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一百二十五章:靈能質變

            丁小乙一臉郁悶的從黃泉回來。

            一回到房間,先看了一眼那個盒子。

            然而盒子還在。

            “我還以爲,回來後,盒子就沒了呢!”

            丁小乙咧嘴一笑,覺得是自己想多了,隨手就把盒子放在更明顯點的位置上。

            盒子裏面的木夾,被自己收在肉球的肚子裏,就算是蓋世神偷,也別向偷的出來。

            “喵!”

            警長不知道從哪裏跳出來,落在自己的肩膀上。

            抱著自己的頭發,一通的舔。

            “好了好了,這就去給你倒牛奶……”

            雖然有的時候,養的東西多了,挺麻煩。

            但時間長了,反而也就習慣了。

            好不容易安撫好了警長,丁小乙才做到椅子上得到片刻休息的時間。

            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杯,心裏也不知道在想什麽,只是想到了自己抓魚時候的方法,下意識隨手一抓。

            “嗖!”

            隔著五六米遠的距離,就見水杯穩穩落在自己手上,連裏面一滴水都沒灑出來。

            頓時,他楞了一下。

            手掌輕輕放開,就見水杯懸浮在半空,像是被拖在哪裏一樣。

            只有丁小乙自己清楚,水杯下面,只有一點點的靈能,微弱的幾乎察覺不到。

            將水杯放下,一時又看看自己的雙手,目光掃視過院子裏的東西後,丁小乙目光鎖定在身旁的大青石桌上。

            緩緩探出手掌,微弱的靈能隨之發出。

            頓時這口大石桌像是沒有了重量一樣,輕盈的落在自己的掌心。

            和之前抓石頭的感覺一點都不同,那個時候自己還需要找到支點,找到石頭的平衡。

            現在,根本不需要,仿佛自己提起來的不是一塊大石桌,而是一個塑料泡沫。

            “這不會真的是泡沫吧?”

            眼前的畫面讓自己感到不現實,自己的靈能怎麽突然變得這麽厲害??

            心頭一動,丁小乙將靈能收回。

            還懸在半空中的大石桌“砰!”的一聲巨響落在地上,桌面一下就摔成了兩半。

            看著摔裂的石桌,丁小乙這才驚醒過來,噌的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趕緊湊過去一瞧:“哦豁!完蛋!”

            看著滿地的碎石,瞬間他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這可是百年的古董啊。

            自己這可怎麽和張嬷嬷交待呢?

            唯一慶幸的是,自己只是搞壞了一個石桌,真正值錢的還是房子裏的那些家具。

            趕忙把院子收拾幹淨後,丁小乙想了想只好拿出手機,在往上重新訂購下一台石桌。

            還好石桌,這種東西,不受自然法保護。

            價格也便宜。

            仿古的造型的,也要不了多少錢。

            不過自己的靈能怎麽變得這麽厲害了??

            他重新坐回椅子上,把自己的靈能徹底喚醒過來。

            頓時,伴隨著靈能複蘇下,丁小乙雙眸頓時變成了一片燃燒的藍色火球。

            一眸掃過,目光居然透過門縫,一眼鎖定在門外穿著裙子的女孩身上。

            藍色的繡花短裙,居然還是黑絲……

            丁小乙仔細一瞧,迅速就把目光給收了回來,心裏忍不住想到……居然是粉色的。

            “喵!”

            耳朵一動,警長微弱的腳步聲,傳遞在自己的耳朵裏,每一步就像是在平靜的水面上激蕩起來的波紋。

            一圈一圈的波紋激蕩在一起,在自己的腦海中勾畫出,它的身影。

            仔細感受了一陣後,他發現,自己靈能並未增長,但質量卻憑空提高了好多倍。

            如果說自己以前的靈能是一片塑料,現在的靈能就是一塊鋼鐵。

            自己的靈能不可能突然間變強起來。

            這裏面肯定有被忽略的問題。

            丁小乙稍加思索後,就想到了問題所在:“難道是酒!”

            依稀記得那對兄妹說,他們的酒,尋常人喝不得。

            自己一口氣悶了三杯,還是兩種酒混合在了一起。

            難道是酒的原因??

            如果酒真的這麽厲害,自己喝下去怎麽感覺不到任何不適的反應呢??

            想來想去,百思不得其解。

            丁小乙幹脆也不想了,想多沒用,反正自己現在的靈能已然是有了質的變化,就憑著這一點,就足夠了。

            當然,除了靈能,最重要的是,自己還收獲了五張冥鈔。

            把懷裏的冥鈔拿出來。

            油亮金黃的冥鈔,在陽光下折射出很古老的色彩。

            上面的每一筆一橫,都仿佛是有著獨特的魅力。

            五張金光閃閃的冥鈔在手,瞬間讓自己重新體會到,有錢人的感覺!

            小心把錢收好,這就是自己以後危險時候的最後保障。

            丁小乙就趕忙收拾了下東西,准備去青芒山,不過今天准備的東西有點多。

            因爲到夜裏,他還要去參加一下,這次比特瑟所准備的交流會,也順便看看,這個交流會究竟是個什麽情況。

            額外准備了一套簡單低調的衣服。

            面具方面,就沒什麽好准備了,自己有【無千面】直接帶上就行。

            准好了東西,丁小乙還特別檢查了一下,確保沒有問題後這才准備出門。

            “等等!”

            這時,他突然想起來什麽,又快步走進房中,把那口盒子放在客廳的圓桌上。

            真要是進了賊,這一進門估計就能發現這個盒子。

            手掌揉揉警長的腦袋:“看好家門啊,這次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然而警長對于自己口中的話好吃的,始終報以不屑的目光,轉過身把背對著丁小乙。

            只是晃動著尾巴,算是給自己說再見吧。

            嗯……反正自己是這麽認爲的。

            朱紅色的大門打開,丁小乙喚上一輛出租車,就直奔向青芒山去。

            今天,那條大魚自己是吃定了!

            丁小乙前腳剛走沒多久,街道旁,兩個清瘦的男人才從車裏走下來,左右一瞧,邁步走到丁小乙的家門前。

            兩人一個帶著墨鏡西裝革履。

            一個則穿著寬松的麻衣,腳上還踩著草鞋。

            風格截然不同,站在一起,更顯得另類。

            “屠刃昨晚就是在這裏消失的,進去看看吧。”左邊墨鏡男說著,手掌輕輕放在大門上。

            只聽“咔咔!”一陣門鎖的晃動後,門鎖就自己被打開。

            一旁麻衣男,不耐煩的推門走進去。

            一邊走一邊道:“我看八成就是屠刃自己拿了東西跑了。”

            但他的話,卻是被身旁的眼鏡男給否決掉:“不可能,屠刃的作風,如果拿到了東西,指不定那小子的腦袋也會被一並拿走。”

            “照你的意思,我覺得咱們就更沒必要這樣偷偷摸摸的,直接把那小子抓起來,拷問一下什麽事情都清楚了。”

            “別想了,張嬷嬷還沒死呢,再說這上面似乎對這小子有些顧忌。”

            “憑他?”麻衣男一撇嘴,覺得這話說的可笑。

            “憑他死去的爺爺,你不看看資料麽,他爺爺當年救了不少人,多少留下了些恩惠,殺了他不難,留下了把柄,要是讓上面的對頭知道了,利用煽動一下,場面會難收拾。”

            “我就說嘛,張嬷嬷這麽心狠手辣的老太後,怎麽就把這麽重要的東西給了這小子,嘿嘿!老謀深算啊。”

            兩人說著走進院子。

            目光掃過後,注意到了那塊碎裂的大石桌上。

            仔細檢查後,卻是搖搖頭:“不是屠刃的手法,這麽大的石桌,碎而不倒,怕是高手!”

            墨鏡男心裏已經自動補腦出昨夜的畫面。

            一個身影,隔空一拳,卻是被屠刃躲開,隨之一拳擊中石桌,令石桌半面碎裂。

            “小心點,往裏面看看!”

            兩人相視一眼,拉開自己的手腕,就見特質的手腕,和工會除靈師的款式還稍有不同。

            手腕上中困這寄生物也很獨特,一把冰藍色的匕首,以及一只赤紅色的羽毛。

            兩人推開房門後。

            就見房間裏實木制作的家具。

            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哪裏。

            “桌椅很規整,沒有打鬥的迹象,或許昨夜,屠刃潛入進來的時候,就被人發現了,所以打鬥屋裏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迹!

            另外外面只是碎了一張桌子。

            卻沒見到屠刃刀氣造成的痕迹。

            莫非……”

            想到這裏,墨鏡男臉色微變。

            “是頂尖高手,只有手段在惡靈級,甚至是惡靈上品的頂尖高手,才能讓七刃之一的屠刃,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一時間,墨鏡男頓時如臨大敵。

            仿佛面前的空氣中,都生有高手的身影。

            眼前似是已經看到了,當時的畫面,怕是屠刃察覺不妙,想要出手刹那,就被對方直接卷進靈能空間,這也就解釋了這裏爲什麽這麽幹淨,找不到打鬥的痕迹。

            一旁麻衣本來聽輕松的,可被墨鏡男這麽一說,搞得他也好緊張。

            “嗖!”

            這時兩人面前一道黑色的影子一躍而過。

            速度很快,還不等兩人看清楚是什麽,回頭一瞧,就見一只黑貓懶散的在門外伸起了懶腰。

            當看清楚是一只黑貓後,兩人頓時長吐口起。

            “大白天的,讓你說的全身發毛,還頂尖高手,整個S市,除了那位老爺子,哪還有什麽頂尖高手,別扯淡了。”

            麻衣雙手揉揉胳膊,全身毛毛的。

            眸光定睛一瞧,突然眼睛就直勾勾的盯在面前圓桌上。

            “嘶!”

            當看清楚盒子就在桌上後,麻衣的眼睛頓時都直了,這麽貴重的東西,就這樣放在自己面前??

            “喂,風刃,我沒看錯吧!”

            說著麻衣邁步走進屋,雙手小心翼翼的將盒子抱起來,看著手上的盒子,麻衣不禁回頭道:“東西到手了,風刃,你……我艹,人呢??”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