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68z3v5"></th><q id="68z3v5"></q><button id="68z3v5"></button>
                  • <font id="o7b3hj"><button id="o7b3hj"></button><dir id="o7b3hj"></dir><small id="o7b3hj"></small></font>
                        • <b id="g2tu8m"><ul id="g2tu8m"></ul><dt id="g2tu8m"></dt></b><li id="g2tu8m"><noframes id="g2tu8m">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五十六章:日記第四頁

                                  事實證明,人的天賦是有限的。

                                  當丁小乙從廚房走出來的時候,看著盤中的這條魚。

                                  他有些懷疑自己在廚藝上的天賦,可能這輩子僅限于泡面這條路上。

                                  “還能吃麽??照幽鏡這玩意果然不靠譜,我都是按照它的教程來的!”

                                  盯著面前彌漫著青煙的黑魚,心中又默默安慰道:“也許不是糊了,魚本身就是黑的,只是醬油放多了點!”

                                  抱著自我安慰的想法,拿起筷子撥開了魚皮,只見黑色魚皮下的肉質細膩白嫩,雖然賣相不好,可裏面的肉還是好的。

                                  “咕咚!”

                                  咽下口口水,潤潤嗓子,閉上眼睛將魚肉放在嘴裏,畢竟是自己做的菜,跪著也要吃上一口。

                                  別說,魚肉的味道雖然鹹了那麽一丟丟,可松緊有質的口感,還是令丁小乙突然覺得,自己的廚藝還是……可以的。

                                  嗯……馬馬虎虎

                                  好吧……反正是能吃就行!

                                  畢竟是靈能生物,難吃也難吃不到哪裏去。

                                  丁小乙吃上幾口,就覺得腹部像是一股溫溫的火苗一下子騰燒起來,整個人一時面紅耳赤,額頭冒汗。

                                  “補,果然夠補!”

                                  這兩天折騰的不輕,加上今天被雷丁吵醒,沒能睡好,這幾口魚肉下去,自己的精神一下就變得清晰起來。

                                  感覺身上的疲憊感也一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則像是用不完的力氣。

                                  不過繼續吃下去,他有點懷疑自己還能不能受的住。

                                  照幽鏡說很補,沒想到會這麽補。

                                  感覺現在鼻腔裏像是噴火一樣。

                                  怕是再吃兩口估計就要血崩不可,若是整條魚吃下去,他怕非要被這條魚活生生給補死不可。

                                  這就絕對不是說笑。

                                  電視裏就播放這種事情的新聞,說一名富豪不惜砸下去數千萬聯盟幣,在拍賣會,拍下了一支在新大陸發現的人參,打算好好給自己補補身子。

                                  爲此還特別炖了一只老母雞,放上了蔥花和枸杞,加上那根老人參。

                                  結果喝下去就當場身亡了。

                                  血崩而死,活生生把自己心髒給補爆炸了。

                                  據說屍體蓋上布的時候,槍都壓不下來。

                                  這件事一度成爲了當初網絡上的熱門笑話,什麽愛他就給他吃人參,還有什麽,枸杞加人參法力大過天,等等等的標語。

                                  自己眼下可正是大好青春的時候,要是被活生生補死,傳出去都不知道要被人笑話成什麽樣。

                                  “喵!”一聲貓叫,打斷了丁小乙的思緒。

                                  擡頭一瞧,就見石凳上一只大黑貓正蹲在上面。

                                  “誰家的貓啊??”

                                  對于貓,他認知不多,畢竟他更多的時間要去讀書,研究機械,有時候連照顧自己的時間都沒有,更不要說去照顧寵物。

                                  不找個人照顧自己就算是不錯了。

                                  不過眼前這只貓倒是他見過的貓裏面,似乎最好看的一只。

                                  比以前認識的那些狐朋狗友們養的貓,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特別是那根細長的尾巴,圍繞在貓周圍一甩一甩的,靈動的像是一條小黑蛇。

                                  對于出現一只貓,丁小乙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畢竟這裏是老城。

                                  年輕人不多,倒是上年紀的人比較多,一些老人年紀大了,但子女都在上班工作,往往都會養個寵物解解悶。

                                  “一定是被我的廚藝所吸引來吧。”

                                  雖然有點恬不知恥的感覺,可丁小乙還是自我感覺良好。

                                  猶豫了一下,把餐盤上的魚肉夾下來一小塊送到黑貓面前:“吃吧,別說我小氣,實在是這玩意太補,我怕你這小身板吃了受不了!”

                                  這魚自己才吃了一半就有些受不了了,更別說這小小的黑貓。

                                  吃完還不倒立著出去。

                                  然而面對自己送上去的那一小片魚肉,黑貓連看都沒看一眼。

                                  一躍跳在桌子上,優雅的步伐,一身漆黑皎潔的毛發,就像是一位天生的貴族。

                                  看著盤子裏黑漆漆且帶著焦糊味的魚,目光一時看向丁小乙,雖然貓的眼睛很大,很透亮,並且冰藍色的瞳孔在黑夜中依舊猶如寶石。

                                  目光上下掃視在丁小乙的身上,清澈無痕的眸光中,卻見丁小乙的身上一縷杏黃色異光,令黑貓的眸光終于有了一絲變化。

                                  黑貓打量的仔細,但自己總覺得,這只黑貓像是在拿鼻孔看自己的感覺。

                                  在丁小乙還不知道這只貓,究竟要做什麽的時候,就見黑貓緩緩舉起自己的爪子,輕輕一撥:“砰!哒……”

                                  頓時擋在它面前的餐盤,就被無情的掃落下桌子。

                                  然後蹲在桌上,悠悠閑閑的舔著自己的爪子,一副懶得搭理自己的表情,裏裏外外充滿了嫌棄。

                                  “脾氣這麽大?魚都不吃???你要吃金子麽??”

                                  莫名其妙的被一只貓給嫌棄,丁小乙也是一陣無語,不過他也犯不著和一只貓過不去。

                                  魚撿起來,反正自己吃不了,但不妨帶回去礙給大頭吃啊。

                                  光吃泡面怎麽行,多少也要補充下營養,這樣才有力氣給自己幹活。

                                  不理會桌上這只黑貓,就當做是路過的野貓吧,估計待不了多久就走了。

                                  收拾好了桌子,把魚裝進塑料袋,走近側面的小房間裏,讓肉球把准備好的發動機和抽水機都吞進去。

                                  連喚了幾次肉球後,肉球才僵硬的動彈起來。

                                  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總覺肉球今天有點呆呆的。

                                  看著肉球把東西都吞下去後,丁小乙拿出黑鐵鑰匙出來,把房門關上,手指輕輕的擦拭在黑鐵鑰匙上。

                                  “柴木新居。”

                                  伴隨著低沉的吟唱聲,眼前頓時被巨大的黑暗包裹起來,緊接著人就消失在房間中。

                                  “嗡……”

                                  這時候,房門發出嗡鳴聲,只見房門被推開一道縫隙,黑貓的腦袋探進門中。

                                  只是在看到屋裏空蕩蕩一片,已經消失的丁小乙後。黑貓的神情頓時一怔。

                                  “喵!!”

                                  一時尾巴在身後晃動起來,抽打在青石磚上發出啪啪啪的作響聲。

                                  …………

                                  一回到黃泉,伸起個懶腰來。

                                  先看鏡子,再看日記本,這已經成爲了他標准的動作。

                                  “咦!日記開了!”

                                  待看到桌上的日記這時候居然已經打開,並且翻動到了第四頁上時。

                                  丁小乙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從床上跳下來。

                                  翻開日記的第四頁。

                                  熟悉的字迹總是令自己感到心裏很暖洋洋的感覺,而對于接下來的內容更是充滿了期待。

                                  似乎老爺子正是用這種方式,在繼續陪伴著自己成長。

                                  聯盟曆100年3月12號。

                                  我費盡了很多周折,才在13區的邊緣,一棟破舊的寺廟裏找到我的老朋友。

                                  在這裏我第一次接觸到了除靈師。

                                  “除靈師!”

                                  看到這三個字的時候,丁小乙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繼續往下看。

                                  或許是因爲我老朋友的原因,也或許是因爲這些年丁氏藥廠積累的名聲,他們對我說了很多我從未接觸過的東西。

                                  不過在夜晚,我睡覺的時候,那個老家夥又來了。

                                  說實話,我不喜歡這個老家夥的原因,就是因爲你永遠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會出現在你身旁。

                                  或許是你睡著的時候。

                                  或許是你洗澡的時候。

                                  甚至是你欣賞著****,曼妙舞姿的時候。

                                  用他的話說。

                                  這樣能看到更多人性的陰暗面,會很有意思。

                                  狗屎,他就是一個偷窺狂。

                                  面對我的義正言辭,他總是會揚起180°的下巴看向天空,裝深沉。

                                  他告訴我這幾位除靈師駕馭靈能生物的方式,是錯誤的。

                                  當我詢問他什麽是正確的方式時,他總是閉口不談。

                                  于是我覺得,我有必要和他打個賭…………(模糊內容……)

                                  看到這裏,丁小乙一陣楞然,急忙越過那些模糊的內容,繼續往下看。

                                  除靈師駕馭靈能生物的方式時錯的?

                                  難道說,墮靈師才是正確麽??

                                  一想到在倉庫,見到已經完全變成怪物的飄絮,丁小乙第一次對日記中的內容産生了懷疑。

                                  搖搖頭,或許除靈師的方式不夠正確,但要說變成怪物,才是正確的方式,自己也絕不能接受這種說法。

                                  急急忙忙的往下看。

                                  發現大片的內容被模糊化,似乎裏面涉及到了什麽事情。

                                  這些事情成爲了某種禁忌,令自己無法閱讀裏面的內容。

                                  直到最下面,才僅剩下了一行字。

                                  【不要去把靈能生物當做工具,嘗試去平等的交流,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完了???”

                                  看到這裏,雖然知道日記下一頁不會打開,可丁小乙還是忍不住的嘗試往下一頁去翻看。

                                  因爲裏面的內容太重要了。

                                  自己剛剛接觸到了除靈師,甚至已經成爲了工會的外編成員,這時候日記裏的內容告訴自己他們的方式是錯的?

                                  但到底是什麽地方錯了?卻是只字不提。

                                  這就如同看裏的床戲,看的正帶勁,正要進入正題的時候,給你來一句【脖子以下部位不能描寫,你們自己想吧。】

                                  可想而知那個心情,真的是……

                                  日記的下一頁自然是打不開,見狀理智告訴丁小乙別妄想折騰了,于是抱著日記又重新看一遍。

                                  “平等交流!”看著最後那段話,丁小乙心中反複琢磨起來。

                                  不過想來想去也沒什麽頭緒。

                                  自己現在手上的靈能生物,就一個【無千面】難道要自己去和這個面具平等交流,談談心,說說愛麽??

                                  想想都覺得很怪異,不知道會不會被當做神經病。

                                  撓撓頭幹脆不在作想,反正一時半會自己也用不到,在合上了日記後,丁小乙邁步走出房間。我有一座趕海屋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