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l id="mzpgqe"><ul id="mzpgqe"></ul><strong id="mzpgqe"></strong><ol id="mzpgqe"></ol></ul><q id="mzpgqe"><font id="mzpgqe"></font></q>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八十七章:一曲彈盡,夢醒時

                突如其來的爆炸聲,瞬間令整個天空染上了赤紅的火光。

                “嗡……轟轟轟!”

                隨著巨大的爆炸聲不斷作響。

                “嗡~~”

                一聲刺耳的破風聲從頭頂襲來。

                丁小乙心頭一寒,強大靈能瞬間受到危險的刺激,主動複蘇下,令他迅速捕捉到了頭頂那顆炸彈的軌迹。

                下意識伸手想要去拽向那個小女孩,結果,一伸手卻是抓了個空。

                顯然小女孩已經不見了。

                但這時他來不及多想,側身一滾,撲倒在牆角。

                “轟!”

                灼熱似火般的氣浪吹打在自己身後。

                碎石,像是子彈一樣,打在牆壁上一陣作響。

                “轟轟轟!!”

                爆炸聲越來越激烈。

                不僅僅是爆炸,還有槍擊聲。

                “戰爭??”

                丁小乙心中生出警覺來,戰爭這個詞彙。

                他很陌生,因爲曆史上關于戰爭,描述的並不多。

                聯盟甚至刻意將有關戰爭的詳細資料,都封存在博物館檔案室。

                只有曆史系的博士,才能夠申請借閱。

                但屬于可看不可說的那種。

                之所以這樣,是因爲聯盟要消除種族仇恨的原因。

                一些戰爭資料,是不允許對公衆開放,只因爲開放後,會導致內部穩定失衡。

                就如大和族來說,似乎和這個族群,並不在少數。

                偏偏這個族群現在人口比例還是最低的。

                真要是公開了,半夜被人蒙頭一頓揍都是輕的。

                最大的問題,就是會導致聯盟內部彼此之間的仇視。

                但這不代表,自己就什麽都不清楚。

                因爲自己研究的是機械改裝,多少都會接觸到一些軍事發燒友。

                耳習目染,對軍事也有一定了解,否則不會對工會的那些裝備和基地車都門清。

                一波轟炸之後。

                丁小乙晃晃腦袋,拍打掉身上的塵土,然而當他擡起頭的時候。

                眼前卻是滿目瘡痍。

                就連身後的這棟大上海歌舞廳,也是被炸開了窟窿,豪華不在,人去樓空。

                地上還帶著已經幹枯的血迹。

                顯然時間又出現了變化。

                而且從暗紅色的血迹來看,至少已經三四天的時間了。

                目光看著面前,滿是廢墟的世界。

                丁小乙腦海中不禁爲那個賣香煙的小女孩所擔心起來。

                至于小蜜桃,丁小乙反而不擔心她。

                這裏是她的世界,甚至在這個世界裏,除了自己,沒有人可以真正的傷害她。

                甚至毫不誇張的說,在這個靈能空間中,她才是最終的主宰者。

                只是她自己並沒有這個意識而已。

                這就是自己感興趣的地方,或者說,她只是在訴說著一段屬于自己的故事。

                沒等丁小乙多想,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傳來。

                “是軍人!”

                這不是自己妄加猜測,而是這種整齊劃一的腳步,往往都是軍隊的特征。

                心頭一緊,身影逐漸消失在空氣中。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一支穿戴者黃色軍服的士兵提著槍從他面前走過去。

                看不出來是什麽士兵,倒都是黑色的頭發,黃色的皮膚,只是個頭偏矮。

                他們的軍旗看上去很奇怪,有點像是一個燒餅。

                更像是女性用過後的姨媽巾。

                不清楚這些士兵的戰鬥力,他沒有輕舉妄動。

                而是默默的跟隨在這一行士兵身後,向著深處走。

                頓時間只見周圍一地狼藉。

                越往深處,丁小乙的臉色越發越是難看。

                屍體!

                很多很多的屍體。

                有的女屍,更是被扒光了衣服挂在馬路上。

                路過的士兵還不是看上兩眼,評點一番,就好像挂在上面的像是一具豬肉。

                而非是個女人的屍體。

                丁小乙聽出來了,那是大和族的母語。

                雖然不清楚這場戰爭到底是怎麽回事,然而看著這些人醜陋的笑臉,胸腔裏像是壓抑著一股快要爆發出來的火焰一樣。

                遠處小巷裏,傳來一陣哀求聲。

                “啊啊!求求你們,求求你們!”

                “八嘎!”

                “砰砰砰砰!”

                一串槍擊聲傳來,丁小乙走過去後,就見地上徒留一對父子的屍體。

                只見一名大和族士兵,邁步走上前,用手上長槍的刺刀,狠狠紮在屍體上,連續紮了兩三個窟窿後,才伸手把屍體手中的袋子搶過來。

                待打開一瞧,原來袋子裏並不是什麽值錢的東西,而是家人的牌位。

                發現原來是靈位後,那個士兵將牌子扔在地上,嘴裏用大和族的母語的謾罵著。

                丁小乙站在後面,雙眼越發越是陰沉。

                這時候小巷一段傳來女人的尖叫聲,兩個士兵見狀,像是嗅到骨頭的狗一樣,轉身往那邊跑。

                丁小乙快步跟過去。

                就見幾個士兵,將一個小女孩推到在地上。

                抓著她的頭發往後面拖拽著走。

                “她還小啊,你們不能這樣!”

                一對老夫妻沖門裏沖出來,想要阻擾,卻被槍口硬生生的頂住腦袋。

                一個軍官模樣的男人,緩緩拔出自己的軍刀,冷著臉,看著地上這個還在反抗的女孩。

                臉色一冷,將軍刀高舉在頭頂。

                就在這個關頭,丁小乙的手掌悄然已經摸向了這名軍官的脖子上時。

                “嗡~~”

                眼前房門被輕輕推開。

                只見房門一開,一條白花花的大腿從門裏探出來。

                瞬間令這幾個士兵的眼球都瞪大起來。

                丁小乙一挑眉頭,這才注意到,自己居然已經走到了田子坊。

                只是周圍破碎的房屋,一片狼藉,一時居然沒有認得出來。

                走出來的倩影,一身寬松的旗袍,胸前半開的紐扣下,露出白花花的一片。

                也不怕這些士兵,反而漫步迎上來。

                “哎呦,幾位軍爺,您幾位找樂子,找我啊,她一個木匠家的姑娘,有痩有笨的,找她做什麽!”

                女人左手提著一個酒壺,自己喝上一口湊到軍官身旁,醉醺醺的給軍官倒上一杯酒。

                那怕不會說大和族的語言。

                但女人紅潤的臉頰,一臉魅態,令軍官臉上一時露出笑容來。

                接過酒杯,飲上一口,順便在女人身上用力捏上一把。

                “哎呦,討厭!”

                女人撅起小嘴,走到其他士兵身旁,被酒壺送上去,以此給幾個士兵送酒喝。

                喝到最後,一瞧酒壺裏都沒有酒了。

                幹脆把酒壺一扔:“我家裏還有酒,我們一起喝!”

                說著雙手挽起軍官和士兵往房裏走。

                見狀,軍官笑著點點頭,一邊走一邊摸,對于地上那個女孩已經全然沒有了興趣。

                那對夫妻見狀,連忙把女孩拉起來,男人看了一眼小蜜桃的房間,一跺腳:“哎,老漢對不起你啊!!”

                說著將房門重重關上來。

                丁小乙站在門外,猶豫了一陣要不要進去。

                就聽房門後,突然傳來一聲慘叫聲,臉色一變,也顧不了那麽多了,一腳將房門踹開。

                “啊!”

                一名士兵倒在地上,雙手捂著小腹,左右扭動著。

                看到丁小乙後,雙手抓向丁小乙的小腿,也不知道在說什麽。

                這時候房間中,傳來一陣打砸聲。

                見狀,丁小乙一腳踹在這名士兵腦門上,將人給提倒在地上,邁步走進房間。

                只見那名軍官,雙手掐在女人喉嚨上。

                “八嘎!”

                雙手越掐越緊,女人掙紮了幾下,一張臉已經被憋的漲紅。

                見狀,丁小乙快步上前,一把抓在軍官的脖子上,往後一甩,巨大的力量,一把將軍官提飛出去,咣的一聲摔在桌子上。

                “啊!”

                本就腹疼難忍,此時被甩的更是險些背過氣去,然而不等軍官想要爬起來時。

                就見丁小乙張開手掌,雙眸中折射的寒光:“全部殺掉!”

                “不要!”

                這時候,女人的手突然一把抓住,丁小乙的胳膊,從地上爬起來,本是鮮豔的紅唇已經發紫發黑起來。

                “你中毒了!是那壺酒?”

                女人的症狀和這些士兵一樣,能想到原因的就只有拿一壺酒。

                女人也沒有解釋什麽,目光看著這些倒在地上,不斷哀嚎的士兵,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中生出仇恨的怒色。

                “他們!他們殺了很多人,娟姐的女兒,被他們這些畜生糟蹋了,我要報仇!我不要他們死的這麽幹脆!”

                “娟姐!”

                丁小乙一怔,想要說什麽的時候,女人似乎已經猜測到了。

                “娟姐這個人,很老實,她怕老吳頭,不敢把錢還我,可錢她一分都沒動,她真心害我,錢早就揮霍了!

                她的女兒,很聰明,公學也願意收女孩,我想幫她。

                是因爲我不想再看到下一代的女孩,也像我這樣。”

                “可都被這些畜生給毀了!”

                女人說著,將目光看向地上那些還在滾爬的哀叫的士兵,眼神恨不得把這些士兵給吃了。

                說著,女人的目光看向丁小乙。

                這是她第一次這樣正面的去看丁小乙。

                她仔細的看,認真的看。

                從枕頭下面,拿出一個面包來,這個面包是自己之前留給她的。

                “上面,我學過曆史,寫著的生産日期,我沒見過,也沒聽過。

                但您肯定不是一般人。

                告訴我,未來……日子會好過麽?”

                女人說話的時候,喘的很厲害,額頭上直冒冷汗。

                丁小乙想了想,他對曆史並不是很熟悉,但有一點很肯定:

                “會的,那個時候,田裏的糧食永遠吃不完,沒有人被餓死,只要稍微勤快點,都會有一份不錯的工作。”

                “女孩也能上學麽?”

                “每個人都有九年的義務教育,每個家長都會送孩子上學,無論男女!”

                聽著丁小乙說著未來的世界,女人的目光一下透亮起來。

                “八嘎,支那人,東亞病夫!”

                地上的那個軍官還在掙紮著爬起來,舉起手上的槍,用半生不熟的漢語喊著。

                只是沒等他有來及把槍舉起來。

                肉球就從丁小乙手上滾下來,細長的觸爪,閃電般卷在軍官的手腕上,輕輕一扭。

                隨著骨頭那陣嘎巴嘎巴的作響聲。

                軍官的慘叫聲,像是殺豬一樣的慘烈。

                “弄聾他們的耳朵,扭斷他們的四肢,別搞死他們!”

                丁小乙聲音裏不帶任何的情感。

                他知道,這些所謂的士兵並非真實。

                可內心對這些士兵依舊充滿了厭惡,甚至是憤怒。

                伴隨著肉球探出的觸爪,骨頭的碎裂聲,卻是令女人聽上去覺得格外的悅耳。

                “幫幫我,中毒死的人,臉都會很可怕,我沒有家人了,幫我,把樓燒掉吧!”

                女人說著,掙紮著站起來,走到牆邊,將那把琵琶摘下來,輕輕擦拭著。

                “我沒什麽好報答您的,一身爛肉您看不上,我就再給你彈一首曲子吧!”

                丁小乙沒有說話,邁步退出房間。

                就如女人說的那樣,他在廚房裏找到了煤油潑灑在房間裏,點上一把大火,邁步走出房間。

                就站在之前自己所站的位置。

                遙遙相望,看著面前的大火,大火越來越大。

                只聽樓房中伴隨著琵琶的伴奏下,女人的聲音,不再似是往日般娓娓動聽。

                卻是铮铮有力,袅袅余音貫耳。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扶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咣!”

                伴隨著一聲悶響,眼前房屋在火焰中轟然倒塌下來,女人的聲音,卻並未消失,像是化作點點星火,漂浮在半空。

                一卷浮灰,卷來,眼前空間隨之碎裂消失。

                陽光照射在丁小乙得臉頰上,令他不由得閉上眼睛。

                擡頭一瞧。

                就見一個女孩,正抱著一只琵琶,認真的彈奏著。

                “那個琵琶!”

                他仔細一瞧,這個琵琶似乎是修補起來的,一些地方的木頭材料明顯不一樣。

                不過琵琶上帶著一股強烈的靈能,自己絕對不會感受錯。

                似乎察覺到丁小乙的投來的眼神。

                女孩水靈靈的眼睛裏,透出令自己熟悉的光澤,向著丁小乙點了一笑。

                就見女孩手上的琵琶,“砰!”的一聲斷了琴弦。

                方才還充滿靈性的琵琶,瞬間靈能散盡,失去了光澤……

                ()我有一座趕海屋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