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或許是年久失修的原因。

            外面的很多籬笆都已經破了。

            丁小乙對照著自己手上的地契,仔細丈量土地後發現。

            一些籬笆爲了避開樹木,還特別兜了一個大圈子,這無形中看上去讓院子大了少許。

            但丁小乙則很謹慎的把多出來的地方,重新用樹枝割據掉。

            他的東西,或許可以少拿點,吃點虧沒什麽大不了的。

            但這些不是他的東西,他是堅決不會多要。

            這樣雖然未必會發財,可絕對不會吃虧。

            這是老頭子自小就教給他的一個道理,也是自己被奉爲人生原則的信條。

            這些多出來的地方,不起眼,甚至有的地方,不足一米的空間。

            可他心裏很清楚,在這一米的空間裏,自己沒有任何權利。

            哪些地方,不在地契的保護範圍內。

            或許平時沒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可萬一有什麽事情,這些多出來的地方,很可能會成爲自己的催命符。

            丈量過土地後。

            丁小乙不禁驟起了眉頭。

            “少了一部分!”

            地契上說,以房屋爲界限,往東有六十米長,四十米寬的的大院,但那裏不屬于宅基地,不允許建房,屬于自留地。

            但問題是,自己經過仔細丈量後發現,少了三分之一。

            當自己走到頭的時候,就已經到了黃泉邊緣,除了從黃泉邊緣凸起的怪石外,眼前什麽都沒有!

            看著眼前昏沉的黃泉水,丁小乙沒有任何妄想嘗試的念頭。

            鬼知道黃泉下面會有什麽東西。

            “先不管了,大概知道範圍就好。”

            丁小乙爽朗的性格,注定不會是愛鑽牛角尖的人。

            相反,他的思維很活躍,既然這個方向不成,那就換個方向。

            將房契小心收好,這可是自己的寶貝,關乎性命絕不能有個三長兩短。

            隨後丁小乙漫步走進房間。

            把桌上的鑰匙拿起來。

            三把鑰匙,除了一把是打開日記本用的。

            另外兩把鑰匙的用途,丁小乙猜想其中一把,應該是打開那個箱子的。

            走到箱子前,看了一眼箱子上的青銅鎖,就知道應該是那柄細長的銅鑰匙。

            “不知道老頭子都會給我留下些什麽好東西。”

            丁小乙看著偌大的黑箱子,眼神中充滿了期待和興奮,拿著鑰匙,頗有種大學玩遊戲時,在野外遇到寶箱的感覺。

            雙手在掌心上擦拭一翻後,丁小乙深吸口氣平複下自己內心的激動。

            用那柄銅鑰匙將箱子上的銅鎖打開。

            “咔!”

            不知道什麽年月出産的銅鎖,在鑰匙的扭動下發出清脆的聲音,虎頭鎖扣巧妙的彈開後。

            丁小乙就迫不及待的將箱子打開。

            “吱……”

            箱子不知道是什麽材質,非常的沉,當丁小乙滿懷期待的將箱子打開,隨著箱子被輕輕推開一道縫隙。

            “哇!”突然一聲怪叫聲從箱子裏傳來,一顆人頭撲的一下跳出箱子,霜白的皮膚上展露出誇張的紅色大嘴巴。

            丁小乙連反應的機會都沒來及,被人頭撞的正著,身子像貓一樣怪叫一聲從箱子邊跳開。

            旋即定睛一瞧,就見箱子裏彈出的,居然是一個小醜娃娃,手上還拿著一封信。

            “我……”丁小乙咧嘴忍住罵街的沖動。

            臉色一陣忽明忽暗,不用想也知道這是老頭子留下來捉弄自己的手筆。

            若是平時就算了,可這裏是什麽地方?幽冥黃泉啊,剛才還有個大頭怪差點把自己給啃了。

            這就好比你在晚上路過墳地,打算解個手,結果尿到了一半時,就聽草叢裏有人喊:“你尿我身上了。”

            那個感覺,想想都刺激。

            丁小乙平複下心情,心裏嘀咕這老頭子沒譜,這個時候還捉弄自己。

            沒好氣的走上前,把信封那在手上,同時目光小心掃視在箱子裏。

            只見空曠的箱子裏,並沒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樣,藏有無數奇珍異寶。

            只有兩件東西靜靜的躺在箱子裏。

            一張自己和老頭子的合影。

            那是自己十二歲生日那年,兩人在馬爾代夫的一張合影。

            照片上的老頭子,頭發早已經變得雪白,眼角已經生出了褐色的老年斑,深沉的皺紋,是歲月留在他臉上的足迹。

            陽光照射在老頭子的臉上,令他看上去精神十足。

            對比之下,自己卻是一張倔強氣嘟嘟的鼓著包子臉。

            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丁小乙的眼眶頓時有些濕潤了起來。

            記得那是老頭子捉弄自己後,自己氣嘟嘟的噘著小嘴,在一旁生悶氣的樣子。

            丁小乙將照片拿出來。

            輕輕撫摸這照片上不存在的灰塵,神情恍惚了一陣後,目光注意到另外一件東西,一支魚竿。

            除此之外,箱子裏再無它物。

            丁小乙將信封打開。

            上面整齊有力規整如印刷般的字迹,這的確是老頭子的筆迹。

            都說見字如見人,老頭子的爲人就像是這張信紙上的字迹,剛強堅韌,柔和的外貌下,骨子裏就是鐵筆銀鈎,幹淨利索。

            【小乙,你又上當了,不過這是我最後一次捉弄你了,本想留給你點紀念品,但想想還是算了吧,人不能總是活在過去,好好開心的活在當下!】

            這個箱子是老頭子故意戲弄自己的。

            丁小乙看著手上的這封信,心裏湧入一股熱流,這是只有爺孫倆能夠理解的遊戲。

            也是老頭子和自己臨別時最後的一次遊戲。

            這令他心中對于沒能及時趕回來看老頭子最後一眼的愧疚,一時沖淡了許多。

            他知道,老頭子在用這樣的方式來和他做個告別。

            “活在當下!”

            丁小乙看著最後四個字良久,將哽咽的情緒收斂起來。

            站起身把信奉疊好,塞進相框後面的夾層裏。

            打算待會把照片找個地方挂起來。

            箱子裏雖然沒有自己預想的寶貝,但這封信和照片,反而要比任何寶貝都值得自己珍惜。

            放好了照片,丁小乙將目光注視在箱子裏。

            “魚竿……”

            箱子裏三件東西,唯有這根魚竿算是比較實用。

            可問題是……給我魚竿做什麽??

            這裏是黃泉,難道要自己拿著魚竿在黃泉釣魚麽?

            釣上來的魚還能吃麽??

            不過,老頭子既然把魚竿留給自己,那麽絕不會是僅僅戲弄自己那麽簡單。

            就如日記、房契、和兩張冥幣是一樣的,每一件東西都是有著特殊的用意。

            可這根魚竿又有什麽意義呢??難道真的是讓我釣魚?

            一說到吃,丁小乙還真得有點餓了。

            本來晚上就沒吃多少東西,又折騰到現在。

            開始還行,正在爲眼前的新鮮勁興奮著,可折騰到現在,又是黃泉、又是人頭怪,但自始至終丁小乙的心弦處于緊繃和興奮狀態。

            直到此時打開箱子之後,整個人心情反而一下就放松了下來。

            肚子裏也開始咕噜噜的提醒丁小乙,他還是個活人,需要進餐的事實。

            “嘟嘟嘟……”

            在丁小乙正困惑的時候,房門外傳來大頭怪的叫聲,聲音聽起來很古怪,不知道這玩意在叫什麽。

            丁小乙走出去一瞧,就見大頭怪此時還保持這平沙落雁的高難度動作。

            那雙碩大的眼球,卻是直勾勾的盯著前方。

            臉上充滿了驚恐和畏懼,甚至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栗著,發出古怪的聲音。

            循著大頭怪的眸光看去,就見面前黃泉翻覆,浪濤的拍打聲比之前反而清脆響亮起來。

            眼前的黃泉,正在飛快下降,方才還覆蓋的地方,裸露出奇形怪狀的石塊。

            “退潮了?”

            看著飛快下降的水平線,丁小乙驚訝的發現,眼前的黃泉正在退潮。

            潮水退去的速度很快。

            大片的泥土和礁石從渾濁的水面上浮出,高低不平的地勢和縱橫錯亂的石頭,形成大大小小的各種水坑。

            “哇哇哇……”

            這時候大頭怪的叫聲更加的慘烈,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麽恐懼的東西,那張醜陋的臉上,五官都要扭曲在一起。

            本來就醜,現在更是醜的令人作嘔。

            “閉嘴!”

            丁小乙不勝其煩,揮手令大頭怪閉嘴,不過則更加小心警惕起來。

            至少從大頭怪恐懼的樣子來看,這裏似乎並不安全。

            黃泉退去,大大小小的水坑和礁石錯綜複雜的交錯在一起,

            這些水坑最大的足有兩個遊泳池那麽大。

            小的大概一兩米寬的樣子。

            有的勉強能看到地,有的幹脆渾濁一片裏面什麽都看不到。

            一些沙子覆蓋在兩者之間,金光閃閃的模樣,看上去更像是被鍍上了一層黃金。

            等等……

            丁小乙仔細看了一陣後,覺得那些沙子似乎真的有點像黃金。

            想到這裏,丁小乙心頭一動,小心走上前兩步,飛快的抓起沙子裏一塊金色的石頭,然後迅速退回到原本的地方。

            仔細一瞧不禁心中驚訝道:“真的是黃金?純度還很高。”

            這麽大的一塊,即便是扔到黑市上去賣,也能賣個二十萬左右沒問題。

            就這一塊金子,自己的發動機都不用賣了。

            這對于自己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般的及時。

            看到手上的金子,丁小乙驚訝之余,心頭一動,眸光盯著面前這片亂石交錯的地方。

            不過相比眼前這些黃金,丁小乙反而對眼下這些大大小小的水坑非常感興趣。

            “按照地契,這裏應該還有我三分之一的自留地吧!”

            丁小乙琢磨著的時候,突然看到自己前面不遠的水坑裏,似乎有什麽東西在蠕動著。

            速度很快,但眼睛注意到的時候,那東西已經消失在水坑中,只有水面上的波紋還在閃動著。

            見狀,丁小乙心頭一緊,本能的往後退開兩步。

            水坑裏有東西。

            雖然不知道是什麽,但能夠在黃泉裏生存的東西,肯定不會是什麽善類。

            不過丁小乙顯然不打算就這樣放棄掉這次的探索。

            突然丁小乙眸光一亮,轉過身將目光鎖定在了大頭怪的身上。

            本已經恐懼到極點的大頭怪,被丁小乙目光上下打量著,醜陋的臉上不由得流露出莫名的恐慌感。

            特別是當丁小乙臉上揚起笑容的時候。

            大頭怪更是全身一陣陣的泛起寒意,臉皮瞬間變得灰白,充滿惶惶不安的眼神,好像末日就要來臨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