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bksezo"></dd>
              2. <th id="bksezo"><style id="bksezo"></style><thead id="bksezo"></thead><fieldset id="bksezo"></fieldset></th><dd id="bksezo"><noframes id="bksezo">
                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七十七章:考場

                      聽到貝克特的敲門聲,丁小乙恍然想起每天最重要的一件事。

                      “碰!”

                      風速開門,在貝克特還在楞然的時候,拉著他往下跑。

                      “你就不能先占個位置麽!”

                      如果說這次培訓,自己收獲最大的,是來自課堂上對靈能生物的基礎知識。

                      那麽最讓自己留戀的,絕對是食堂大爺每天的夥食。

                      當兩人匆匆趕到食堂的時候。

                      一度絕望的發現,這群牲口都把東西給吃的差不多了。

                      好在廚房大爺看兩人匆匆忙忙趕來的樣子,隨手用鹵汁給兩人做了一份鹵肉面。

                      現擀現下的面條,一勺稀釋過的鹵汁做澆頭。

                      一時面香味濃,撒上一勺腌制的小芹菜粒,少許小黃豆做點綴。

                      清香解膩,更添三分秀色。

                      也算是因禍得福吧,兩人抱著碗筷,坐在一旁刺溜刺溜的吃的不亦樂乎。

                      用面湯稀釋過的鹵汁,甜鹹正好,混合著芹菜粒完美的溶解掉湯汁的油膩。

                      最重要的是,大爺的面,真的是軟硬適中的勁道。

                      吃的讓人停不下來。

                      吃著碗裏的面條,丁小乙不禁在想,要是自己有這份手藝,大頭也就有口福了。

                      不過轉念一想,萬一給大頭喂叼了,自己豈不是天天要換著法的去給他做菜。

                      到底是誰伺候誰呢??

                      想到這裏,丁小乙突然覺得,泡面就挺好的了。

                      最不濟,等回去後,自己就買一本泡面秘籍,換著法的給它下面吃。

                      雖然大早上吃面,有點噎得慌,但一碗熱騰騰的鹵水面下肚,兩人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感覺鮮活了起來。

                      因爲今天沒有課程,所以兩人也不著急,慢悠悠的趕到集合點。

                      正好這一路上消化一下。

                      兩人其實完全不用擔心遲到的問題。

                      因爲昨天在課堂上已經說的很明白,這次集合後,是排隊進入考核場。

                      去的晚,也不過是先來後到的過程。

                      而當兩人走過去後,已經有人從考場中走了出來。

                      這個新人走出考場後,就有人圍過去詢問所謂的考核究竟是什麽。

                      雖然站的很遠,但這時候丁小乙發現,自己只要想去聽,即便被人群包圍著,自己也能夠聽得真真切切。

                      “錢旭,咱們可是一宿舍的兄弟,有什麽不能說的?又沒規定不能說,說說啊,給兄弟們一個准備!”

                      第一個走出考場的男生,叫錢旭,面對衆人的詢問,那張臉一時發紅一時發黑。

                      最後被逼急了,搖頭道:“說個刁毛,想知道自己進去看,別t問老子,誰再問,老子和誰急!”

                      看到錢旭被逼急的樣子,衆人一怔。

                      就連和錢旭一個宿舍的同伴,臉色也不大好看。

                      “錢旭,不說雞不說麽,急什麽臉!真是的,我們還不稀罕知道呢。”

                      說這一行人轉身離開,只留下錢旭一個人站在哪裏,神情複雜的神態,看上去心情十分複雜。

                      丁小乙遠遠聽著,不禁搖搖頭,

                      看起來有一部分人是真的把晚上沒睡的覺,全補在課堂上了。

                      只要想想就該知道,所謂的考核,肯定和靈能生物有關。

                      既然是靈能生物,那就絕對少不了靈能空間。

                      這裏面的情況就會因此變得複雜,每個靈能空間,都會衍生出自己的故事。

                      就如【黑克魯】那樣,只是一個人的話,可能會簡單一些。

                      但每個人遇到的情況,肯定都不會一樣,甚至可能涉及到**,人家不說,就不該去問。

                      果然,丁小乙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驗證。

                      陸陸續續的有人從考場走出來,每個人神情都很不同,有沉重的,有糾結的,有後悔想要重新進考場,卻站在門前止步不前的。

                      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沉默。

                      “我有點慫!”貝克特看著那些走出考場的新人,心裏突然感到了一絲絲的壓力。

                      並且壓力隨著臨近考場,就越來越是強烈。

                      這種壓迫感,絕不僅僅只是貝克特一個人,其他人同樣是如此。

                      如果一兩個人走出考場是這個樣子,或許衆人不會在意。

                      但每個走出來的人都如此沉重的表情。

                      這種無形之中的壓力,領後面的人心理上就出現了畏懼。

                      “怕個屁,你沒看到他們一個個不缺胳膊不缺腿的麽,連一點小傷都沒有,稻草人那一關差點要了你的命,不照樣挺過來了麽,這又算什麽,最差你也是完完整整的走出來!”

                      丁小乙的話,令周圍幾人頓時楞了下。

                      可不是麽,他們在【黑克魯】營造的靈能空間中,幾次差點完蛋。

                      有的傷勢很重,直接就被【黑克魯】給吐了出來。

                      相比之下,面前從考場走出來的人,不敢說生龍活虎,可至少完完整整。

                      一時想到這裏,貝克特緊繃的心弦一下就放松了許多。

                      其實有時候面對未知,換個角度想想,會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就好像你夜黑風高的,走在一條沒有人的小道上。

                      突然,前面蹦出來個白衣長發的女人,長發遮面,正淩冰冰的盯著你。

                      這時候你第一反應肯定是驚恐。

                      但你轉念一想,突然一脫褲子沖上去,指不定跑的,就是她了。

                      不過這種想法,只能緩解一時,真正當輪到他們的時候,心情還是會非常緊張。

                      就連丁小乙自己,看著越來越近的考場大門,心裏也不禁開始泛起了嘀咕。

                      排在前面的貝克特深吸口氣,向丁小乙低聲道:“相信我,不管發聲什麽,我出來的時候,肯定是笑著出來!”

                      說著貝克特邁步就走近考場裏。

                      這個過程很快,每個人只有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會從考場中走出來。

                      不過貝克特的時間顯然要比別人長一點。

                      大概過了40分鍾,所有人都等的有些焦急的時候。

                      就見貝克特紅腫著眼睛,走出考場。

                      目光看向丁小乙,神情遲疑了一下後,默默的點了下頭,就走到一旁的角落裏,從口袋裏摸索出一根珍藏的香煙。

                      也不在乎會不會因此被處分,蹲在角落裏,點上香煙,深吸一口,面無表情的看著手上的青煙。

                      丁小乙還是第一次見這家夥表現的這麽抑郁。

                      “輪到你了!”

                      門外的守衛,開始催促起自己。

                      又看了一眼貝克特,丁小乙收拾下自己的心情,邁步走近考場中。

                      一只腳邁入考場。

                      迎面而來的至暗感襲來,當回頭時,身後進來的門已經消失不見。

                      “真的是靈能空間!”

                      丁小乙眉頭一挑,很好奇,這次的空間,會是怎般的模樣。

                      同時他嘗試著去喚醒自己身上的靈能。

                      在靈能複蘇的刹那,眼前的空間不再黑暗,朦朦胧胧的感覺,令他可以輕松的察覺到。

                      哪邊是靈能空間的邊緣,哪邊是靈能空間的深處。

                      這就是靈能的力量。

                      按照魔術師的講課,除靈師需要借助靈能生物,慢慢的去培養自己的靈能。

                      然而自己此時卻已經擁有了靈能,而且一整支靈能精粹,令他的靈能已經遠遠超出了許多初級除靈師。

                      這就是自己的優勢。

                      不過他很快就將自己的靈能熄滅下去。

                      因爲他想要更深刻的體驗一下這次的考核。

                      去感受這場考核的玄妙,而不是憑借著自己的優勢,去通關,那樣就失去了這場考核的意義。

                      當即,丁小乙邁步往深處走。

                      眼前的黑暗逐漸開始清晰,是一條走廊,頓時間,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湧上自己心頭。

                      “恐慌走廊!!”

                      漆黑走廊,一扇扇模糊不清的房門。

                      如果不喚醒靈能,自己甚至看不到前方兩米遠的背景。

                      這一幕實在是太熟悉了,就是在王佳良家,遇到黑手套團夥一行人。

                      這個恐慌走廊,也是黑手套親自營造出來的。

                      自己差一點就要崩潰掉。

                      不過面前的走廊,卻給自己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對比鬥篷男創造出來的環境,總覺得少了一點東西。

                      空曠的走廊裏面前一片昏暗,連房門看上去都非常的模糊。

                      自己的腳步聲哒哒哒的作響,這種昏暗的壓抑感,反而對自己來說很快就被適應掉。

                      甚至仔細品味一下。

                      同樣的走廊,這個和鬥篷男營造出來的走廊,差距在哪裏。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品咖啡。

                      咖啡很苦,可苦澀的味道裏,又帶著一股醇厚的香味。

                      再品嘗過一杯上好的咖啡後,再品嘗一杯速沖咖啡。

                      兩者在味道上和口感,立即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時,丁小乙步伐突然一頓,雙眼睜開,凝視向四周:“是光線!”我有一座趕海屋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