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id="ys0mux"></select><option id="ys0mux"></option>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四十一章:准備算賬

                          “是誰在敲打我窗……”

                          典雅的旋律聲,一時回蕩在車廂裏,仿佛時間在這個時候也隨著這陣曼妙的音樂聲,一並凝固在哪裏。

                          “是誰在撩動琴弦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好聽!”

                          與衆不同的聲音,縱使是丁小乙這樣對于音樂並不是很感興趣的人,思維也不禁在旋律中有些迷失了。

                          “看!”

                          這時候,王佳良拉了一把丁小乙,指著外面玻璃,就見窗戶外兩根九龍鼎的影子徹底重合,周圍的光線也開始從黑暗中變得明亮起來。

                          伴隨著微光逐漸照射在車子上,窗外的黑影卻似乎像是被什麽東西,一把拽住。

                          任憑它厲聲尖叫到讓人只覺撕心裂肺的程度,但依舊還是無法抗拒規則的力量,被重新拽回到黑暗中去。

                          “出來了!我們出來的!”

                          王佳良激動起來,他已經看到了逐漸清晰起來的高樓大廈。

                          甚至是行駛在路上的懸浮車。

                          熟悉的街道,無不提醒著王佳良,自己已經要回到了現實中。

                          這時他注意到外面鍾樓上的時間,現在已經是早晨的六點五十分,距離他們被襲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外面的光線逐漸越來越強,車子卻並沒有真正的進入現實,而是夾在現實和虛幻之間快速穿行。

                          只是這時候王佳良的臉色卻是越發越蒼白。

                          身上反而止不住的打起冷顫。

                          丁小乙看他面色不對勁,低頭一瞧:“糟了!”

                          只見王佳良胸口的傷,不知道什麽時候有裂開了,鮮血開始再次從傷口上滲透出來。

                          見狀,丁小乙向著司機喊道:“快,快去醫院!”

                          “別!我要去工會,通知……通知他們!”

                          王佳良渾身冷顫止不住的打哆嗦,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去通知工會他們被劫持的事情。

                          那個無面男模仿成自己的模樣,肯定會帶著人去中轉倉的2號倉庫。

                          如果不能夠及時告知給工會,雷丁那邊肯定會遇到大麻煩。

                          只是自己的通訊器已經損壞了,眼下只能去工會報案。

                          “你瘋了,先去醫院才對,你這個傷再不去醫院,你就要挂了!”

                          丁小乙指著王佳良胸口上的傷。

                          能夠撐到現在,多虧了他作爲除靈師,身體比一般人要強上許多,否則換做一個普通人,怕是早就已經完蛋了。

                          “待會到醫院,我借個電話,直接報案不就好了嘛!”

                          “來不及了!”

                          王佳良真的有些急,這種事情,拖一秒都是問題,最快的方式,就是直接聯系工會,去找工會求救。

                          因爲工會和聯盟之間的協議。

                          普通電話,是無法直接撥打進工會的內線。

                          往往電話報案,只會給附近的警署,警署需要核查後才會報給工會。

                          這至少要耽擱上至少半個小時的時間。

                          而丁小乙雖然是保護協議的對象,但還是一個普通人,工會的大門都進不去,更不要說是去報案。

                          “那也要先保命,不然你撐到現在又有什麽意義?”

                          但王佳良卻不在意,人就是這樣總是會充滿了各種矛盾。

                          要死的時候拼命掙紮,可好不容易僥幸逃生,這個時候,他居然果斷選擇工會。

                          “放心,我命硬的…很!”

                          王佳良說著說著,就要說不下去了,一張臉蒼白的可怕,連呼吸都開始變得微弱起來,開始連話都說不出來。

                          “去醫院!”

                          見狀,丁小乙可顧不上別的,讓司機直奔向醫院的方向。

                          爲了救自己,不惜出賣掉重要的情報,自己已經欠了這家夥一份人情。

                          他不喜歡欠債,更不想再欠這家夥一條命。

                          “嗡……吱吱吱~~”

                          伴隨著車輪在地面上發出的刹車聲,司機的車正穩穩停頓在醫院的大門口上。

                          “咔!”一張黃色紙條從司機手邊的盒子裏彈出來。

                          將紙條遞給丁小乙,只聽收音機裏傳來一陣很甜美的客服聲:

                          “感謝乘坐本次,BB冥車,贈送一張優惠券,歡迎下次使用,記得點贊給個好評!”

                          還有優惠券?

                          看著司機遞來的優惠券,丁小乙聯想到自己第一次乘坐的那輛懸浮車,心裏頓時感覺,好虧!

                          拿過紙條來目光快速在上面一掃。

                          就見正面,寫著一行宣傳標語:

                          【人生沒有捷徑,但死亡有!BB冥車說走就走。】

                          “鬼才跟著你走!”丁小乙心裏吐槽道。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

                          【開創走陰人的新時代!憑此優惠券,下次可優惠3000元(冥鈔)】

                          黃紙背面則是好評選項。

                          什麽乘車體驗,什麽司機服務等等一大堆選項。

                          丁小乙也就沒有再自己看下去,迅速把黃紙往口袋裏一塞,抱著王佳良快步走下面包車。

                          當他走下面包車的時候,恍惚間感到身上一亮,像是穿過了什麽無形的屏障。

                          頓時間,周圍開始漸漸傳來行人的腳步,和遠處懸浮車的聲音。

                          他回頭一瞧,就見面包車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調轉了方向,車尾還冒著一股黑煙迅速在自己面前漸行漸遠。

                          隱隱間,他還能聽到收音機裏傳來的音樂聲:“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啦啦啦啦啦啦,敢問路在何方!路在…………紙上!”

                          看著那輛面包車逐漸消失,丁小乙一時有些惆怅,心中感歎道:“秋明山路誰爲鋒,一見五菱道成空!”

                          感歎中,丁小乙低頭看了一眼懷裏的王佳良,這才想起來王佳良的小命要緊:“咦,你可別挂了,快來人啊,快救人啊!”

                          王佳良的傷很重。

                          其他的傷且不提,最嚴重的的傷,距離他的心髒僅僅只有不到兩公分的位置。

                          只要當時稍微往上偏移一點點,就足以讓他當場喪命。

                          好在這些年,醫院的科技發展異常迅速,除了一些基因疾病現在依舊是很難功課的難題外。

                          絕大部分的病症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至于王佳良的傷,在醫院這邊,甚至連嚴重都稱不上。

                          不能說他傷的太輕,而是術有專攻。

                          就好比路邊上抛瞄的懸浮車,在自己眼中不過只是一些零件受損,修理一下就好。

                          王佳良就像是那輛抛瞄的懸浮車,正在被醫生們開腸破肚,像是一件物件一樣,這裏修複幾下,哪裏修複修複幾下,傷情就開始緩和過來。

                          看王佳良被推進重病觀察室。

                          丁小乙也就不再繼續逗留下去,用醫院的電話給警署報案後,一個人走到醫院消防通道裏,確定周圍沒有監控之後。

                          他止不住的深吸口氣,伴隨著空氣中令人不舒服的消毒酒精味道。

                          那雙以往清明開朗的眼神逐漸陰沉下去。

                          不喜歡欠債的人,往往都有一個共同性,那就是也不喜歡別人欠自己的。

                          那行神秘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付自己,真把自己當軟柿子捏了。

                          如果這次不是有王佳良幫自己,自己現在是否還活著都是一個問題。

                          這筆賬,如果就這樣算了,他心裏會難受一輩子。

                          拿出黑鐵鑰匙放在手心。

                          口中低鳴著鑰匙上柴木新居的四個字後。

                          伴隨著面前襲來的昏暗和拉扯感下,丁小乙重新回到了柴木新居。

                          回到家的第一眼,丁小乙先看了一眼鏡子。

                          確定鏡子上的自己,並沒有異常後。

                          他迅速走到那口大箱子前,打開箱子,拿出照幽鏡和詭陰珠。

                          順便把箱子給清空幹淨。

                          然後推開房門,看著院子裏的正一臉懶散的大頭,和還在酣睡的肉球。

                          丁小乙胸膛裏像是有一股邪火,越燒越旺,一腳踢在大頭上的臉頰上:“別睡了,都起來,跟我去揍人!”

                          然而兩者一臉完全一副我還沒睡醒的神情看著丁小乙。

                          (′~`;)(?′0`?)

                          大頭更是委屈的揉揉自己的豐滿的臉頰,似乎在抱怨,爲什麽丁小乙不去踢一旁的肉球。

                          見狀,丁小乙嘴角肌肉不由抽搐了幾下後,雙眼迷成一條縫隙,低聲神秘道:“打完,回來有好吃的!”

                          果然,一聽到吃,這倆家夥的眼神都變了。

                          (?O?):好吃的。

                          肉球當即在地上一滾,撲在丁小乙的胳膊上,蠕動了幾下就重新變化成了那只樸實無華的黑色手套。

                          大頭左右一瞧撓撓頭,他當然沒有肉球的能力,幹脆也要舔著臉往丁小乙身上貼。

                          被丁小乙一臉嫌棄的給推開,開玩笑,這家夥撲過來,還不把自己給壓死。

                          指了指腳邊的那口黑色大木箱。

                          別看大頭的體積很大,但這家夥就是屬章魚的,擠擠就進去了。

                          開始大頭還很委屈,就好比被姐夫踹下床後,連妹夫都一臉嫌棄的將其拒之門外。

                          不過當丁小乙答應回來後,給他做一大鍋,十全大補酸菜牛肉面後,大頭立即很主動的鑽進箱子裏去。

                          向箱子蓋上,利用肉球吞物儲物的能力,讓肉球把箱子吞進去。

                          做好了一切准備之後,丁小乙眼中流閃過一抹厲色,身影迅速消失在原地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