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九十七章:你作弊!

            “該死,那個家夥跑到什麽地方去了!”

            幾個警探走到樓梯口,恰好碰到了另外圍捕的警探。

            兩邊一碰頭,卻是沒有找到丁小乙的蹤迹。

            “金普康這個狗養的,繼續找,絕不能讓他跑了,不然不知道這條瘋狗會幹些什麽!”

            說著幾個警探轉過身重新找。

            就在幾人走到拐角的時候,突然一名警探停下腳步,將目光看向一旁辦公室。

            磨砂玻璃的隔斷牆,隱隱約約的能看到兩個人的影子。

            見狀,幾人相視一眼,彼此眼神交流後,悄悄側著身子貼近過去。

            突然,就見玻璃上的影子一下變黑起來“砰!”的一聲,兩個人影抱成一團的撞開玻璃,滾在地上。

            幾人一瞧,就見滾在上面的人,不正是他們要找的金普康這個混蛋麽。

            “抓住他!”

            其實已經沒有喊的必要性了,聲音落下的時候,周圍其他警探已經撲了上去,幾個人左右抱著金普康的胳膊,有人按住腦袋。

            像是疊羅漢一樣,一個壓著一個,死死把人壓在下面。

            這時候方才還和金普康扭打在一起的那名警員爬起來,臉上還被玻璃劃開了口子。

            一臉狼狽的沖上前,狠狠的踹上幾腳。

            至于踹到了誰,就不知道了。

            踹了幾腳出出氣後,丁小乙故意裝作負傷的樣子,虛弱的靠著牆壁。

            這時候感覺有人一把抓住自己的胳膊,回頭一瞧,居然是李妍秀。

            “宇哲,你沒事吧,傷到了什麽地方!”

            李妍秀一臉緊張的神情,令他有些不習慣,隨手撥開她的手搖頭道:“沒什麽事情的,就是一點皮外傷而已。”

            聽到這裏,李妍秀眼圈都紅了。

            好像受傷的人是自己一樣,令丁小乙一陣頭皮發麻,不知道自己現在用【千無面】僞裝的這個人,和李妍秀之間是什麽關系。

            這時候聽說人抓到了之後,那位一身正服的警司立即帶著人匆匆趕來。

            身後還帶著幾個記者。

            因爲這位警司龐大寬廣的體魄,以至于攝像頭都只能拍到他的後腦勺,以及不時轉過身時,那張像是面坨一樣的臉。

            “我們的警探們,都是身經百戰的得力幹將。

            絕不會放過一個凶手逍遙法外,即便這個人是我們警探的內部人員,也要堅決肅清這種害群之馬。

            請廣大民衆,一定要相信我們才是人民的守護者!”

            警司說的吐沫橫飛,直到看到被一衆人架起來的金普康後,臉上嚴肅的神情,才終于流露出笑容。

            揮揮手,讓他們把人帶下去。

            只見幾個警探,用上了吃奶的勁,才把人給帶提起來。

            “該死,你這家夥是吃水泥長大的嗎?身上沒有多少肉,怎麽這麽重!”

            幾個人抱怨著,有人還不解恨的用胳膊肘狠狠砸在金普康的身上,只是這一砸,反而感覺像是自己撞在石頭上一樣,整條胳膊都是一陣酥麻。

            “別亂來,記者還在錄著呢!”

            有人見狀,擔心被拍攝下來,馬上開口提醒道。

            待幾個人離去後,警司回頭看向丁小乙,連忙拉過來,對著記者的攝像頭,一頓稱贊。

            “作爲一名光榮的警探,在警司以及諸多前輩的照顧和教導下,我也時刻做好了犧牲的准備!”

            面對攝像頭,丁小乙的漂亮話張口就來。

            讓胖子警司的臉蛋上肥肉,一時更加的紅潤起來。

            突然覺得這個榆木腦袋的家夥,今天總算是開竅了。

            “好了好了,我們會在明天,不,就是今晚,一定會召開記者招待會,到時候會好好向大家公布案件進展……”

            這些記者見狀,都很識趣的拍下幾張照片後,一個個喜笑顔開的回去准備報道。

            這可都是火爆素材,也虧他們是和警司的關系不錯,這下獨家新聞到手,就差一個炫目吸睛的標題了。

            胖子警司一臉欣慰的表情,對丁小乙投來欣賞的眼神後,就回到辦公室,臨走前不忘囑咐丁小乙把手上的工作做好。

            待胖子警司離開後,李妍秀迫不及待的要拉著他去醫療室。

            不過丁小乙可沒心思很她糾纏不清,直接接口說自己要工作,就給推開了。

            李妍秀本想上前追問他怎麽回事,不過這時候同事通知她開會,只能用幽怨的眼神瞪了丁小乙一眼後,無奈的快步走向會議室。

            辦公室的玻璃破了,但這個明天自然會有人來修理,丁小乙走到辦公桌前,余光一瞥。

            正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張照片。

            照片的主人公正是李妍秀和現在自己所僞裝的撲宇哲。

            “原來是戀人啊?”

            丁小乙看著照片,若有思索的點點頭。

            說著丁小乙,站起身走到一旁櫃子前,透過櫃子的縫隙,正見真正的撲宇哲,正被五花大綁的丟在裏面,到現在還沒醒過來。

            “放心,我只是借用你一晚上!”

            丁小乙深吸口氣,眸光逐漸複上一層陰霾。

            既然是獵殺遊戲,自己又怎麽會甘心當獵物。

            “你能設定規則,而我……最不喜歡遵守規則!”

            丁小乙眸光閃爍,重新回到自己的辦公座椅上,裝作忙碌的開始這一天的生活。

            夜晚,審訊室裏傳來“砰!砰!砰!”一陣悶沉的敲擊聲後。

            幾個人罵罵咧咧的從審訊室裏走出來。

            “這個混蛋,把我們這幾個月的錢,全都給黑了,這個狗娘養的。”

            “小聲點,賭場老板那邊已經答應指證他,等這次事情過去,以後錢就我們幾個平分。”

            幾個警探交頭接耳正在商議著,接下來每個人重新分錢的比例時。

            “咳!”

            只聽黑暗中一聲沉響的咳聲,令幾個警探大驚失色,目光向著黑暗的走廊一瞧。

            一雙黑亮光潔的皮鞋,從陰影走出來。

            “警司!”

            當看到那張醜陋圓大的臉盤,出現在他們面前時。

            幾人臉色像是啃下去了一顆苦瓜一樣難看。

            警司肥胖的臉頰上,帶著一縷意味深長的笑容。

            綠豆般大小的眼睛掃視在衆人身上,讓人渾身上下都不自在。

            手指轉動著大拇指上的扳指。

            越是不說話,越是讓他們感到壓力。

            “怎麽樣。”

            這時候警司目光終于從幾個人臉上移開,目光看向審訊室。

            “呃,不說話,不吭聲,這家夥硬的和石頭一樣,不過請您放心,今天晚上一定會讓他認罪。”

            警司似乎對他的話很滿意,笑著拍拍爲首者的肩膀。

            用只有倆人能聽到的聲音道:“我喜歡自己能找食吃的狗,但不喜歡這只狗把那些骨頭叼進家門裏。”

            “是!”

            幾個警探不是傻瓜,聽到這裏立即明白,方才他們分保護費的事情。

            警司並沒有要追究的相反,不過前提是,不要讓這件事牽連到警署。

            “滾。”

            眼見幾個人心領神會,警司就沒有耐心繼續說下去。

            一聲滾字,幾個警探頓時如臨大赦,一個個九十度彎腰的往後退去。

            帶著些警探們離開後,警司那雙三角眼中才溢出幾分冷光,一步步走到審訊室門前。

            輕輕將審訊室房門打開:“嘶!”深吸一口。

            待嗅到房間中,那股熟悉的黃泉氣息時,警司手掌上的扳指,一時變得生出翠綠色的熒光。

            目光一掃,就見丁小乙正被固定在椅子上。

            那是特質的椅子,四肢被固定在上面,加上奇特的坐姿,令人無處發力,就算是大力士,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坐在上面。

            “嘿嘿嘿,終于見面了!”

            警司的雙眼生出獰光,身影走進房間,上下仔細打量著丁小乙。

            神情略帶這失望的神色,搖頭道:“我以爲你會大開殺戒的從這裏殺出去,不過你比我想的有些差距。”

            說著警司走到丁小乙面前,仔細打量這面前這個男人。

            “我本想,我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找到你。

            直到你進入金店的時候,你身上讓我著謎的氣味,直接就把你給暴露了出來。

            你知道我當時在想什麽麽?”

            警司說著,肥胖的身軀走到丁小乙的身後,雙臂張開,從後面輕輕纏住他的脖子。

            “嘶!”

            像是毒瘾爆發的瘾君子一樣,深吸上一口,那一縷縷黃泉的氣息,簡直快要讓他陶醉在裏面。

            旋即警司的雙眼溢出寒光:“這場遊戲,你輸的太快了!”

            話音落下,他的指尖像是銀水般溶解在一起,隨後迅速化作一把尖刀,狠狠紮向丁小乙的太陽穴。

            尖刀又快又狠,直指要害。

            然而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預想中血肉模糊的畫面卻並未出現。

            反而刀刃像是切入了柔軟的膠泥中一樣,直接穿過丁小乙的腦袋。

            不等他要把手臂拔出來,眼前椅子上的男人頓時像是一灘泥巴一樣溶解開,一根根細長的觸手,像是一條條巨蛇,迅速纏繞上來。

            “怎麽會!!”

            眼前的一幕,令他措手不及。

            “嗚嗚嗚!”

            瞬間警司的臉上肌肉蠕動,逐漸變成一個青年人的模樣。

            身體不斷變化著,扭曲著,想要從肉球身上掙脫開。

            不過任憑他怎麽掙紮,肉球的反應永遠快他一步,一點點的把他的身體包裹起來。

            只留下一個腦袋在外面。

            “該死,放開我!”

            他想過很多種結局,但可能從未預料到會出現這個情況,掙紮中,就見一旁的椅子上。

            一個人形的輪廓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露出那張青年的面龐,他認得,那是警署裏文員,撲宇哲,但他怎麽會在這裏??

            然後在他困惑的眼神中,青年手掌在臉上輕輕一摘。

            好像一整張臉都被摘下來一樣。

            暴露出金普康的那張汙糟糟的外表,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開口道:“遊戲結束!”

            被困在肉球中的青年,頓時眼睛一瞪,眼裏閃爍著一股無法遏止的怒火,尖叫道:“你作弊!!!”我有一座趕海屋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