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r4aiuw"></table>
            • <style id="r4aiuw"><center id="r4aiuw"></center><abbr id="r4aiuw"></abbr><blockquote id="r4aiuw"></blockquote><dfn id="r4aiuw"></dfn></style><bdo id="r4aiuw"><dl id="r4aiuw"></dl></bdo>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一百二十四章:有救也沒救

                  “咦!”

                  看到丁小乙居然一點事都沒有,謝七範八不由得相視一眼,目光中分外詫異。

                  “小哥無恙?”

                  謝七上下打量,確實看不出有什麽問題後,忍不住多問上一句。

                  丁小乙仔細感覺一下,全身穩穩的,確實沒有感覺出什麽異樣。

                  揉揉自己的小腹,搖頭道:“挺舒服,怎麽難道兩位的酒還有什麽不同尋常的地方嗎?”

                  範八一怔,眉頭微挑,旋即笑道:“小哥既然無恙,就不妨再喝點。”

                  說著兩人舉起葫蘆,又給丁小乙均上一杯。

                  丁小乙嗅著酒香,又將酒水飲進喉中。

                  這時候就見他的臉上,通紅發燙,丁小乙察覺到自己似乎已經有些醉了。

                  這才擺擺手:“好酒是好酒,不過今天,是不能再喝了。”

                  “呵呵,小哥既然能飲下兩杯不醉,若是能飲三杯不倒,我們兄妹才是佩服。”

                  範八說著,打眼示意謝七一眼,兄妹倆兩人目光相對,像是彼此間已經溝通良久。

                  “嘿,你們光說佩服不行,要喝立下彩頭,要我我三杯不倒,你們當是如何。”

                  丁小乙雖然有些醉了,可思維卻很清楚,眼見範八主動勸酒,心裏頓時間就警覺起來。

                  思索著自己是不是找個機會,來把兄妹倆留下來,好好問個清楚。

                  “這………”

                  範八很想試探下丁小乙的深淺,卻不想反把自己給套了進去。

                  騎虎難下之時,倒是謝七,拿出五張油黃色的冥鈔放在桌上:“小哥說的沒錯,既然是賭酒,就要有個彩頭,這五萬兩就做個助興的地方好了,但話說回來,小哥若是輸了,可否割愛,將此物于我!”

                  謝七指的東西,居然是那台湧來發電的發動機。

                  對于這個東西,謝七顯得格外有興趣。

                  丁小乙眼睛一瞪,看著桌上五張油黃色的冥鈔,一下就來了精神。

                  這可是好東西,自己之前還在犯愁,怎樣才能搞點冥鈔,沒想到這就送上門了。

                  但他沒有急于答應,而是又看了一眼,手心裏的【避厄指針盒】看到盒子裏紅色指針,落在綠色區域後。

                  這才大膽的答應下來:“一言爲定!”

                  說完,就見丁小乙抱著面桶裏的酒水,放在嘴邊一飲而盡。

                  這酒,第一杯入口,溫潤謙和,回味無窮。

                  第二杯飲下去,卻是熾熱如火,後勁十足。

                  而面前第三杯飲下去後,丁小乙頓時就覺得喝下去的不是酒,是燃燒起來的火油一樣。

                  酒水順著喉嚨灌下,辛辣刺激的口感像是粗糙劣質的酒水,酒水湧入腹腔,更是火燒澆油般,一股熱氣順著胸口直貫全身。

                  頓時間,就見丁小乙頭頂直冒白煙,全身皮膚都泛起一縷酒紅色。

                  伴隨著眩暈感襲來,他不由閉目片刻,只覺得體內熱浪滾滾,一呼一吸間順著口鼻噴吐出一股熱流。

                  一時白煙缭繞,順著丁小乙口鼻湧入。

                  見狀,範八和謝七兩人同時一驚。

                  就見不過幾個呼吸間,丁小乙就覺得體內熱浪消退,非但沒有覺得醉,反而覺得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坦。

                  “哈哈哈,不好意思。”

                  丁小乙臉上挂起微笑,毫不客氣的把五張冥鈔拿在手上,揣進自己懷裏。

                  謝七、範八兩人面面相視之後,雙雙拱手道:“小哥海量,佩服!”

                  兩人說罷,眼見大雨已經停下,範八三兩口將泡面吃光,這才拉著謝七道:“今日多有叨擾,如今雨水已停,我兄妹也要繼續趕路,待下次有閑暇時,必然再登門拜訪!”

                  謝七不舍的看著那台發動機一眼,拱手道:“告辭!”

                  眼見兩人要走,丁小乙張張嘴,想要喊兩人留下,卻是不知道該找個什麽借口。

                  畢竟自己又不是什麽大奸大惡的劫匪,硬要留下兩人,自己心裏也過不去。

                  再者自己剛剛贏了錢,這時候再要人流下來,也不合適。

                  故此也只好站起來目送兩人離開。

                  謝七和範八,邁步走出籬笆的範圍後,回頭看了一眼丁小乙後,就迅速消失在迷霧之中。

                  只聽鈴聲傳來,隨後便是三聲鑼鳴。

                  聲音漸行漸遠,直至聽不到了聲音。

                  “走的還真快……”

                  丁小乙砸吧砸吧嘴,打起一個酒嗝,一點醉意也沒有,反而感覺越來越是精神。

                  這時候,房門被推開,就見大頭扭動著身子,從屋裏爬出來。

                  迅速撲在湯鍋前,看著鍋裏已經被吃的僅剩下一點點的泡面,大頭一時抱頭痛哭,像是個孩子一樣。

                  見狀,丁小乙只能再給大頭煮上一鍋泡面,並且這次多加了兩根火腿腸,這才安撫下悲痛萬分的大頭。

                  大頭哭的傷心。

                  殊不知,範八和謝七,兩人走遠之後,看了看自己的酒葫蘆,比大頭還要心疼。

                  “七年才釀的一壺酒,就這樣三分一喝進了別人的肚子裏去,賠了夫人又折兵!”

                  謝七嘟著櫻桃小嘴,晃晃葫蘆裏的酒,相比之下,那五萬兩銀票都算不了什麽。

                  範八冷著臉,眉宇間陷入沉思。

                  “那小子道行深不可測,你我皆看不破他真身,只當是一個普通凡人。

                  你的酒至陰致寒,我的酒至陽至純,兩酒相合,你我都不敢飲過三杯。

                  他卻渾然無事,幽冥何時來了這麽一位主?”

                  “黃泉來的主多了去了,那個叫廖秋的家夥開的那個什麽……BB冥車公司,聽說已經和上面達成了協議,以後枉死城和豐都城來回往返的車都給他包了,再讓他做大幾年,咱們都怕是要沒飯吃。”

                  謝七抱怨起來。

                  只是範八反而看的比較開:“各司其職的事情,走陰人本來就是負責黃泉引路,這本來就是他的責任!”

                  “切,木頭腦袋,懶得理你,走吧,盡快趕回去。”

                  謝七說完,回頭看了一眼,柴木新居的方向,道:“等下次有空閑了,再來探探這家夥的底!”

                  只待兩人走後不久。

                  樹叢裏才見一個老頭冒出頭來。

                  見兩人都走遠了,這才捏著自己的胡子,心裏琢磨道:“好險,要是讓他們發現了,我私分權柄,到時候樂子可就大了!”

                  老頭說完,眼睛溜溜打轉,轉身急奔向柴木新居。

                  待他趕到柴木新居的時候,發現丁小乙正在給大頭下面吃。

                  眼見丁小乙渾然無事,糟老頭雙眸眯著眼睛上下打量他一眼後,頓時心頭冷冷一笑。

                  “不愧是玄同獸的幼崽,這麽霸道的藥酒都扛的下來,反而讓這小子因禍得福,嘿嘿,謝七範八,你們這次可是失算了!”

                  丁小乙正煮著面呢,察覺到有人目光在凝視自己,回頭一瞧,正見到糟老頭。

                  眼前頓時一亮,也顧不上煮面了。

                  樂滋滋的湊上去:“老爺子,好久都沒見您了。”

                  “哼!”

                  糟老頭一撇嘴,轉身就要做走的樣子。

                  見狀,丁小乙趕忙連連喊道:“別別別,老爺子您別走啊,我這邊還有點小事請教您呐!”

                  被丁小乙喚住,糟老頭這才回轉過身,一副不耐煩的樣子等著丁小乙開口。

                  丁小乙趕忙將陳老頭的身體狀況,以及自己需要車珠子的事情,一件件告訴給糟老頭。

                  糟老頭耐心聽完了之後。

                  從後腰抽出煙杆子,不急不慢的墊上了煙絲。

                  一縷火苗,把煙絲點燃直至碳化後。

                  糟老頭深吸上一口:“嘶~~噗~~”

                  青煙缭繞,丁小乙靜靜站在籬笆裏等待著。

                  大概過了十多秒的功夫,才聽糟老頭道:“有的救,也沒的救。”

                  “怎麽說!”

                  雖然是模淩兩可的話,可只要不是一口說死了,就代表這件事有轉機。

                  “有的救,是從你的描述裏,這個人是中毒,而不是壽終,你把毒解了,自然就能救!”

                  他聽糟老頭說完,眼皮一翻,這不是和沒說一樣麽。

                  要是著毒能解,工會怕是早就不惜代價的去研發解藥了。

                  似乎看出丁小乙心裏的郁悶,糟老頭咧嘴一笑:“這就是沒得救,這毒本身就無解,人世間沒有解毒之物。”

                  “人世間沒有,那麽……”

                  丁小乙眼睛一亮,將目光看向糟老頭。

                  然而糟老頭卻是把目光看向了,他院子裏的那塊大石頭。

                  其中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

                  “我去……趁火打劫啊!”丁小乙嘴角一抽,沒想這個糟老頭子居然是在這裏等著自己。

                  回頭一瞧,看著那塊大石頭,他頓時有些猶豫了。

                  “哈哈哈,這事情不著急,你自己看辦吧,等你想通了,就用【相思螺】喚我,至于你要的千熒草,其實沒必要,等下次來,我給你個東西,自然有辦法幫你心想事成!”

                  糟老頭子扔給丁小乙一個子螺。

                  隔著幾米遠的地方看著他:“小子,那塊石頭裏,可能是珍奇異寶,也可能什麽都沒有,總之怎麽選,就看你自己的了!”

                  他說完就走。

                  轉身就消失在蒙蒙迷霧之中。

                  丁小乙苦惱的撓撓頭,這老頭壞的很,什麽都沒明說,卻把什麽話都給說明了。

                  意思就是,你把石頭給我,兩件事他都給你解決掉。

                  如果不給,嘿嘿,等下次來的時候再說。

                  他估計這自己下次只要不用【相思螺】喚他,這個糟老頭怕是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再來找自己。

                  這個石頭裏,究竟是什麽,自己不知道,但這裏面肯定是寶貝。

                  就這樣被人拿走,他怎麽都心裏不甘。

                  “哎,先等等吧!”人不是聖賢,說到底,誰都有自私的時候。

                  暫時拿不定注意的自己,只好打算先把這件事放下來,等一段時間再說。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