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elect id="7av7u8"><tfoot id="7av7u8"></tfoot><code id="7av7u8"></code><label id="7av7u8"></label><noframes id="7av7u8">

          庭院裏,涼風吹打在雷丁的臉頰上,看著面前躺在搖椅上的青年。

          雷丁的面頰上流露出幾分異色。

          似乎很驚訝面前這個青年的膽量。

          他爽白色的左眼球,透過現實直接注視在丁小乙對精神世界裏。

          當看到丁小乙用棉被和板凳,主動出擊的時候。

          雷丁心裏確認丁小乙和這件事脫不了幹系。

          只是內心很驚訝,這樣的一個年輕人,是怎樣有這般細膩的心思和過人的膽量。

          “雷丁,已經兩個小時了!”

          一旁作爲同伴王佳良看著手表上的時間,不由開口向雷丁提醒道。

          同時王佳良的目光又不時看向雷丁的身後。

          細長的觸爪漫無目的在半空中蠕動著。

          一只黑頭怪臉的生物,正纏繞在雷丁的肩膀上。

          尖瘦的臉頰,滿是黑乎乎的絨毛,一雙空洞的眼球,和雷丁的左眼一樣,呈現出霜白色的瞳孔。

          目光正漠然注視在丁小乙的身上,口中不斷發出怪異的吟唱聲。

          說不出來是什麽語言,可聽的就讓人感覺渾身不自在。

          仿佛聲音中某種獨特的音律,正在勾起內心中那些可怕的念頭,以及潛藏在最深處的**。

          仔細看,不難發現,這個怪物的觸手,正牢牢紮進雷丁的肩膀血肉中。

          像是神話故事中,那些貪婪的吸血鬼,源源不斷吸取著雷丁的血液。

          王佳良很清楚的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這家夥的時候,差點就被這家夥給控制住。

          如果不是關鍵時刻,雷丁一拳打醒了自己,自己現在可能已經是一具屍體。

          至此之後,自己也就知道了這個家夥的名字,噩枭!

          寄生物:一把很古老的白玉梳。

          等級:傷靈級,上等。

          能力;夢魇,精神控制,催眠術。

          以吸食其他生物血液爲生。

          雖然只是傷靈級,但高等品質的潛力,加上及其狡詐的性格和詭異的能力。

          令這個家夥實際上的實力,比惡靈級下等的靈能生物還要棘手。

          也是因爲情報出現了錯誤,導致自己一隊人裏面,僅只有自己活了下來。

          剩下的人都在噩夢與煎熬中,被這個家夥吸成了幹屍。

          正是因此,王佳良不僅不喜歡這家夥。

          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厭惡。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個東西的危險程度。

          雷丁聽到了王佳良喊聲,余光看向自己手上電子表,上面的倒計時已經開始泛起了紅色的警戒光。

          見狀,雷丁雖然還有很多的困惑,但並沒有繼續下去,點點頭示意王佳良中斷他和噩枭之間的關聯。

          王佳良見狀,迅速打開身旁黑色盒子。

          盒子一米長,大概三十公分的寬度,漆黑的盒面上閃爍著冰藍色的光束。

          “叮叮叮……”快速輸入密碼和指紋驗證後。

          金屬的盒面上發出冰冷的合成音;【已驗證,初級除靈師,代號冰燕。】

          “吱……咔咔咔咔……”

          雖然盒子不大,但從裏面機械齒輪的轉動聲,不難聽出這個盒子裏面有著相當複雜的精密工序。

          如果丁小乙此時能夠醒來,看到這個盒子一定會異常興奮。

          這是一個高精密機械盒子。

          絕不是那種,靠著一些電子元件控制的幾個開關就組裝出來的。

          在這樣的一個盒子裏如此高精密的機械設計,絕對是頂尖的設計,超一流的尖端的加工。

          盒子中心緩緩裂開,能看到在盒子裏,一把玉制的白玉梳,正懸浮在盒中。

          纏繞在雷丁肩膀上的那噩枭察覺到自己的即將要被召回,非但沒有放開雷丁,反而加快了吸食的速度。

          “回來,不然我就毀了你的寄生物!”

          察覺到噩枭在抵抗召回,王佳良冷聲威脅道。

          同時手掌放在盒子邊緣。

          能看到在盒子內部,白玉梳子的左右兩側,是有兩枚很精細的鑽頭。

          只要噩枭敢抵抗,只需要他的手指輕輕一按,裏面的高壓鑽頭就會瞬間將那柄玉質的梳子碾成齑粉。

          靈能生物,一旦失去了寄生之物,馬上就會煙消雲散。

          面對王佳良的威脅,噩枭即便不情願,但還是將染著血迹的觸爪從雷丁的肩膀上抽出來。

          旋即身影化作一縷烏光,一溜煙的鑽進箱子裏。

          這時候再看那把玉梳上,會發現本是潔白無瑕的玉梳,此時已是被染成了暗紅色。

          “咔咔咔…”

          王佳良迅速關閉上機關盒,看著盒子裏的玉梳徹底被藏進盒子最深處後,他才重重的長吐口氣。

          一屁股坐在地上,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斷往下滾。

          身體仿佛比一旁的雷丁還要疲憊。

          “沒事吧。”

          雷丁這時候從椅子上站起來,粗大厚重的手掌輕輕拍打在王佳良的肩頭上,慰問道。

          仿佛被抽了兩個小時血的人不是他,而是王佳良一樣。

          事實上,雷丁很理解王佳良的感受。

          向靈能生物借取力量,這本身就是一項非常危險的事情。

          必須嚴格按照這些靈能生物的特性,給予足夠的要求。

          就如噩枭這樣的靈能生物,就必須吸食受借者的鮮血,才肯將能力暫借給受借者。

          但靈能生物終究不是死物,而是有思維的生物。

          一旦中間發生了變故,很容易直接反噬到受借者的身上。

          所以在除靈師工會裏,是有明確規定,借用靈能生物,要根據靈能生物的等級,安排護法者。

          最低程度的也是一個同伴爲自己護法。

          這也就是說,從自己開始借用噩枭能力的時候,自己的命就已經交給了王佳良來看護。

          加上之前噩枭襲擊了王佳良所在的小隊只有他一個人活了下來。

          王佳良內心裏,必然要承受著很大的負擔。

          “這小子到底是什麽情況!”

          王佳良極力掩飾著自己顫抖的肩膀,向雷丁詢問道。

          雷丁搖搖頭,回頭又看向還在噩夢中的丁小乙。

          雖然噩枭已經收回了,但噩枭殘留的力量,會讓這小子難受到天亮。

          “不好說,有關系,但沒有直接的關系,可以確定,他不是我們要找的人。”

          從噩枭制造的夢境中,丁小乙沒有施展出任何反抗的能力,這說明他不具備對抗靈能生物的力量。

          不過他的表現中,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那雙紅色的高跟鞋。

          面對那雙高跟鞋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懼怕,更多傾向于反抗。

          “恩……”

          雷丁托起自己的下巴,粗犷的眉頭緊縮成了一團。

          “要不要先帶回去再說?”王佳良提議道。

          但這個建議被雷丁給否決掉了:“不,先回去吧,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面前丁小乙給雷丁的感覺很奇怪。

          說不上來是什麽地方不對勁,總覺得這個青年身上似乎還是隱藏著什麽自己不清楚的秘密。

          “走吧!”

          雷丁背起地上的金屬箱,三十多斤的分量,對于他健壯的體魄來說,似乎並沒有任何的影響。

          一手抓起王佳良的胳膊,兩人踩著一旁石頭跳起來,一躍翻過兩米高的圍牆,轉瞬就消失在夜色中。

          在這個不眠的夜晚。

          S市某個議員的辦公室裏。

          一封關于丁小乙的檔案正擺紅木的辦公桌上。

          帶著眼鏡的秘書從門外走進來,余光瞥了一眼桌上還未拆封的檔案袋。

          小聲向站在窗沿旁抽煙的中年男人道:“參議長,這個人的背景很清晰,他是丁家的公子,出身正派,您也是知道那位丁老爺子的脾氣,他的孫子絕不會是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情,嬷嬷的院子給他住著,也是放心。”

          “斯……噗……”

          煙雲缥缈,這位被秘書稱爲參議長的中年人,當聽到丁老爺子這四個字的時候,神情一時有些惆怅。

          他當然很清楚,這位老爺子的爲人。

          就像是一塊生鐵,剛硬有力,雷厲風行。

          但又像是一塊棉花,柔韌輕軟,讓人無處發力。

          正是這種,剛柔並濟的手段,才會在S市裏,成爲一位傳奇。

          如果不是他這些年撐著丁家藥業,丁家藥業早就倒了。

          這是他爲數不多的敬佩者。

          “那些銀行和藥商都是一群短視的人,被丁氏養了這麽多年,他們就算是一群豺狼虎豹,現在也是土雞瓦狗,沒了丁氏,你看要不了多久,就有他們哭的時候。”

          “呵呵,是啊,這些年丁家的特效藥,都只收一年的專利,然後就公開了配方,平價銷售,可是沒少便宜區裏的這些藥商。現在丁家藥業被人接手後,才發現這每年的研發費都是無底的窟窿,他們拿不出這麽多錢來投,也拿不出新的配方,以後咱們區裏這些藥廠可都要倒黴了。”

          秘書在一旁也是一臉的惋惜,對于丁家老爺子真的是佩服。

          如果老爺子願意,哪怕只需要多收幾年的專利費用,收攏回來的財富那是不可想象的。

          “呵,人不都是這樣麽,只有等丟掉了,才會明白自己丟了什麽東西。”

          說到這裏中年人想了想道:“注意下吧,如果這孩子有什麽爲難的地方,能幫就幫一把,算是感謝老爺子這些年爲咱們區做出的貢獻。”

          丁小乙並不清楚,在這樣的一夜裏,自己的資料已經出現在了,某個大人物的桌頭上。

          也不清楚,自己已經置身在一個龐大的旋渦中心,成爲除靈師工會重點的關注對象……

          過水看嬌說

          今天家裏有事,所以今天就一更,希望大家見諒,晚上不要等了哦。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