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hfy2kw"></table><dfn id="hfy2kw"></dfn><font id="hfy2kw"></font><ins id="hfy2kw"></ins>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七十五章:釣魚!【感謝盟主以冬加更】

          第七十五章:釣魚!【感謝盟主以冬加更】

              簡單的三四天時間匆匆而過。

              一整本筆記,被自己密密麻麻的都快要寫完了。

              這段時間的培訓,令他感覺還是來值得了。

              大量關于靈能生物的基礎知識,令他恨不得化身海綿一樣去瘋狂吸收。

              其中就有關于靈能精粹的問題。

              這個問題自己還不好提。

              畢竟自己手上有靈能精粹的事情不能說出來。

              他又不是什麽正經的除靈師新人,要是主動提出來,不是等于不打自招麽。

              好在魔術師也講到這一點。

              這種能量正常人每次服用的計量都是有嚴苛的比例。

              除靈師的靈能越強,服用的比例越高。

              服用後能夠增強自身的靈能,同時加強自己靈能生物的力量。

              畢竟你借用靈能生物的能力,和你以靈能生物作爲媒介,去主動注入靈能,催發出來的力量,兩者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除此之外,還有靈能生物的馴服,駕馭等等教學,都令自己耳目一新。

              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不過自己沒有再看到李慶,聽說斷了幾根肋骨,現在還在醫院裏躺著。

              聽到沒有生命危險的消息後。

              這總算是讓自己心裏好受一點。

              雖然花不是他摘的,可主意是他出的。

              貝克特這個沙雕。

              鬼知道他居然跑到了職工居住區裏,把人家花園裏的花給薅了一圈。

              特別是那朵柏幽花,聽說是培養了三代的新品種。

              價值不菲。

              愣是被這個沙雕給薅的就剩下了兩朵。

              偏偏不巧的是,李慶看中的女孩,正是花主人家的孫女。

              丁小乙都能想象得到,當李慶一臉潇灑的走過去,舉起手上的鮮花。

              女孩的內心是怎樣的一種憤怒。

              摘了自家奶奶培養的花,來泡她這朵霸王花,呵呵,這操作……常人都看不懂。

              好在搶救的很及時,李慶的狗命算是把沒什麽大礙。

              不過這一期培訓,他要耽擱了,據說事後要補回來。

              至于他和貝克特,一個被扣除三月津貼,一個被挂上處分。

              想想丁小乙好虧,三月津貼就這麽沒了。

              其實如果有的選,自己倒是很想和貝克特換一下。

              畢竟處分什麽的對自己來說毫無幹系,你隨便處分都行。

              罰錢就有點肉疼了。

              自己還是很窮的。

              但反過來想想,實驗還是很成功的。

              至少可以判斷出,【避厄指針盒】給出的答案,並不是一定的。

              往往可能隨著一個不經意的細節,改變之前的答案。

              也就是說,這玩意只能給你個參考,但如果你過度依賴它,李慶這次的下場,就是最佳的回答。

              “喂,聽說明天會有一場特殊的考核,你不如去問問王哥,看看他有沒有什麽內部消息!”

              另一張床上的貝克特,翹著二郎腿,一邊磕著瓜子,向丁小乙說道。

              丁小乙白他一眼,沒好氣道:“你和王佳良住一起,你自己不會問啊。”

              自從李慶不在之後,這家夥就喜歡天天跑到這裏霸占在李慶的床上。

              搞得他很懷疑,這家夥是不是故意的。

              可惜,他沒有出入的門禁,加上夜晚他需要保證宿舍裏有人居住,否則會被管理員查房。

              所以也就是白天在這裏和自己聊聊天。

              晚上還是要滾回去睡覺。

              這倒是方便了自己進出黃泉,所以一到夜晚,自己幹脆玻璃罩一拉,直接遁入黃泉裏去。

              一來這樣可以免疫廚房老大爺深夜放毒。

              二來,自己也能騰出時間去整理柴木新居。

              線路都已經走好了。

              燈也安裝好。

              這兩天把房間的門窗重新做了修改。

              打算回去後,定制幾個電壓鎖。

              上次的黃泉潮水的時候,自己就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看似很老舊的木屋,其實在潮水中紋絲不動,比礁石還堅固。

              黃泉倒灌進來,則是從窗戶口湧進來的。

              但事後檢查窗戶,發現窗戶沒有破損,只是卡扣的地方不夠堅固。

              等換上了電壓鎖,下次就會直接把窗戶給鎖死。

              要是再來什麽潮水,自己也不會如上次那麽的慌張無策。

              看貝克特一臉糾結的神情,丁小乙搖頭道:“別瞎想了,如果可以說,他早就來提醒我了,如果不能說,你殺了他,他也不會告訴你一個字!”

              他很了解王佳良是什麽人。

              雖然會變通,沒有入鐵爪那樣固執。

              可要堅守的底線,這家夥是豁出去命也會守著。

              “哎!”

              貝克特對此有些失望,看著逐漸已經黯淡下來的天色,就起身回自己房間睡覺了。

              一想到今晚,不知道廚房的大爺,又要放什麽毒,貝克特就不禁捂著額頭,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待貝克特離開後,丁小乙鎖上房門。

              把玻璃罩拉下來後,就直接進入黃泉去。

              熟悉的黑暗感襲來。

              重新回到自己屬于自己的房間。

              隨手按下床頭的按鈕後,就見面前的燈光一時將房間照亮起來。

              看著房間裏增添起來的新布置,丁小乙琢磨著,還差一台打磨機,這樣用不了的東西,統統車珠子。

              從牆上的小背包裏摸索了一陣,就見一只藍色的玻璃瓶出現在手上。

              靈能精粹!

              今天魔術師講到的東西。

              也是從燈泡精身上搜刮下來的好東西。

              按照魔術師的**,這東西在工會裏也是很緊缺的資源,需要用很多的貢獻去換購。

              而在保護區外的世界裏。

              這些靈能精粹,價格更是足以令人瘋狂的程度。

              至于精粹究竟是怎麽來的,就不得而知了。

              拿出順手帶來的筆記,丁小乙走到門外去,肉球很貼心的滾到丁小乙腳邊,變成柔軟的沙發椅讓他坐下來。

              至于大頭,則是用自己的觸爪,給他做上一套全身的按摩。

              這就是他喜歡回來的原因之一。

              這裏除了沒有藍天白雲外,幾乎就是最令人理想的家。

              拿出儲備的礦泉水。

              用瓶蓋作爲容器,按照自己筆記上記錄的比例,滴進去兩滴後,就見裏面彌漫出點點的藍色光點。

              “果然是馬上就要服用麽!”

              丁小乙拿起瓶蓋,爲了防止裏面的靈快速揮發,打算盡快飲用下去。

              “我要是你啊,我就不這麽喝!”

              這時候,冷不丁的就聽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丁小乙一回頭,就見那個糟老頭,就坐在不遠的礁石上,一手拿著魚竿,似乎是在釣魚的樣子。

              “還真釣魚啊?”

              看到老頭釣魚,他腦海中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老頭子留給自己的那根魚竿。

              也是老頭子留給自己的東西裏面,唯一一件自己琢磨不出用意的東西。

              自己甚至還用照幽鏡照射過,毫無反應。

              那就是一根普通的魚竿。

              此時看到老頭在釣魚,丁小乙不禁在猜想,難道是也要自己釣魚麽?

              可自己不需要啊,一台抽水機就能解決的事情,爲什麽要釣魚呢?

              況且也不現實,自己去釣魚,是釣魚麽??

              就黃泉裏那些玩意,自己能釣的起來??

              怕不是自己釣魚,是人家釣自己還差不多。

              聽老頭的話,丁小乙眼睛溜溜打轉,快步走到籬笆旁,湊上一張笑臉道:“老爺子,您指點指點呗!”

              老頭不說話,目光盯著魚竿,一副全神貫注的樣子。

              對此丁小乙嘴角抽搐幾下,心裏暗罵:“老家夥,這是釣我來的!”

              不過勢必人強,琢磨幾下後,丁小乙心裏就大概明白這個老家夥是爲啥來的。

              八成是自己背後的玄同龜甲,或者是那個水坑裏殘留的骸骨。

              “上次的破機器壞了,我最近剛搞了一台不錯的機器,就等哪天退潮了,把下面剩下的骨頭挖出來,老爺子,要不到時您來兩根!”

              老頭一挑眉頭,三根手指摸了摸自己的眉毛。

              丁小乙見狀臉色一冷,把瓶蓋裏的靈能精粹,一口飲下去,轉身往回走。

              “哎哎,兩根,兩根就兩根!”

              看丁小乙不打算再問自己,一副破釜沉舟的神色,老頭一時坐不住了,急忙喊道。

              然而丁小乙腳下一停,回頭冷眼掃視著老頭:“我都喝了,你給我說又有什麽用,一根,愛說不說!”

              見狀,老頭眼皮跳動了幾下,可看到丁小乙又要走的樣子,急忙應道:“一根一根,一根也行!”

              “成交!”

              聽老頭的話後,自己的臉上一時轉怒爲喜,同時張口一吐。

              把方才喝下去的兩滴靈能精粹又給吐了回瓶蓋裏,本著不能浪費的原則,打算給大頭嘗嘗。我有一座趕海屋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