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九十六章:轉變【求月票!】

        女人的四肢是被人特意擺放過。

        雙臂彎曲指著腦袋,腿部一條腿伸直,一條腿彎曲,看上去像是某種祭祀的儀式。

        丁小乙漫步走上前。

        他沒有學過什麽刑偵,也沒有任何的推理經驗。

        不過看著女人喉嚨上的傷口,他心頭一動,將自己靈能喚醒。

        靈能彙聚向自己的五感。

        隨著五感不斷增強,

        頓時周圍空間的流速開始變得緩慢起來。

        地面上每一粒血珠的痕迹,隨之清晰起來,就連牆角裏無人問津的牆灰,此時也開始變得清晰。

        這時候,丁小乙注意到,在一旁鏽迹斑斑的梯子上。

        有很明顯的腳印痕迹。

        隨著五感掃描下,腳印的痕迹不斷清晰。

        因爲梯子的寬窄面積,只能容下人的腳掌,當三角形的腳印浮現在自己面前時。

        丁小乙下意識將目光看向了,女屍腳上的高跟鞋。

        頓時心頭一動,將五感繼續向著上面掃視,那是一個巨大的儲水桶。

        水桶的鎖扣已經被砸開了。

        而當五感穿透水桶後,呈現在自己面前的,卻是……屍體!

        “李妍秀!!”

        當看到裏面的屍體瞬間,丁小乙雙眼驟然睜開,目光看向上面的儲水桶:“檢查一下裏面!”

        “啊!是!”

        一衆警探一臉莫名其妙,不知道爲什麽要檢查儲水桶。

        然而當兩個警探爬上去將儲水桶,將儲水桶打開後。

        撲面而來的惡臭,瞬間令兩個警探的臉都要綠了。

        “嘔!”

        三具屍體,被浸泡在出蓄水池裏,其中一具小孩,兩個大人。

        其中小孩腐爛程度最重。

        當屍體被打撈上來後,那股氣味令在場一衆人都快要瘋了。

        丁小乙屏住呼吸,檢查一下牆壁上剮蹭掉的牆灰。

        喚來李妍秀,指著牆壁道:“讓人再檢查一下,上面應該有繩子拉動的痕迹,她一個人想要把屍體帶上去,只能用繩子一點點的拽。”

        “前輩,你是說……她就是凶手?”

        “痕迹上來說,是這樣的。”

        丁小乙說著往樓下走,這上面的味道,他實在是快要忍不住了。

        兩個大人,一個小孩,雖然還沒證實身份,可只要聯想一下,不難懷疑這些人應該是女人的家人。

        上面只有女人的痕迹。

        女人即便不是凶手,也是主謀。

        這件事和她脫不了關系,只是問題是誰殺了這個女人,還要擺放出這樣的造型?

        這些問題,自己並不想去了解。

        畢竟眼前這個世界,都是虛假的,無論是這裏的人,還是物。

        對自己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

        他現在更多的是想要盡快找到寄生物,毀掉它。

        走下樓,目光看著面前這個令他陌生的世界。

        一時眉頭緊鎖起來,和琵琶的情況不同,這次那個寄生物似乎在刻意的隱藏起來。

        拿出【避厄指針盒】

        丁小乙心中默念著項鏈的位置。

        就見指針盒轉動了一圈後,指針卻沒有給出任何答複,無論是紅色還是黑色的一端,都沒停頓在綠色區域裏。

        就在丁小乙心頭感到苦惱的時候。

        李妍秀一臉蒼白的從電梯裏走出來,看到丁小乙的背影後,正要上前詢問這次案件的看法時。

        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拿出手機,就見一條條彩信發到了自己的手機上。

        裏面是一張張照片。

        每一張照片都讓人面紅耳赤。

        姿態花樣百出,動作奔放大膽。

        而隨著照片角度的不斷變換,兩個人的面孔逐漸清晰起來。

        然而當看到照片上的男主角,居然是金探長後,李妍秀一怔。

        將目光看向丁小乙,臉色一時忽明忽暗。

        只見照片上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樓頂上的那具女屍。

        繼續看下面,還有一張照片,是丁小乙在賭坊裏,口袋裏裝著厚厚一疊的鈔票。

        翻閱到照片下面,一行短消息。

        【他就是凶手!】

        看著手機上的照片和下面那句消息,李妍秀的呼吸頓時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像是一塊大石頭壓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深吸口氣,一步步走向丁小乙。

        一只手悄悄的摸向自己後腰。

        不過猶豫了一下後,李妍秀則是拿出手機,轉身躲在拐角,默默撥打了自己上司的手機號。

        “前輩!”

        丁小乙會轉過頭,就見李妍秀從身後拿出一濕巾,抽出來一張遞給自己擦手。

        “前輩,待會要不要一起吃個飯,正好我也有一些問題請教你!”

        “直接回警局吧,幫我查一條項鏈。”

        丁小乙對于吃飯什麽一點都不感興趣,甚至自己也不餓,看了一眼電子表上的時間。

        12點24分。

        自己進來的時間,連半個小時都不到。

        但從之前看到金店老板的狀態,那串項鏈正在不斷吸食著他的能量,要不了多久,就回把人給活生生吸幹。

        金子是自己賣的,可當初自己沒想過,這些金子會要了別人的命。

        況且一旦金店店主被吸幹,就會從宿主身上脫離,去找下一個宿主。

        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呃,好的!”

        李妍秀點點頭,拿出車鑰匙,准備回警局,余光還不忘看向丁小乙口袋一眼。

        雖然口袋很深,可被撐起來的口袋,依舊能看到橘黃色紙幣。

        李妍秀的車是一輛現代。

        丁小乙坐上去後,感覺比上次在大上海乘坐的那種四輪車,要舒服的多。

        如果不是這次時間緊迫,自己可能會,找個空閑,仔細去研究一下。

        但現在他沒有那個心情。

        現在他只打算,回警局,借助警局的資源力量,去把那條項鏈的線索找出來。

        他記得那條項鏈上鑲嵌著一顆寶石。

        看上去價值不菲的樣子,應該是可以查詢的到的。

        車子緩緩開進警局後。

        丁小乙就和李妍秀走進辦公樓。

        然而當一只腳踏進辦公樓的瞬間,一種強烈的窺視感襲來。

        辦公桌前的警探目光逐漸開始聚焦在自己身上。

        那種警惕的眼神,頓時令他警覺起來。

        目光回頭看向李妍秀,發現李妍秀完全是低著腦袋,不敢有所動作的樣子。

        “哎呦,看看誰回來了,這不是我們的大英雄,金普康前輩麽,恭喜恭喜,這麽快就破解了一件凶殺案!”

        爲首的警司,肥胖的臉上還挂著虛僞的微笑。

        帶著幾個警探跟著走上來開口祝賀道。

        伸出雙手,向著自己恭賀道。

        丁小乙眉頭微挑,余光閃電般捕捉到了身旁逐漸圍上來的警探。

        當看著面前伸出的雙手,丁小乙眉頭一挑,故作自然的伸出雙手,眼看他伸出雙手的刹那,圍在一旁的幾個警探雙眼凶光畢露,一人閃電般抓向他的腰間,想要奪槍。

        然而他們剛動手,丁小乙的伸出一半的突然手臂一曲,兩肘齊出猛烈的撞向了身側。

        這一撞既顯得十分的自然,又是異常突兀。

        站在側面的那名警探,連哼都沒來及哼上一聲,強壯的身體,頓時飛了出去,重重砸倒在辦公桌上。

        周圍這幾個警探都防範著他去掏槍,卻沒人想到他的反擊會如此猛烈,迅速。

        驚訝中,丁小乙擡腿一腳,腳尖風聲踹在身後那名警員胯下。

        只聽兩聲“澎“的一聲悶響,無由的令人聯想到雞蛋掉落地上摔得蛋黃蛋白四處橫流的場面。

        “啊!!”

        這個倒黴蛋發出的淒厲慘叫聲聽了之後,連旁邊的所有男人心中身上都忍不住一哆嗦。

        沒想到平時吊裏锒铛的金探長,動手起來會如此狠辣。

        其實自己並不會什麽戰鬥技巧。

        工會培訓的格鬥課,自己也沒有去上過。

        可經過玄同龜甲的滋潤後的**,配合上自身靈能給他帶來的強大五感和敏銳超人的反應速度。

        令他迅速從包圍中占的先機,一把拽過面前自己頂頭上司的肩膀,往後一推。

        將這坨將近三百斤的肥肉,將人砸向衆人後,跳起來就跑。

        等幾個警探好不容易把這位肥頭胖耳的上司給扶起來的時候,丁小乙已經從他們幾個人包圍中沖進了辦公樓。

        “混蛋,你們這些白癡,愣著做甚,追啊!!”

        眼見自己計劃失敗,警司那張臉頓時難看到了極點,揮手喚人就跟上去追。

        一旁牆角的幾個記者面面相視,不知道這個畫面是否該繼續拍攝下去。

        “站住!”

        一衆警探亡命的往前追逐在後面。

        可他們的速度,對自己來說,實在太慢了,才不過一個轉交,就把這行人遠遠甩開一大截。

        這些警探,對自己來說,完全是毫無威脅,只是到底是出了什麽問題?

        困惑中,身影一拐,正見一名警探剛從辦公室裏走出來。

        對方看到自己後,頓時一怔,正要說話,就見丁小乙反手一拳砸在他的臉上,將其砸暈過去。

        “快追!”

        隨著門外那陣急促的腳步聲,迅速奔走而過。

        丁小乙目光回頭看向辦公室裏,已經暈迷過去的那名警探。

        這家夥顯然是辦文職的,桌子上還有剛剛打印好的文件。

        拿起來一瞧,是一份內部報告,而上面的人,居然正是自己。

        翻開報告往下看,居然還有自己的照片,不過令他感到驚訝的是,照片上的自己,居然正在和一個女人,行雲覆雨共度巫山。

        最令人好笑的是,報告下面,居然已經開始寫好了,關于這次抓捕行動重點表彰人員。

        不過真正所引起自己注意的是,那個舉報者。

        這個人是誰??

        困惑中,自己口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瞧,就見上面一行短信。

        【喜歡我爲你安排的遊戲麽?】

        看著這條短信,自己就算是個傻瓜也該明白過來,這都是崔孝武早早安排好的。

        最重要的是,這家夥應該就在附近,監視這自己。

        “我就知道,這個身份就是個坑!”

        看著手上的報告,丁小乙余光一掃,看到了地上那名暈迷過去的警探。

        雙眼不由眯成縫隙,不知道想到了什麽,眉宇間微楊起一道弧度後。

        就見他將【千無面】拿在手上,一步步走到這名警探面前。我有一座趕海屋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