆頭顱逐漸貼近自己的時候。

            仿佛間他甚至已經能夠嗅道了空氣中彌漫的那股惡臭味,手指在大腿上狠狠的掐上一把。

            借著刺疼感帶來的清醒,丁小乙令自己放松下來,繼續道:“真的有食物,我不騙你,我來的時候准備了一大堆食物,都在哪個箱子裏。”

            說著,他指了指牆角的大黑箱子,臉上保持著笑容:“你這麽可愛,真不知道是誰這麽狠心把你丟在這裏,還好我帶了很多好吃的,一定讓你吃個飽!”

            丁小乙說話的功夫,眸光死死盯著牆角的鏡子上。

            那顆肥大的頭顱似乎是被自己的話給迷惑到了,也或者是被自己話中的美食所誘惑,碗口大的眼珠子,溜溜打轉。

            “成功!”

            丁小乙心中竊喜,然而就在他准備繞開這個大腦袋,然後逃出去的時候。

            就見鏡中的頭顱似乎突然察覺到了什麽,眼球猛然鎖定在鏡子上,與鏡中的自己目光相對。

            “你發現我了!”

            看到面前小女孩面目猙獰起來,較小的身體就像是充氣起來的氣球,瞬間膨脹起來。

            丁小乙一個箭步跳出去,想要從牆壁邊緣的空隙逃離開。

            然而他的速度卻是完全跟不上這顆頭顱的觸手,步伐還在半空的時候,細長的觸爪一把閃電般纏繞在丁小乙的腳腕。

            緊隨而來的力量,大到令人無法抗拒的程度,瞬間將自己提起來。

            這時候丁小乙注意到鏡子中的頭顱憤怒的張開堪比深淵巨口的大嘴。

            空氣中彌漫開一股濃烈的腐臭,令人作嘔的氣息,似乎也在宣判著他的死期。

            無力的掙紮感,仿佛溺水的人一樣,令丁小乙下意識吼到:“放開!!”

            只是一句螞蟻求生般的困獸之吼。

            卻在丁小乙話音落下的時候,桌上那張房契突然閃爍了一下。

            眼前的頭顱怪,身體一抖不由自主的將纏繞在丁小乙腳腕上的出手放開。

            “咣當!”

            在頭顱怪驚駭的目光中,任由丁小乙摔倒在地上。

            似乎還在困惑,自己爲什麽要放開。

            “咦?”

            丁小乙也被眼前的變化爲之一愣,但他很快就注意到了桌上的那張房契。

            淡黃色的房契上,閃爍著一層很朦胧的光。

            令這張房契像是被裹上了一層油亮的光澤,而最令丁小乙所矚目的是房契的左下角,地契所屬人一欄上,驟然寫著【丁小乙】三個大字。

            “房契!”

            看著房契上自己的名字,丁小乙突然想起來了日記最後一頁的最後一行。

            “記住,這是我丁家的土地!”

            驟然間,丁小乙心頭一動,福至心靈般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目光看向面前還在愣然中的頭顱怪,拿手往牆角一指:“滾過去!”

            聲音落下瞬間,還在茫然中頭顱怪,身體突然不受控制的滾起來。

            “咕隆隆隆……”巨大的頭顱在粗糙的木質地板上摩擦。

            令整個房間隨之也一並顫動起來,直至滾在了牆角後,頭顱怪才一臉震驚的擡爬起來。

            看著眼前這個還不夠自己塞牙縫的人類。

            一副像是見鬼的表情。

            渾然忘記了自己才是鬼的事實。

            “果然是這樣!”

            看到大頭怪一而再的印證了自己的想法後,丁小乙內心隨之而來的是驚訝和欣喜。

            “我就說老頭子不可能坑我,原來日記的最後一句話是這個意思。”

            不知道老頭子在什麽情況下寫下了最後一頁日記。

            但可以肯定的是,最後那一句話,實則就是提醒自己一個事實。

            自己才是這裏的主人。

            想到這裏,將目光重新鎖定在眼前大頭怪的身上,拿手一指。

            “滾到門外去。”

            頭顱怪眼睛一瞪圓,揮動起自己的觸手,想要反抗,然而無形的力量根本由不得頭顱怪去反抗,在掙紮中,身體不由自主的滾動起來。

            “哇哇哇……”的怪叫聲下,頭顱怪從門中擠出去。

            這時候丁小乙才發現,頭顱怪的腦袋看起來很大,但其實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麽硬朗。

            擠出房門的時候,那張肥胖的大臉,委屈的像是被姐夫踹下床的小姨子。

            丁小乙跟著走出來。

            眼睛上下認真的打量起頭顱怪。

            他的眸光中帶著濃烈的好奇感,信奉無神論的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了,神話故事裏的鬼怪。

            這種發現,令人沒由來的感到一陣莫名的興奮。

            當然,前提是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

            即便是如此,他也不打算靠近過去。

            他很清楚方才如果不是自己及時發現了地契上的玄妙,明白自己在這片土地上有著絕對的權威。

            怕是現在,自己已經被這玩意啃的連渣都不剩下。

            “全手抱頭不許動!”

            丁小乙說完,又覺得不夠,看著體態笨拙的頭顱怪,無數觸手抱著腦袋的模樣,覺得很好玩又很搞笑,于是又加了一條。

            “金雞獨立!”

            頭顱怪:…………

            “白鶴展翅!”

            頭顱怪:…………

            “平沙落雁!”

            頭顱怪:…………

            “觀音坐……算了,就這樣吧。”

            丁小乙說完也不理會頭顱怪幽怨加委屈的眼神,轉身走進房間,拿起地契仔細的比對。

            他要確定自己的地盤究竟有多大。

            這不僅僅關乎到自己的利益,更關乎到自己的小命。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