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cccr8"></optgroup><ins id="kcccr8"></ins><thead id="kcccr8"><label id="kcccr8"></label><fieldset id="kcccr8"></fieldset><strike id="kcccr8"></strike></thead><tr id="kcccr8"><dir id="kcccr8"></dir><acronym id="kcccr8"></acronym><noscript id="kcccr8"></noscript><font id="kcccr8"></font><legend id="kcccr8"></legend></tr><optgroup id="kcccr8"><ul id="kcccr8"></ul><th id="kcccr8"></th><tt id="kcccr8"></tt><select id="kcccr8"></select></optgroup>
<dfn id="kcccr8"></dfn><u id="kcccr8"></u>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九十八章:踢在石頭上了

        何止是作弊。

        不提肉球,僅僅只是【千無面】和隱身術,這兩項能力,對于除靈師來說,都是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的選擇。

        按照工會的說法,每個人能夠攜帶的靈能生物,最多不超過兩件。

        這還要考慮到這個人,必須具備強大的意志力,不受到靈能生物的誘惑,並且能夠調節兩者只見的落差和屬性相沖。

        總之想要佩戴兩件靈能生物的除靈師,不是沒有,而是太稀少了。

        哪怕是高級除靈師,只要不符合條件,都不可能會有兩件靈能生物。

        最多,即便是攜帶鎮靈盒,也是需要和一名同伴結伴才能使用。

        除靈師尚且如此。

        墮靈師更是不可能有這種想法。

        如果有多余的靈能生物,他們倒是更樂意把這個靈能生物的靈擊碎吞噬。

        畢竟,他們的想法和常人不同。

        融合進自身的靈能生物,彼此就是一體,做個不恰當的比喻來說。

        他們的身體就是房子。

        自身的靈魂和靈能生物更像是一對夫妻。

        作爲主要意識的墮靈師,肯定想再加個小妾,但問題是,自己老婆不同意,並放話:“你敢帶小三,我就敢劈腿!”

        所以丁小乙不是作弊,一身外挂的他,完全就是一個另類。

        擁有隱身能力,卻不需要任何靈能生物輔助。

        【無千面】遇到肉球和大頭,直接就慫成了狗。

        更不要說還有一個肉球、大頭這樣黃泉生物。

        催孝武只知道丁小乙身上有黃泉氣息。

        這次一環一環的布置,每一步都考慮的很周全。

        自己躲在後面,來操控全局。

        如果這一次失敗,他還會有後手,足夠一次一次的把丁小乙拉入深坑。

        卻不想,一個照面,就被肉球給控制住。

        一時氣憤的抓狂。

        這時候,只見肉球蠕動了幾下,將催孝武手指上的扳指給摘下來,送到丁小乙面前。

        看著桌上的扳指,和自己在店主那裏看到的照片一摸一樣。

        如果僅看外表,這枚扳指真的是完美無缺。

        只有把扳指拿起來後,才能看到裏面淡淡金線所修補的痕迹。

        “手藝不錯,補的很完美!”

        看著裏面修複的痕迹,即便對于藝術品沒有什麽認知的自己,也不由開口稱贊起來。

        猶如發絲般的裂痕,被補的整整齊齊。

        這份手藝上看,這個催孝武是真的繼承了老店主的手藝。

        也難怪,那位老店主,甯願砸鍋賣鐵,也要保住他這個侄子。

        怕是這裏面已經不僅僅只是一份親情,更多的是傳承的投入。

        “黃金在哪裏,另外那串項鏈藏在什麽地方。”

        丁小乙揮揮手,示意肉球可以放開面前這個人了。

        扳指在自己手上,這個控制崔孝武的靈能生物的生死,也在自己手上。

        肉球也就不需要再控制催孝武的身體。

        只見肉球在地上滾動了幾下後,就從鐵椅子上滑下來,回到丁小乙的掌心,重新變成手套的樣子。

        椅子上只留下了本來是穿在金普康的衣服和鞋子。

        一時崔孝武的目光看著他手上重新變化成手套的肉球,目光忽明忽暗。

        似乎正在思考著,自己現在動手,能有幾成勝算。

        不過簡單的思考後。

        崔孝武就放棄了武力上的掙紮。

        完全不是一個級別上的較量。

        那個變成手套的怪物,只要對方願意,能夠輕易把這片靈能空間攪的天翻地覆。

        更不用說,對方還有隱身,變幻的能力。

        那令崔孝武的臉上,生出了幾份苦澀,知道自己這一腳是踢到了鐵板上。

        就在他糾結著該怎樣爲自己爭取最大的機會時。

        就見丁小乙手中多出了一面鏡子。

        這面青銅鏡的出現,令崔孝武雙眼一陣發直。

        或許是因爲原本的崔孝武,就是一個對這些古董有著深刻研究,甚至是癡迷如狂的人。

        潛移默化的也影響到了控制他的靈能生物。

        對于他來說,每一件物品,都有著獨特的意義。

        甚至上面一些不經意的細節,或許就隱藏著令人動容的故事。

        一面青銅古鏡,居然還如此的完整,對于他來說,自然有著不小的吸引力。

        然而當鏡子照向扳指的時候。

        一種強烈的窺視感,瞬間像是一雙大手無情的扒光了自己所有的僞裝一樣。

        令他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仿佛赤條條的就站在那裏,被人看的精光。

        【古玉扳:晚清造,本是玉中髓,奈入賊人手,雕琢成玉扳,刀血沁皮色,久聞詭心計,不聞良人言,擅用檀煙成影、水月鏡花,巧舌惑人造殺劫。】

        丁小乙重複著照幽鏡的話語,頓時間就見崔孝武滿臉的冷汗。

        不過只是三言兩語間,就把自己的根腳說的明明白白。

        頓時心裏那點小算盤,瞬間就煙消雲散。

        “金子被我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修複了那條項鏈,一部分被我藏在了老城的九龍鼎上面。”

        崔孝武不敢再隱瞞下去,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項鏈呢!”

        丁小乙最關心的還是項鏈,他擔心那個金店老板撐不住。

        “不知道!”

        崔孝武回答的很幹脆,說完馬上補充道。

        “這條項鏈是我在古玩市場遇到的,一條已經破敗的不像樣子的項鏈,要不是上面還鑲嵌著一顆寶石,估計早就被扔進垃圾桶了。”

        那條項鏈太破舊了,幾乎沒有維修的價值。

        但作爲靈能生物,他能感受到這串項鏈上強烈的執念。

        所以才會不惜金子把這條項鏈修複起來。

        只是項鏈上的執念太強了,很有主觀意識。

        僅僅答應自己按時來到鼓樓,就不肯再聽從自己的指揮。

        說到這裏,崔孝武似乎看出了丁小乙眸光中的不耐煩,連忙補充道:

        “不過它終究是我修補的,它的靈能空間,是有很大缺陷和漏洞,只要您帶著我,我有辦法找到它。”

        崔孝武激勵述說著自己的價值。

        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電子表。

        已經1點12分,也就是說從他進入這個靈能空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繼續耽擱下去,金店的老板還能撐多久,他也不清楚。

        于是豎起兩根手指,向面前崔孝武說道。

        “兩個小時,如果兩個小時後,如果還找不到那串項鏈,我就把你捏成碎渣,然後丟進垃圾桶!”

        面對丁小乙的威脅,崔孝武連連答應,心裏一陣叫苦。

        這原本給丁小乙挖的坑,沒想到最後跳進去的人反而成了自己。

        這時候,兩人耳邊一動,就聽一陣腳步聲越來越近。

        是方才離開的幾個警探又趕了回來。

        “您放心,這件事交給我!”

        崔孝武見狀,知道自己表現的時候到了,張口突出一縷煙雲。

        只見煙雲幻動,像是泥鳅一樣,鑽進地上散落的衣服裏。

        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就見衣服被撐起來。

        一個和此時自己面龐一摸一樣的金普康,正坐在椅子上,神態、模樣和之前一摸一樣。

        仔細一瞧,幾乎和自己的模樣一模一樣。

        只是丁小乙注意到,這個煙雲幻化出來的自己,皮膚太蒼白了,完全沒有活人的神色。

        和肉球的模仿相比,差了許多。

        不過勉強說的過去,對自己來說,也是可有可無。

        只見他重新帶上【千無面】後,身影幹脆就隱身再空氣中。

        至于崔孝武,則重新變化成警司的模樣,不等幾個警探開門,就大搖大擺的直接推門而去。

        待崔孝武走出警署大門後。

        身體才重新變化回崔孝武的外貌。

        只見這時候,丁小乙重新出現在他身旁,斜靠著牆,一只手把玩著那枚玉扳指。

        不時還往上抛起來幾下,看的崔孝武臉皮一陣發僵。

        最終還是舔著臉湊上前,向丁小乙討好道:“這串項鏈的原主人,是個追債人,咱們先去找追債人,他身上肯定有線索!”

        “追債人!”

        丁小乙一挑眉頭,就見崔孝武走在前面帶路,兩人往前其實沒走幾步路。

        就見高樓變換。

        路燈迷離。

        一條破敗的小巷,出現在兩人面前。

        丁小乙開始覺得有些眼熟,仔細一瞧,呵,這不是自己最初的那個賭場麽!我有一座趕海屋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