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mksjn6"></ol><style id="mksjn6"></style><small id="mksjn6"></small>
    1. <tr id="ne8rcd"></tr><option id="ne8rcd"></option><bdo id="ne8rcd"></bdo><font id="ne8rcd"></font><del id="ne8rcd"></del>
              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三十八章:放逐幽冥

                    “嘩……”

                    一股刺骨的涼水,撲打在臉上,令本暈暈沉沉的丁小乙從昏迷中一下驚醒過來。

                    只是一睜眼,眼前刺眼的強光,一下就照射在他的臉上。

                    “小子,醒了啊!”

                    丁小乙晃晃腦袋,勉強去適應眼前的光線。

                    只是強光照射下,他只能看到燈光後面一行模糊的身影。

                    這時候,一個光溜溜的腦袋,出現在燈光下。

                    油亮的腦瓜頂,在燈光下,甚至令丁小乙産生一種燈泡成精的錯覺。

                    在丁小乙看的入神時,燈泡頭突然靠近上來,一張賊眉鼠目的臉龐,出現在丁小乙的視線中。

                    “小子,我們請了你三次,死了兩個,一個消失,你可真的是好大的臉啊!”

                    燈泡頭伸手想去拍丁小乙的臉,只是手伸到一半的時候,才發覺有些夠不著,于是改拍在丁小乙的肩膀上。

                    這時候他才注意到燈泡頭是個侏儒,低矮的個頭,自己坐在椅子上都比他高一個腦袋。

                    “果然是他們!”

                    丁小乙心頭一沉,這是捅了馬蜂窩了,這下一來不僅都是高手,還來了一群。

                    目光掃視過四周後,這時丁小乙發現一旁的王佳良居然也在。

                    不過看這小子的狀態,一條命就剩下了半條,有出氣沒進氣,要不是胸口還微微的起伏著,丁小乙都要懷疑他已經死了。

                    見狀丁小乙眼睛溜溜打轉,但腦海中的想法,剛剛生起,就被無情的碾滅掉。

                    相差的太多了,即便這些人並沒有把自己捆綁起來。

                    可這一夥人無不是高手,從胖子之前的話來看,這些人殺人如麻,更是手段狠辣。

                    自己想要從他們手上直接逃走,希望不大。

                    “小兄弟,我的三個兄弟究竟是怎麽回事,我不問你,也不難爲你,我只問你一件事,東西在哪!”

                    陰影中的聲音很沙啞,丁小乙循著聲音看去,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黑色輪廓,看不到對方的真實面容。

                    不過他認得這個聲音,是那個打暈自己的神秘人。

                    見狀,丁小乙活動了下手腕,想要從椅子上站起來,卻見一根棍子落在自己肩頭上,不疼不癢,卻像是有千斤重擔,頓時讓他重新坐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你們要錢,我也沒多少,我家破産了,真的,我從外面留學回來的時候,整個公司都空了,你們要是要錢,我可真的沒有!”

                    面對丁小乙的裝傻充愣。

                    房間中發出一陣低沉的冷笑聲。

                    那個看上去像是燈泡精的侏儒,更是笑的格外邪異,聲音聽上去很是尖銳。

                    說女人不像,說男人又覺得很娘娘唧唧的。

                    令丁小乙想到曆史上一個很古老的職業,太監!

                    “他們不是要錢,是要你說那件東西在哪!”

                    出人意料的是,這個時候,王佳良居然醒了。

                    “你們要的東西,我可以告訴你們在哪,我就一個條件,放了他!”

                    王佳良的傷已經嚴重的幾近虛脫的程度,連說話都給人一種隨時可能挂掉的感覺。

                    丁小乙見狀,想要說什麽,可沒等他說話。

                    肩膀上的棍子頓時一沉,宛若千斤的重擔,頓時壓的丁小乙快要喘不上氣來。

                    “成交!我不會殺他,甚至連你也不會殺,我可以用靈來發誓,我們四個都不會動你們一根汗毛!”

                    黑暗中的人影一步步上前,終于將身影暴露在燈光下。

                    一身黑色的鬥篷,遮蓋著面容,但那雙眼睛卻像是冒著冷色的火焰,丁小乙看上一眼就感覺胸悶氣短,整個人的思緒都開始混亂起來。

                    當即趕忙轉移開視線後,才緩過氣來。

                    “嘿嘿,我信你,你要的東西,就在2號倉庫!”

                    “2號倉庫?”

                    鬥篷男的眸光遲疑了一下後,回頭看了一眼丁小乙的方向後,心裏頓時就明白過來。

                    “是郊外的中轉倉,這小子昨天去哪裏就是去踩點的!”

                    丁小乙心頭驟然緊繃起來,誰能想到對方的思緒會這麽敏捷。

                    這麽快就把自己去中轉倉的事情,和這個倉庫聯系在一起。

                    “我說了,你可以放人了吧。”

                    王佳良說到這裏人已經快要沒了力氣。

                    鬥篷男點點頭:“再借你一樣東西!”

                    只見鬥篷男說罷,陰影中走出來另外一個人。

                    這個身影方才一直就站在角落裏,既不說話,也不做動靜。

                    此時他的身影一步步走近到了燈光下的時候。

                    卻是令丁小乙心中泛起一股惡寒。

                    只見燈光下,這個男人的外貌清晰起來。

                    他的臉很白,很光潔,甚至沒有一丁點皺紋。

                    這樣完美的肌膚,足以令萬千少女去嫉妒和羨慕,

                    然而如此完美的肌膚上,他的五官卻是令人感到頭皮發麻。

                    沒有鼻子,也沒有嘴巴,沒有眼睛,更沒有耳朵,

                    一個無面人。

                    “放心,不疼的!”無面人雖然沒有嘴巴,可喉結蠕動下,依舊能夠發出聲音。

                    一步步走到王佳良的面前,身體開始貼在王佳良的身上。

                    頓時間,無面人的身體,就像是一塊融化的蠟燭化作液體,從上到下的把王佳良包裹起來。

                    “嗚嗚嗚……”

                    頓時間,王佳良的口中發出模糊不清的掙紮聲。

                    像是溺水的人,雙手不斷在空氣中抓撓著。

                    好在這個過程雖然痛苦,卻並不致命。

                    很快無面人所化的液體逐漸從他的身上脫離下來,只是這個時候的無面人,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另外一個王佳良。

                    “不錯,比直接複制屍體要完整!”

                    說著就見無面人伸手去抓王佳良手腕上的玉牌,然而當他的手觸碰到玉牌的時候,本是安靜的玉牌,頓時像是受到了什麽威脅一樣,在空氣中凝出一根尖銳的冰錐。

                    “既然你不爲我所用,留著你也沒什麽意思!”

                    見狀無面人突然一拳砸下去,黑色的拳頭像是覆蓋了一層金屬,直接砸碎了空氣中的冰錐,並且將王佳良的玉牌砸成碎片。

                    頓時間,丁小乙似是聽到一聲悲鳴的鳥叫聲。

                    玉牌上那層朦胧的水煙,瞬間煙消雲散。

                    “走吧!我們時間不大夠了。”

                    鬥篷下的男人說著,轉身邁步往外走,看上去似乎真的沒有要殺兩人的意思。

                    只是當他走到門外的時候,步伐突然一頓,那雙冒著藍色火焰瞳孔中透出一抹猙獰的凶芒。

                    “嘿嘿,你們有沒有聽說過,在古老的時候,有一個地方,叫做幽冥!”

                    丁小乙一怔,還未明白鬥篷男爲什麽要說這個的時候。

                    只見鬥篷男一衆人的身影驟然模糊了起來。

                    隨著他們一同模糊的,還有周圍的房間和燈光。

                    丁小乙心神一驚:“等等,這種感覺,該不會是……”

                    周身那種熟悉的拉扯感襲來,雖然沒有自己回家時候那般的強烈。

                    但這種拉扯感是絕對不會有錯的。

                    果然,隨著面前建築的消失,一股熟悉的冷風吹打在丁小乙的臉頰上。

                    面前的世界,猶如一片戰爭後的廢墟。

                    可以看到一些高樓大廈的輪廓,可這些曾經輝煌的大樓,此時已經破敗不堪。

                    “咳咳咳!”

                    察覺到一旁王佳良還活著,丁小乙迅速走到王佳良身旁。

                    檢查了一下傷口後,不禁令他皺起了眉頭。

                    傷口很深,雖然現在是用藥物暫時阻止了傷口惡化下去,但這樣的傷,如果不盡快去醫院,估計撐不了多久。

                    “走……快走……”

                    本已經被折磨的只剩下半口氣的王佳良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還在用力催促著他,快點離開。

                    “走?往哪走??”

                    丁小乙看著面前的廢墟,一臉茫然的把黑鐵鑰匙拿出來。

                    只是這時候,黑鐵鑰匙上蒙上了一層黑光。

                    任憑他怎麽去揉摸,這把鑰匙就是不爭氣的沒有反應。

                    “難道是因爲地方不對麽?”

                    他擡頭看著天空,這裏的天空比黃泉那邊的天空,更加的黑暗。

                    不知道哪裏發出的光,令這裏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

                    除此之外再無任何色彩。

                    黑鐵鑰匙在手上就像是一下失去了本來的光澤。

                    見狀,丁小乙只能把鑰匙先收起來。

                    把王佳良背在身上,打算先離開這個地方,找個光線亮一點的地方再試試。

                    一邊走,一邊開口向王佳良追問道。

                    “你傻啊,爲什麽這麽輕易就把倉庫的事情告訴他們。”

                    之前他在裝傻充愣,只是爲了拖延時間,給自己找到合適的機會。

                    只要能夠脫離這行人的目光,哪怕只有短暫的一秒鍾。

                    自己就能迅速隱身,然後用黑鐵鑰匙帶王佳良直接回柴木新居。

                    只是沒想到王佳良,居然會主動把話全都說出來。

                    “不說……他……他們會折磨死你!”

                    聽到這句話,丁小乙步伐頓時緩慢起來。

                    回頭看向背上半死不活的王佳良:“你出賣了機密,不怕回去被處罰麽?”

                    印象中,這種機密事情,是甯死都不能說的秘密。

                    自己對王佳良來說,其實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甚至是死活都已經無所謂了。

                    背上的王佳良已經睜不開眼睛了,閉著眼睛向丁小乙說道:“處罰……個屁,我TM的快……快死了都,還在乎這個?我……我簽了……簽了保護協議,我們……我要保……保……”

                    看王佳良越說越沒了力氣,丁小乙臉色一變,手指摸索在王佳良的大腿上,用指甲捏上一根細長的腿毛,用力一扯。

                    “啊!!!我艹你祖宗!”

                    看著王佳良一下就清醒過來,並且生龍活虎的模樣,丁小乙臉色一黑,差點把這貨給丟下去。

                    “去你大爺的,我還以爲你要死了呢!”

                    王佳良晃晃腦袋,沒好氣道:“快了,快了,我是真的困了,越來越……困……”

                    陣陣的困意襲來,王佳良發現自己的眼皮又開始打架起來,身上越來越沒力氣,總是想要睡覺。

                    說著他就想要閉上眼睛。

                    這時,就聽丁小乙的喊聲:“喂,你聽,什麽聲音!”

                    “聲音??”王佳良掙紮著擠了擠眼,目光睜開,看著眼前昏暗的世界,撓撓頭:“什麽聲音?我……”

                    話沒說完,王佳良突然打起一個冷顫,低聲在丁小乙的耳旁道:“聽我的,別回頭,不要跑,穩住往前走!”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