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i4sh5v"></button><blockquote id="i4sh5v"></blockquote><ol id="i4sh5v"></ol><i id="i4sh5v"></i><code id="i4sh5v"></code>
<dt id="i4sh5v"></dt><tbody id="i4sh5v"></tbody><kbd id="i4sh5v"></kbd>
              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四十七章:生而爲人,死亦爲人

                    通訊器裏的聲音頓時陷入了一片沉默中。

                    見狀,丁小乙臉色一寒,心中驟然警覺起來。

                    也許是輕松幹掉了無面男的喜悅,沖淡了自己的警覺,更讓自己生出了貪婪,妄想著能夠再撿個大便宜。

                    自己居然一時都沒有懷疑通訊器裏的話,是否是真實。

                    如果不是他突然想起,自己現在還是在隱身狀態下。

                    對方怎麽會知道自己就在辦公室爲外面,這個疑點。怕是真的要稀裏糊塗的走進面前這間昏暗無光的辦公室。

                    一想到這裏,丁小乙的臉色就越發越難看。

                    目光看著面前那扇半開的房門,一步步往後退去,這是一個陷阱!

                    面前那扇門後面是什麽?

                    不知道,但肯定不會是剪刀女和鬥篷男。

                    誰又在利用通訊器指揮自己?

                    或者說……

                    丁小乙目光看向手上的通訊器,一時瞳孔逐漸收緊,心中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

                    或者說,這個通訊器壓根就沒響過,自己之前聽到的都是幻覺?

                    自己現在更像是一個提線木偶,正在受到未知的力量引導,一步步走向對方已經設下的陷阱?

                    這個想法生出,令人不寒而栗。

                    想到這裏,丁小乙不緊不慢的將手放進了戰術腰帶上。

                    “管你是人還是靈能,先嘗嘗這個!”

                    話音落下,揮手一抛,就見一顆黑色球體從丁小乙手上抛出去。

                    球體在半空中閃爍出藍色的光芒,不偏不倚正被丁小乙投向半遮的房門。

                    “嗷!”

                    這時令丁小乙感到驚訝的一幕出現了,只見房門周圍突然扭曲起來,像是一張大嘴,一口將磁暴球給吞噬進去。

                    “轟!”

                    剛剛吞下去的磁暴球,驟然爆發出肉眼可見的音波。

                    眼前那間辦公室開始扭曲起來,像是一個氣球,不斷膨脹,又不斷在收縮。

                    隨著音波襲來,各種怪異刺耳的聲音,猶如潮水般灌入丁小乙耳中。

                    只是這一次他已經做好了應對的准備,雙手捂著自己的耳朵,同時撲到在地上,盡可能的減少音波對自己的影響。

                    音波中倒是令丁小乙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肉球似乎對這種音波,完全免疫。

                    完全不爲所動,開始他還很奇怪,不過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

                    肉球是黃泉裏土生土長的怪物。

                    黃泉下面是什麽樣,丁小乙不清楚但可從【詭音珠】的介紹中,猜測到一二。

                    黃泉裏面渾濁不堪,更多的時候怕是彼此都未必能看到對方。

                    唯有的就是各種各樣的聲音。

                    在一個獵食與被獵食的世界裏,你永遠想不到聲音背後的主人是什麽,也永遠想不到,你發出的聲音能夠引誘來什麽。

                    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的肉球,自然對這種聲音有著極高的抗性,加上肉球本身的磁場並不外放,所以也就沒有了,磁場上的傷害。

                    簡單的說,就是工會發明的磁暴球,對肉球是完全沒有作用的。

                    “砰!”

                    這時候,面前辦公室的終于達到了臨界點,轟的一聲炸開成無數片。

                    只聽一陣似是少女的慘叫聲襲來,一道黑影在音波中瘋狂掙紮著想要逃離音波的範圍。

                    “抓到它!”

                    看到真凶現行,丁小乙揮動起手臂,一時黑色的手套上無數條觸爪朝著黑影抓過去。

                    黑影在掙紮中勉強躲閃開兩根觸爪,可很快就被第三根觸爪抓到了尾巴。

                    “嘤!!”

                    本已經在音波下煩躁到極致的黑影,這時候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令丁小乙沒想到的是,居然是一條魚。

                    扁頭,無鳍,嘴巴上生有兩根青色長須,一身烏黑的鱗片在黑暗中折射著冷豔的光芒。

                    一雙藍色大眼睛回頭怒視向丁小乙,張口吐露出尖銳的牙齒,回首一口咬在肉球的觸爪上。

                    尖銳的牙齒能夠削金斷石,然而事情是分兩面的,當遇到比你更硬的東西時候,悲劇的就是你了。

                    “砰!”

                    果不其然,隨著牙齒崩碎的聲音下,這條魚的表情一時更加的痛苦。

                    整個腮幫子都腫了起來,發出一陣嘤嘤嘤的怪叫聲

                    這下它基本上就沒有了反抗的力量,被肉球緊隨而來的觸爪,三兩下給纏在一起,輪到高處後又狠狠摔打在地上。

                    縱使是頭硬如鐵,也被摔的眼冒金星。

                    丁小乙趕忙拿出照幽鏡掃過去。

                    【鐵牙麒,擅靜不擅動,能讀人心所想之利,加以引誘,將其騙入口中,因聲音似是似乎少女哭聲,又稱之嘤嘤怪,當以烈酒老姜灌醉防發其聲,滋潤如味,抹上椒鹽,靜待三十分鍾後,殺之放上烤架,肉嫩無刺,味鮮回甘,食之大補!】

                    別的丁小乙沒注意到,倒是最後四個字,食之大補倒是令他眼前一亮。

                    “賺了賺了!”

                    丁小乙在一旁另一間辦公室裏,找了一個紙箱子扔進去後,就讓肉球先收著,等回去了正好做一道碳烤肥魚。

                    這時方才被丁小乙丟出去的磁暴球也在這時候逐漸熄滅下來,這玩意就是一次性消耗品。

                    如果不是靈能生物的磁場過強,一般也就是這麽一會功夫就會自己消耗光能量。

                    眼前的碎裂的辦公室也這時候重新恢複正常。

                    不過丁小乙卻是嗅到了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味,一瞧地面,果然還有血迹。

                    “誰在外面,幫……幫我!”

                    一陣微弱的求救聲從辦公室裏傳出來,丁小乙小心的推開房門一瞧。

                    一名穿戴者和王琦身上戰鬥服差不多風格的男人,正倒在角落裏。

                    對方待看到丁小乙後,渾濁的眼神裏頓時亮起精芒,像是回光返照般,掙紮著從地上坐起來:

                    “冰燕!是我!除靈師飛魚,我們出了狀況,靈能生物在靠近倉庫後全都失控了,雷……雷丁他們被困在倉庫裏。”

                    丁小乙一怔,不過很快想起來,自己現在還是王佳良的模樣。

                    冰燕是王佳良的代號。

                    見狀他走進來,仔細看了一下對方的傷勢:“是一個剪刀女傷了你?”

                    對方的傷口和王佳良的一摸一樣。

                    只是他沒有王佳良那麽幸運,直接被一刀刺傷了心口。

                    看地上那些針管,應該是用了什麽特殊的藥劑才死撐到現在。

                    不過這時候也是油盡燈枯,神仙難救。

                    “對,還有一個披著鬥篷的家夥,他很強,已經變成了怪物,你要小心,千萬別逞……咳咳咳……”

                    看男人臉色越來越差,丁小乙知道這個叫做飛魚的人是撐不住了。

                    這時候,飛魚的收一把抓住他的胳臂上:“幫我一個忙,下個月,我女兒生日了,禮物就在我的儲物櫃裏,幫我送過去,告訴她,爸爸要出差了。”

                    一時丁小乙心口像是被塞上了什麽東西,有些說不出來的難受。

                    無言的點點頭,把這件事記在心裏。

                    這時候飛魚從手臂的金屬護腕上,取出一枚很精致的石墜,看墜子上雕琢的似乎是一條魚,他看著倒是有些眼熟。

                    “你看到我的夥伴了麽,一條黑色的魚,它很愛哭。”

                    丁小乙眉頭一挑,有些心虛的把手往後面背過去,連連搖頭。

                    “它失控了,幫我找到它,但這不是它的錯……”

                    見狀,丁小乙一時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只能重重的點點頭算是應下來這份差事。

                    看到面前的冰燕點頭答應,飛魚整個人像是一下卸去了所有的負擔,身子緩緩的躺下來,目光看著頭頂。

                    左手靜靜的放在胸前,回憶著自己加入公會那一天的誓言下,嘴角揚起驕傲的笑容。

                    “生而爲人,死亦爲人!”

                    微弱的誓言聲下,飛魚雙眼瞳孔中的神韻,像是從星空中逐漸隱去的星光,逐漸在丁小乙面前黯然下去。

                    “嘶!”

                    一時丁小乙有些鼻塞,到現在,他也不知道面前這位無名者的姓名。

                    甚至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麽人。

                    唯一知道的,僅僅只是一個代號。

                    一個默默在付出,卻從未見過被宣傳,或在新聞上出現過的稱號。

                    “走好!”

                    丁小乙伸手爲對方閉上雙眼,順手解下飛魚腰間的戰術腰包,打開一瞧,裏面的東西還在,總共三顆磁爆球,看樣子似乎是用掉了一顆。

                    把東西收起來,目光看向倉庫的方向,一時陷入了沉思中。

                    現在看起來倉庫的問題不是一般的大。

                    自己似乎沒有必要把自己也卷進去,如果這個時候,自己選擇離開還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只要走到靈能空間的邊緣,用磁暴球炸開一處缺口,自己就輕松離開這個鬼地方。

                    可看著地上的飛魚,丁小乙又有些猶豫,掙紮權衡了片刻後,一咬牙:“算了,我就去看看,不行我就走!”

                    說著他站起身朝著倉庫方向趕過去。

                    昏暗無光的走廊,很快就把丁小乙的背影吞沒掉,只是過了一會,卻又聽到一陣清脆的腳步聲逐漸從黑暗中走來。

                    “哒哒哒……”

                    清脆有力的腳步聲越來越響,直至黑暗中,一雙鮮紅的大紅鞋子逐漸清晰起來……我有一座趕海屋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