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二十四章:危機

          球??

          顯然這條鹹魚怪並沒有明白丁小乙的意思。

          不過沒關系,丁小乙的作風向來是大膽推論,小心實踐。

          于是乎,很快,這條鹹魚怪就在一臉茫然中,被大頭送到了一旁蠱靈珊的跟前。

          說起來,不管這個想要殺自己的人是誰,丁小乙都要謝謝他了。

          自己正發愁,怎麽才能把現實裏的靈能生物乖乖的帶回家,沒成想,就這麽快遇到了這位‘好心人’緣這個字,可真的是妙不可言。

          既然有人這麽熱情的把自己想要找的靈能生物送上門來。

          那麽自己又怎麽能夠白白辜負了對方的一片良苦用心?

          大頭怪小心翼翼的將手上還一臉茫然的鹹魚怪送到蠱靈珊前,不過蠱靈珊卻並沒有如自己想的那樣,將這只鮮魚怪給吞噬進去。

          “不合胃口??”

          丁小乙見蠱靈珊沒什麽動靜,手掌撓撓頭,這時候他才想起來之前,照幽鏡說過,蠱靈珊是吸取鬼怪的殘魂。

          眼下鹹魚雖小,可看上去並沒有什麽殘廢的地方。

          對此,丁小乙只能將目看向大頭怪。

          看到丁小乙投來暗示的眼神,大頭怪很明事理的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嘴。

          “呲溜~~呲~~呲~”的聲音,令人不難想起在酷熱的夏天,一根老冰棍含在口中的涼爽。

          當鹹魚怪從大頭口中吐出來的時候,那個淒慘的模樣,臉上的肉都快要被大頭怪給舔舐幹淨了,一條命轉眼就剩下了半條。

          “送過去!”

          將就剩下半條命的鹹魚怪,送到蠱靈珊的面前,這個時候,就見豔紅的珊瑚逐漸發出熾熱的光芒。

          “嗚嗚嗚嗚……”

          眼睛都已經被大頭怪給嗦沒的鹹魚怪,似乎也察覺到了周圍危險的氣息,開始發出尖銳的嘶吼聲,瘋狂的掙紮起來。

          此時它的內心裏,自然是無比的懊悔。

          在纏繞在丁小乙脖子上的時候,鹹魚怪就有著一種掌控生命的優越感。

          它很喜歡這種感覺。

          似乎只要自己願意,隨時都能夠取走這人的性命。

          最有意思的是,這個人到死的時候,都不知道究竟是死在誰的手上。

          往往鹹魚怪會躲在一旁,眼睜睜看著這個人無助、茫然、恐慌的死去。

          只是它可能做夢都想不到,這樣的滋味,再次出現的時候,居然是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它到現在對丁小乙這個人類,還始終帶著非常多的困惑和不解。

          甚至是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麽樣落在了丁小乙的手上,對方又是怎麽控制住了自己?

          可惜這些困惑沒有人爲它揭曉答案。

          面前的珊瑚樹,像是嗅到獵物鮮血的豺狗,從珊瑚枝湧出血色的煙雲,迅速將這條鹹魚怪包吞沒進去……

          鹹魚怪的慘叫聲頓時戛然而止。

          身體在煙雲中逐漸被分解,最終徹底消失在丁小乙面前。

          隨著鹹魚怪的消失,就見煙雲重新順著珊瑚收攏回去,可以看到晶瑩的珊瑚枝幹裏,一縷縷鮮紅的光芒,從各個枝幹最終彙聚在左邊的那個較小球形瘤子裏。

          “咔咔咔……”

          吸納紅光的球瘤很快就開始不安分的蠕動起來,整個球體開始從珊瑚中慢慢的分離,像是正在被珊瑚排斥出體內。

          與此同時,在現實中,某個不見光的地下室裏。

          突然一聲慘叫聲,從房門裏傳來。

          幾個男女的身影迅速出現在房門外。

          “老三!怎麽回事?”

          幾人敲打著房門,但房間裏的慘叫聲依舊繼續,並沒有回應他們的詢問。

          “直接進去!”

          說話的人,全身籠罩在黑色的披風下,看不清面容,甚至連聲音都很沙啞,聽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不過似乎也是得到了他的首肯,幾人不再有顧忌,一腳將房門踹開。

          推開房門一瞧,一個男人正倒在地上,四肢還不斷抽搐著,連五官都擰巴在一起。

          “老三!”

          幾個人見狀迅速沖進去,但當他們的手放在這個男人的身上時。

          頓時幾人神情一變,相視一眼,將目光看向門外。

          “死了!”

          陰影中,隱藏在漆黑鬥篷下的身影沉默了片刻後,用沙啞的聲音說道:“處理掉!”

          冷漠的聲音,不帶有絲毫的感情。

          更像是讓人無法質疑的命令。

          “老三的死,怕是有人擊碎了他的靈能,會不會……是除靈工會!”

          說話的女人頭上戴著一朵花钗,已經三十幾歲的樣子,脖子修長而光潔,金發藍眼,容貌嬌美。

          深V的衣領,可以看到胸口白膩膩一片。

          看上去倒是風姿猶存。

          只是在女人說話的時候,不經意間擡起自己的手掌。

          沒有柔韌的肌肉,沒有白潤的皮膚,冰冷的刀刃取代了她的手指,在昏暗的環境中,依舊閃爍著金屬的冷光。

          當她說道,除靈工會的時候,口吻明顯停頓了一下。

          周圍幾人隨著她的話,將目光看向了面前隱匿在黑袍中的首領。

          顯然暴露在除靈師工會的視線下,會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沉默……

          “這不是除靈工會的作風,他們喜歡放長線釣大魚。

          老六,你去把那個丁小乙帶回來,實在不行,就把屍體帶回來也可以!”

          鬥篷的陰影聲音始終令人聽不出他的喜怒。

          但從口吻中,顯然是已經有些惱火,他們必須把丟失的東西找回來,丁小乙是唯一的線索。

          被點名的老六趕忙將單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努力做出彎身鞠躬的姿態,只是肥胖如球一樣的身體,令他的動作顯得有些滑稽可笑。

          “我也去!”

          這時候一人主動站出來說道。

          “老四,你啥子意思!”

          見狀,老六有些不悅,那個丁小乙的背景他們是調查過的。

          抓一個普通人,對他來說不過是手到擒來的簡單。

          況且憑借他的能力,就算是被除靈工會發現,也能安然脫身。

          哪裏需要老四幫忙??

          “老三死的蹊跷,我怕你一個人去給人家當了經驗寶寶,兩個人去更穩妥。”

          陰影中,老四展露出自己的外貌,一張很普通的國字臉,濃眉大眼,說話的風格也如他的外表一樣的粗犷直接。

          “你才是經驗寶寶!!”

          老六還有些不忿向老四喊道。

          不過這時,鬥篷下爲首的身影則贊同了老四的話,點頭道:“既然這樣,就一起去吧,還是那句話,要麽帶回人,要麽帶回屍體!”

          柴木新居。

          丁小乙看著手上這枚蛋一樣的玩意,一時犯難起來。

          從蠱靈珊上脫落下來的球形瘤子,在脫落之後,外表堅硬的殼子一碰就碎。

          碎裂之後,裏面就只有這枚看上去和鹌鹑蛋大小的蛋形珠子。

          可以看到裏面不是有紅色的流光閃爍。

          很輕盈,重量如果不仔細感受,幾乎感受不到,冰冰涼涼的更像是剛從冰箱裏取出的冰塊。

          這玩意怎麽吃?

          該不該吃?

          吃了之後會對自己産生怎樣的影響呢?

          會不會令自己也變成了怪物??

          一系列的困惑,出現在丁小乙的腦海。

          畢竟自己好端端的一個活人,能夠自由的享受在陽光下。

          要讓自己變成一個怪物,永遠躲藏在那些見不得光的地方。

          如果是這樣,自己吃了這玩意,又有什麽意義呢??

          不過,如果不吃……

          想想今天發生的事情,先是哪個詭異的噩夢,又是隱藏在自己身上的鹹魚怪。

          這無異于有人把刀都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假如自己沒有回到黃泉,怕是死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最終,丁小乙決定要賭一把。

          活著才是最大的意義。

          死了,就只是一具屍體,一堆爛肉。

          今天是刀架在脖子上,指不定下次,就是直接給自己一刀。

          想到這裏,丁小乙深吸口氣,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一樣,張嘴一口將手上這枚蛋給吞下去。

          冰涼的口感,並沒有自己所擔心的異味。

          反而吞入下去後,舌根下湧出一股淡淡的香甜。

          丁小乙默默等待著。

          緊張的心情,不亞于那次徒手去抓灼幽珠一樣。

          不!甚至更加的激烈。

          仿佛明知道面前要山崩地裂,還要站在前方靜靜等待著。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丁小乙預期中的所有情況,一件都沒有發生。

          “難道是我吃的方法不對??”

          就在丁小乙心中正困惑著,是不是自己缺少某個程序的時候。

          “咕……咕噜噜……”

          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丁小乙突然感覺到自己腹部一陣地動山搖般的蠕動著,千軍萬馬在自己的腹部彙聚成一股洪流,開始向著通往體外的腸道沖擊去。

          “嘶~~”

          丁小乙臉色一變,沒想到狀況會來的如此突然,趕忙站起來,夾緊自己的大臀肌,一撇一拐的沖向房屋後面那片草叢。

          伴隨著一陣豪邁的小號聲下,丁小乙瞬間感覺整個人都輕盈了起來。

          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如此酐暢淋漓的宣泄下。

          丁小乙一時說不出來的痛快。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