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23fu73"></th><legend id="23fu73"></legend><ol id="23fu73"></ol>
          <noscript id="td8pkl"></noscript>
            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一百三十二章:一盤大棋

                  “嗡……”

                  懸浮車,緩緩停頓在自家院門前。

                  王琦從包裏拿出一張黑色銀行卡遞給丁小乙:“不記名的黑卡,各大銀行都可以直接取款。是專門給一些特殊人員用的,我回去更改一下你的信息,以後獎金會直接打在上面。”

                  這倒是個好東西,至于王琦口中說的,特殊人員他也沒表現出什麽好奇心。

                  既然是特殊人員,就有必要的特殊性,自己還是少知道點比較好。

                  “謝了!”

                  把卡收下來,丁小乙走下車。

                  王琦降下車窗:“喂!”

                  丁小乙回過頭,就見王琦把一枚磁暴球扔給丁小乙。

                  “如果下次缺錢,舉報就可以了,沒必要親自來,畢竟那玩意少用最好,用多了會很危險。”

                  看著手上的磁暴球,他知道王琦是在提醒自己,不要頻繁使用寄生在自己體內的靈能生物,擔心自己使用的多,會迷失在力量裏面,最終失控變成一個怪物。

                  只是王琦不知道的是,自己並不是被靈能生物寄生的人員。

                  而且自己獲取靈能的方式,甚至比工會的方式更加的正確。

                  不過王琦話中對自己的關心,自己還是欣然接受的,向著她點點頭:“放心,我能把握住分寸!”

                  “走了!”

                  王琦擺擺手,就駕車迅速離開。

                  她還要回去補上今天的報告內容,這需要她好好想想,怎麽把報告做的嚴絲合縫。

                  不然等上午自己大姐上班,看到空白的報告,肯定又要責罵她。

                  至于審問後,那名墮靈師的說法和報告不同,這一點就不必要去擔心了。

                  工會對抓捕過程,並不會詳細追問,只要確定被抓的人,是墮靈師,問出他們的目的,以及有價值的信息就行。

                  其他的一概按照報告上的內容爲真實依據。

                  哦,前提是報告別太扯淡就行。

                  “走的倒是挺快!”

                  自己還沒來及揮手呢,車都沒影子了。

                  搖搖頭,開門走進家門,這時候他突然發現,房門居然沒鎖?

                  “有賊!”

                  見狀,他心裏咯噔一下,但很快臉上的驚疑就變成了幾分期待。

                  推門進去後,只覺得院子涼飕飕的,雖然是秋天,但感覺院子裏的溫度好像比外面涼了三四度的樣子。

                  仔細一瞧,發現院子裏一切安好,迅速推門走進房間後,臉上的興奮之色,頓時就凝固在那裏。

                  “這玩意怎麽還在這??”

                  丁小乙一瞪眼,本以爲是小偷進門,把張嬷嬷給自己的盒子給偷走了。

                  結果發現盒子居然還在這裏。

                  難道小偷是進來參觀的麽??

                  還是說,這個盒子根本就沒有張嬷嬷所想的那麽重要,以至于壓根就沒有人在乎。

                  把盒子拿起來,一臉茫然了好一陣,只能重新把盒子放在桌子上。

                  心想著,過段時間再看看吧。

                  “喵!”

                  這時候,警長跳上桌子,在丁小乙身上輕嗅了兩下後,低鳴了兩聲,就一個勁的往自己懷裏鑽。

                  “好好好,知道你看家不容易,等著啊,今天特別給你帶了大廚做的魚,算你有口福了!!”

                  那麽大的一條魚,自己也僅僅之吃了一小部分,那個魚頭說是今天給自己煲湯。

                  把一小部分烤熟的魚肉,用塑料袋打包帶回來,專門是留給警長吃的。

                  讓肉球把袋子吐出來,雖然是很小一部分,但依舊分量很大。

                  怕警長一次吃不完,丁小乙就走進廚房開始開始處理起來。

                  看著丁小乙走進廚房,警長頓時打了個飽嗝,一只黑色的大皮鞋,從警長口中吐出來,尾巴一掃,就給掃進床底下去了。

                  時間轉眼就兩天過去。

                  這兩天裏,自己每天更多的時間,會泡在青芒山上,跟隨陳老頭學習怎樣使用靈能技巧。

                  兩天的時間裏,陳老頭深沉的眼眶又黑了不少。

                  光溜溜的腦門看不到雪白的頭發,但身體明顯比最初自己見到他時,消瘦了很多。

                  一片樹葉被捏在兩指之間,眸光掃過站在水面上的丁小乙,輕輕一抛,“嗖”的一聲急促的破風聲下,樹葉頓時猶如一道流光飛射出去。

                  “砰!”

                  隨之就見,樹葉還未觸碰到丁小乙,就被一股無形的氣流給彈飛開。

                  見狀陳老頭余光掃視了一眼丁小乙腳下水面激蕩起來的波紋。

                  臉上流露出幾分滿意的笑容,語重心長道;

                  “殺人的手段千萬種。

                  但保命的手段,卻不需要那麽多,有時一招就足夠了。

                  這招靈能風暴,你光會放不行,要學會收,把外放的靈能重新收回來,減小你的消耗。

                  記住,進攻的人永遠比防守的人消耗更大。

                  你能回收多少靈能,就代表著你和別人交手,就有多大的勝算!”

                  丁小乙閉目聆聽這陳老頭的教導,心神更專注的去嘗試把自己外放的靈能往回收攏。

                  就見一左一右兩股靈能快速旋轉,形成循環後,一縷縷外放出去的靈能,隨著旋轉速度加快,被吸回到自己身體裏。

                  靈能風暴,這是陳老頭獨門絕技。

                  看似簡單的方法,但如果不知道其中訣竅,連最基礎的成型都困難,更不要說達到抵擋一切攻擊的手段。

                  大概又過了三十分鍾左右。

                  丁小乙才終于徹底把體內的靈能消耗一空。

                  雙膝一軟,一頭栽進水潭裏,過了好一陣才從水裏爬出來,感覺整個人都像是被掏空了一樣。

                  陳老頭提著他的胳膊,把他從水潭裏拽出來。

                  “總共加起來不過四十分鍾,時間還是太短了。”

                  “四十分鍾還短??”

                  丁小乙眼皮一翻,靈能外放這本身就非常消耗靈能,自己的靈能強度高的驚人,才能做到這個程度。

                  居然還被陳老頭嫌短??

                  “嘿,如果有人對你出手,你能維持四分鍾就不錯了。

                  如果出手的人數量多一點,四十秒都是一個問題。

                  加上你至少要留下三分之一的靈能,來保證你不會如現在這樣癱倒在地上。

                  算下來你也只有二十秒時間,你覺得二十秒時間,很長麽??”

                  被陳老頭這麽一算,丁小乙發現,似乎時間還真的有點短。

                  自己堂堂七尺男兒,只能撐二十秒,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老頭子說的話有點不對。

                  “等等,老爺子賬不是這麽算的吧,你說的是同等靈能強度的攻擊,您老我不敢說,可同齡裏面怕是沒幾個人比我強吧!”

                  要說這點自信,自己還是有的,自己的靈能來的正路,比工會的方法還要正確。

                  沒有對身體上的負擔。

                  再加上,上次謝七、範八兩人的美酒,自己靈能強度之高,絕非尋常人可以相比。

                  怎麽算,也不止二十秒才對。

                  “哼哼!”

                  陳老頭見狀,冷笑起來,覺得是時候要好好敲打敲打這小子了。

                  “我見過的天才裏面,你連前十都進不去。

                  你別瞪眼,這裏面大的比你長不了幾歲,小的也不過剛過十二出頭。

                  論靈能強度,你排第一不假。

                  但論豐厚,你勉強能排行第四五左右,前三都進不去。”

                  “真的!這麽多天才??”

                  丁小乙心中一驚,心中不免懷疑,是工會掌握了正確的吸收靈能精粹的方法。

                  否則不可能有人比自己靈能還要豐厚。

                  陳老頭點點頭,眼神中不免帶有幾分羨慕,意味深長的目光打量在丁小乙的身上:“以後你要是找個老婆,一定要找個靈能豐厚的女人。

                  這樣你們的孩子,就能從你們身上繼承下大量的靈能。

                  他們繼承的越多,長大後靈能就越是強大。

                  一代接著一代,再往後,靈能生物或許很重要,但絕不再是最重要的手段!”

                  “嘶!還能這樣!!”

                  丁小乙心裏倒吸口涼氣,難怪,工會明知道靈能精粹直接服用,會對人産生很大的傷害,卻依舊堅持用這個辦法。

                  現在才知道,原來工會下的,是一局大棋。

                  這個辦法,雖然殘忍,卻比任何辦法都要直接的發揮出人類天生的優勢。

                  人類什麽能力最厲害??

                  答案:“能生!”

                  只要在基礎物質得到保證的情況下,人類的數量,就會在短短的時間裏瘋狂爆發式的生長。

                  百年時間,足以讓一個除靈師,生産出三代人。

                  一代強過一代,新生兒不斷站在父輩的肩膀上繼續拔高天生的靈能。

                  只要時間足夠,工會的未來,必然會出現,高手越來越強,並且越來越年輕的局面。

                  這也難怪,陳老頭會如此羨慕。

                  如果不是自己掌握真正吸取靈能精粹的方法,怕是知曉其中內幕後,估計也要一陣羨慕嫉妒了。

                  “哼哼,小子,現在知道厲害了!”

                  陳老頭見丁小乙一陣楞然的模樣,覺得自己敲打這小子的目的算是達到了。

                  其實工會還有其他的手段,但這些機密是不能這樣告訴這小子,否則早早知道,只會引來殺身之禍。

                  例如20年前墮靈師叛出工會,至今很多人都只是認爲,是觀念不同,但裏面還藏著許多不爲人知的秘密。

                  “走吧,今天就練習到這裏,明天開始,我教你第二招!”

                  “明天!!”丁小乙一怔,自己才學會了靈能風暴,還未真正掌握透徹,就被教學第二招,這速度有些太快了。

                  但很快,他就大概明白了其中原因,怕是陳老頭的時間不多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