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dde0t">
          <pre id="t2lu7w"></pre><u id="t2lu7w"></u><strike id="t2lu7w"></strike>
        • <optgroup id="t2lu7w"></optgroup><button id="t2lu7w"></button>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一百三十八章:血獄

                  想起範八、謝七的酒,自己又忍不住的舔了下自己嘴角。

                  自己不愛喝酒,可兩人的酒卻是回味甘甜,想起來就忍不住讓人喉結蠕動起來。

                  可惜,這兩位不知道下次什麽時候才能過來,只能等了。

                  不過話說回來,即便是自己的靈能強度下降了一些。

                  可也只是一點點而已,除了自己本人,對于外人來說,基本上差別不大。

                  更何況,自己如此豐厚的靈能,這種小小的瑕疵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把面前這瓶靈能精粹拿起在手上。

                  只見裏面已經沒有了靈光,反而變得渾濁不堪,且多有雜質在裏面。

                  如果之前這瓶靈能精粹還是衆人求之不得的寶物。

                  現在怕已經是人避之不及的毒藥。

                  而且是劇毒之物,把這東西收好,指不定以後還有別的用途。

                  在推開房門,給大頭下了一大鍋泡面後,丁小乙就讓他鑽進箱子裏,打算明天一起帶著。

                  雖然真正輪到大頭出場的可能性很低,但總是要有備無患。

                  除此之外,還有【照幽鏡】【避厄指針盒】七顆【磁爆球】一起帶上。

                  (注:本來就有三顆,外編人員補助三顆,王琦給了一顆)

                  確定自己已經做好充足准備後,丁小乙才拿出【避厄指針盒】心中默念著明天的事情是否會順利。

                  只見盒子上的黑色指針落在綠色區域。

                  這代表著明天會很不順利。

                  不過這當然不令人意外。

                  “我是否會有危險!”

                  再次確認,卻見盒子裏的指針晃動了幾下後,並沒有任何動靜。

                  “無法確定?”

                  見狀,丁小乙不禁微挑起眉頭,這段時間自己已經把【避厄指針盒】的特性琢磨的很清楚了。

                  它給予的結果,只能作爲一個參照物。

                  不能夠全信。

                  一旦中間出現了變故,哪怕只是一個很微小的變故,可能整個結果都會出現改變。

                  至于無法給出自己任何答案的情況,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明天的變數太多了。

                  做好了一切准備後,他沒有在家裏多留,迅速返回現實。

                  畢竟不是在自己宅院裏,雖然是藏在水下,可消失的時間久了也不大好。

                  拿出鑰匙,默念柴木新居,伴隨著熟悉的拉扯感後,面前一股冰涼襲來,水面上翻滾起一通氣泡後,就見丁小乙從水潭下爬出來。

                  喚上一旁自己的衣服,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手機裏,已經有五六條未接電話。

                  其中絕大多數電話,都是未知電話。

                  也有雷丁的電話和王琦的電話。

                  仔細看過後,他也沒有回複,而是直接把電話給關機了。

                  其實不難猜想,王琦他們在這個時候電話是要自己做什麽。

                  目光看向遠方高起的太陽,丁小乙轉身走向山坡的方向去。

                  待來到山坡時,陳老頭已經睡醒了。

                  坐在那裏,看著日出的美景,很平靜很安詳,他知道這怕是自己最後一次欣賞眼前的美景了。

                  看到丁小乙走來,陳老頭微挑起眉頭:“孩子,你怕麽?”

                  “怕?”

                  丁小乙想了想,搖頭道:“不怕。”

                  自己確實沒有什麽可怕的地方,或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也或者是只有自己清楚自己有多大的資本。

                  怕!對于自己來說太遙遠了。

                  “我有點怕了!”

                  出乎意料的是,陳老頭臉上流露出幾分懼色:“我怕明天我下不去手。”

                  背負了這麽多年的仇恨,臨到關頭,卻是發現,原來心裏還有這麽多牽挂。

                  看著陳老頭眼神中留閃過的一抹退意,他站在一旁,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等待著。

                  或許如果是雷丁他們在這裏,見狀,一定會抓住這片刻的機會,出言勸阻。

                  但自己不是雷丁。

                  自私也好,冷血也罷。

                  他不想去左右陳老頭的想法,也不想直接插手進入這件事裏。

                  只是答應了做一個看客,跟在陳老頭身後,爲他最後處理後事。

                  “給,記得把這個給我收好了,可千萬別弄丟,等我死了一起放在棺材裏,這可能是我唯一能帶走的東西了。”

                  一本厚厚的手記,被放在自己手上,這裏面都是陳老頭這些年收集來的詩詞。

                  一片片一首首,裏面的每一個字都被他記在了心裏。

                  丁小乙點點頭,把手記包好放在自己懷裏的口袋。

                  “走吧,今天我們去一個地方!”

                  “下山??”

                  “對!下山,最後一天了,陪我這個老家夥再走走吧!”

                  丁小乙點點頭,跟隨著陳老頭走下青芒山。

                  剛一下山,丁小乙就察覺到兩道隱晦的目光,開始朝著自己這邊打量。

                  “人老了,肉臭了,難保不會吸引來一些蒼蠅。”

                  陳老頭自然也是察覺到這些暗中關注他的人,只是自嘲一笑,卻是沒有放在心上。

                  招招手,一輛早就准備多時的出租車,迅速停在兩人面前。

                  丁小乙一瞧司機,呵,這不是黑甲麽?

                  看到黑甲,丁小乙終于忍不住笑了:“想起來你家門密碼了??”

                  黑甲一怔,目光上下打量起丁小乙,撓撓頭:“你是誰?”

                  看這家夥一臉茫然的模樣,並不像是僞裝出來的模樣,丁小乙心裏不禁暗暗搖頭。

                  看起來這家夥的記憶,又損失了不少,這次連自己都忘記了。

                  見狀,他也不再說什麽,拉著陳老爺子坐上車。

                  “去龍鱗路吧!”

                  陳老頭說完就微閉上眼睛,閉目養神起來。

                  隨著車子消失在道路盡頭。

                  另一邊不遠處的基地車裏,巨大的顯示屏裏,可以看到車裏丁小乙和陳老爺子的畫面。

                  當聽到要去龍鱗路的時候。

                  雷丁頓時微皺起自己的眉頭,低聲自語道:“是回去再看看麽??”

                  “你知道陳老要做什麽??”

                  一旁王琦不禁好奇的擡起頭,開口詢問道。

                  雷丁深吸口氣,放自己放松下來這才道:“哪裏是陳老的家……”說完,雷丁又停頓了一下,補充道:“曾經的家!”

                  “嗡…咔咔咔……”

                  早已經腐朽不堪的鐵門發出刺耳的聲音後,就見面前昏暗的房間裏,挂滿了蛛網和灰塵。

                  丁小乙小心攙扶著陳老頭走進房間。

                  只見陳老頭目光掃試過眼前房間中,那些已經破敗的家具,一步步走到一口大箱子前。

                  把箱子打開,只見箱子裏還放著一套黑色的盔甲。

                  輕輕一吹,就見點點蒙蒙灰塵漂浮起來。

                  陳老仔細擦拭了幾下後,盔甲變得透亮起來。

                  金屬外甲上,還烙印著一朵黑色的火焰。

                  那是陳老曾經的稱號,浮屠火。

                  曾經這套戰甲,是在戰場上鮮明的標志,但凡浮屠出現的地方,將會成爲敵人所驚恐的噩夢。

                  而現在,這套曾經令人聞風喪膽的盔甲,卻是沉眠在這裏多年,靜靜伴隨著歲月的撫摸下逐漸已經腐鏽。

                  陳老把盔甲重新放在箱子裏後,一臉惋惜的拍拍自己有些臃腫的小肚腩,向自己半開玩笑的說道:“可惜,穿不上了。”

                  說完,回頭看向自己,手掌輕輕拍打在丁小乙的肩膀上:“拿走吧,雖然是廢銅爛鐵了,可多少還能當個收藏!”

                  遠處基地車裏,雷丁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嘴角止不住的抽搐起來。

                  熟讀夏人曆史文化的雷丁,很清楚,這代表著什麽。

                  衣缽的傳承,也代表陳老正式的承認了丁小乙才是他的繼承者。

                  丁小乙也不客氣,直接把箱子鎖上,鑰匙往口袋一塞:“改天過來再搬!”

                  陳老頭沒有回應,而是一步步走到牆壁前,輕輕擦去相框上的灰塵。

                  只見相框上,六個人的合影出現在陳老的視線中。

                  其中陳老光溜溜的腦袋,最好辨認。

                  只是那個時候的陳老,完全就是個肌肉猛男,一身誇張的肌肉疙瘩,站在六人中完全是MT一般的存在。

                  另外五人,三男二女。

                  這時陳老指著相框裏最左邊清瘦,顯得有些書生氣的男人道:“這是我大哥,也是我老大,嘿嘿……”

                  說到這個人的時候,陳老居然露出一陣傻瓜式的憨笑。

                  仿佛耳邊猶然還回蕩著自己老大喊自己的聲音:“浮屠!給我炸了那個堡壘!”

                  “浮屠,告訴你多少次,不要放辣椒!!!”

                  “浮屠,餓死了,快給我做飯!”

                  耳邊的聲音,令陳老眼眶逐漸開始模糊,視線裏,那一身青衣迎風狂舞,長發夾帶這血珠,迎風飄灑的背對著自己。

                  “浮屠……剩下的路,大哥來給你照亮起來,下輩子,咱們在做兄弟。”

                  一個人,兩把劍,獨站在暗道入口前,在模糊的視線中,消失在一抹強光下。

                  “大哥!”

                  陳老淚珠順著眼眶滾落下來,將相片從相框中取出來:“也不知道這東西能不能帶下去,就幫我一起埋在棺材裏吧!”

                  陳老深吸口氣,把照片交個丁小乙。

                  拿到照片後,就見照片的背面,還寫著每個人的名字。

                  其中那個被陳老尊稱爲老大的人,相片背後,驟然寫著兩個大字:“炎帝!”

                  小心把照片收好,他可不打算扔進棺材裏,而是打算帶到柴木新居。

                  畢竟陳老你沒辦法帶下去,我有辦法啊!

                  當然,這些話他只能心裏想想,卻是不能告訴陳老。

                  嗯、至少現在不可以。

                  就在這時候,陳老眸光中突然一冷,一拳砸在面前的水泥柱上,“砰!”整棟房屋仿佛轟然顫動起來。

                  “那是……嘶嘶!!天,原來這東西在這裏!!”

                  當通過遠程攝像頭看清楚,陳老的手,緩緩從水泥柱裏,取出一個鎮靈夾的時候,基地車裏所有人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特別是雷丁這些熟知真相的人,腦門更是嗡嗡作響。

                  或許到了這個時候,他們才終于明白,陳老的手段,有多麽驚人!

                  只見隨著畫面聚焦不斷被拉大,滿是灰塵的鎮靈夾上,正寫著大大的兩個字【血獄】。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