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yc9ssu"><noscript id="yc9ssu"></noscript><legend id="yc9ssu"></legend><table id="yc9ssu"></table></em><strike id="yc9ssu"><strong id="yc9ssu"></strong></strike><kbd id="yc9ssu"><font id="yc9ssu"></font><dfn id="yc9ssu"></dfn><bdo id="yc9ssu"></bdo><tbody id="yc9ssu"></tbody></kbd><tr id="yc9ssu"><style id="yc9ssu"></style><blockquote id="yc9ssu"></blockquote><button id="yc9ssu"></button><span id="yc9ssu"></span></tr><strong id="yc9ssu"><abbr id="yc9ssu"></abbr><font id="yc9ssu"></font><noframes id="yc9ssu">
            <ins id="e0swl2"><form id="e0swl2"></form><em id="e0swl2"></em><option id="e0swl2"></option><label id="e0swl2"></label><button id="e0swl2"></button></ins><option id="e0swl2"><font id="e0swl2"></font><strike id="e0swl2"></strike><acronym id="e0swl2"></acronym><strike id="e0swl2"></strike><table id="e0swl2"></table></option><li id="e0swl2"><u id="e0swl2"></u><b id="e0swl2"></b><noscript id="e0swl2"></noscript><acronym id="e0swl2"></acronym></li>
              <li id="r6hgvh"></li><button id="r6hgvh"></button>
              <q id="r6hgvh"></q><center id="r6hgvh"></center><button id="r6hgvh"></button>
              1. <noscript id="b1tesh"></noscript><dt id="b1tesh"></dt><b id="b1tesh"></b>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一百四十章:浮屠火

                              “呲溜……呲溜……”

                              車廂裏一片安靜,鐵爪特別將車子開的很慢很穩,車裏幾乎感覺不到任何顛簸。

                              皮薄餡大的雲吞被陳老頭喊著熱淚吞下去。

                              還是自己所熟悉的味道,這麽多年從未變過的口味。

                              老三還記得他,這麽多年未見,但自己的習慣卻被記在了心裏。

                              丁小乙很驚訝,陳老爺子和賣雲吞的老大爺,彼此之間居然認得。

                              但仔細一想,那位賣雲吞的大爺,一頭寒霜白發,年紀和陳老差不多。

                              兩人認得並不稀奇。

                              那怕是現代的科學醫療手段,令人的生命大大的提高,可真正如陳老這樣,從動蕩的黑暗時代裏走下來的老人,少之又少。

                              聯想到之前的照片,丁小乙趕忙將照片拿出來,悄悄對比了一下後。

                              果然,左上角那個穿著白色背心,拉著一個女孩的青年,面容和那位賣雲吞的大爺十分神似。

                              只是照片上的青年,陽剛朝氣,年輕俊俏放在現在也算足以吊打那些小鮮肉。

                              賣雲吞的大爺雖然棱角很是相似,卻是年紀太大了,已經看不出昔日的風采。

                              小心把照片翻到後面一瞧,就見照片後面,驟然寫著這位大爺的稱號:【武王】

                              目光又一掃,照片最後一個人,也是四個男人中,唯一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他的照片後面則是寫著【詭聖】

                              【炎帝】【浮屠火】【武王】【詭聖】這就是當年陳老爺子他們四兄弟。

                              從這些人的稱號,就可以看出,當年四人是怎樣的意氣風發,實力超群。

                              如今歲月匆匆,留下的卻是身邊這樣,白發蒼蒼生命垂危的老人。

                              這不禁令人感歎,更是令人感到悲哀。

                              在他們最風光,最璀璨的時候,不知道到底是遭到了怎樣的打擊,才會讓他們此徹底銷聲匿迹。

                              “時間不早了,去王家吧!”

                              這時,陳老頭看了一眼時間,放下手上的碗筷,向鐵爪說道。

                              “陳老!您再考慮下吧,有什麽事情,大家可以坐下來談談,沒必要同室相殘。”

                              終于這一路沉默的鐵爪,忍不住的開口說道。

                              “那叫同室操戈,回去好好看看詞典!”

                              陳老一撇嘴,沒有回應鐵爪的話,只是點出他用詞錯誤。

                              鐵爪臉上一紅,更是有些著急了:“陳老,王家現在肯定布置了埋伏,你這時候去……”

                              “開車!”

                              冷漠的聲音下,帶著一股不耐煩的寒意,手邊的鎮靈夾似乎也感受到了陳老的殺意,不安分的顫動起來。

                              見狀鐵爪縱使心裏焦急萬分,卻也不敢再開口說一個字。

                              他怕這時候再激怒了陳老,到時候反而會弄巧成拙。

                              車子緩緩駛入王家的方向,那是郊區依靠著山林建造的一棟猶如城堡般的豪宅。

                              當車子行駛至山腳,早早就有人站在那裏等待著。

                              一身黑色的長袍,長發紮成了發辮,隨意盤成一團,看上去邋裏邋遢的模樣,不知道的人怕還會以爲,是遇到了一個神經病。

                              “是他!”

                              鐵爪見到山腳攔路的人後,逐漸放緩了車速,將車子穩穩停弛下來。

                              “陳老……您看著……”

                              鐵爪話還沒有說完,就見陳老人已經拉開車門,背上鎮靈夾邁步走下車。

                              “喂,這是誰啊??”

                              丁小乙沒有第一時間跟著下去,而是躲在車裏追問道。

                              詢問鐵爪的同時,眸光中微亮起一縷靈能,只見面前這個邋遢男人,身上湧動著的靈能波動強的驚人,居然和自己都相差不多!

                              要知道,自己雖然只是吸收了兩瓶靈能精粹,可因爲方法不同。

                              自己吸收的過程,毫無一點浪費。

                              所以一瓶靈能精粹的量,反而讓自己頂過別人,飲用方式的五六瓶之多。

                              眼前這位靈能之豐厚與自己現在的靈能都相差無幾。

                              可見也是一位高手!

                              “醉癫!這家夥是出名的中級除靈師,如果沒有意外,明年就可能會被提名成爲高級除靈師,王家這次下血本了!”

                              鐵爪深吸口氣,小聲向丁小乙介紹著醉癫的來曆。

                              據說這家夥,必須飲酒才能發揮出靈能生物的獨特能力,喝的酒越烈,實力越是強。

                              但據傳又一次,他喝酒喝到了酒精中毒,差點把命都豁出去。

                              從此之後就少有在出手,明年如果被提名高級除靈師,他才四十幾歲,怕是高級除靈師裏,近幾年最年輕的高手了。

                              除靈師的體魄,比常人都要強大很多,新陳代謝也一樣比常人快。

                              能喝酒喝到酒精中毒,這家夥當時喝了多少酒?

                              說他直接喝酒精自己都信。

                              不過更引起自己注意的是,這家夥喝酒才能發揮出靈能生物的力量,這一點會不會和王佳良必須女裝是一樣。

                              他擔心對方或許掌握了真正和靈能生物交流的方式,如果這樣的話,說不得實力還要更加驚人。

                              也難怪,鐵爪會說,對方明年可能會晉升爲高級除靈師。

                              “陳前輩!”

                              醉癫迎上前兩步,恭恭敬敬的爲陳老行個禮。

                              浮屠火之名,早在他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聽聞了。

                              只是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面對這位前輩。

                              “讓,還是不讓!”

                              手邊輕撫著鎮靈夾,似乎更像是在安撫著自己這位老夥伴。

                              只是聲音中卻是沒有了昔日對丁小乙說話時的那份耐心。

                              醉癫臉上更是苦澀,本來還想寒酸幾句,不成想,陳老頭會如此直接。

                              不過他也不氣,畢竟自己是後輩,還遠沒有資格和陳老這樣的前輩,平起平坐。

                              “不讓!”

                              醉癫的聲音響亮幹脆,沒有絲毫回旋的余地。

                              “我欠了王家一條命,自當用命還,前輩,得罪了!”

                              醉癫聲音落下,迅速往後退開,從腰間接下酒葫蘆,頓時一股濃烈的酒香從葫蘆裏彌漫出來。

                              那是一種混合著果香的味道。

                              “好香啊!”

                              酒香無孔不入,即便是坐在車裏的丁小乙和鐵爪,都一樣嗅到了濃濃的酒香。

                              “不好!”

                              這時鐵爪突然想起來了什麽,迅速捂住自己的口鼻:“不要嗅,他的酒…”

                              在鐵爪還想要再說些什麽的時候,眼前就開始浮現出了重影,那股濃烈的酒香,開始令他有些醉了。

                              看著鐵爪晃動著腦袋,那張臉越來越紅,丁小乙反而覺得自己越來越精神。

                              不知道爲什麽,他倒是覺得酒雖然香氣撲鼻,卻是不覺得會讓自己上頭的程度。

                              很快,空氣中彌漫著酒香已經令周圍凝成一片茫茫薄霧。

                              薄霧像是要把周圍一切吞沒掉,漸漸地讓人看不清楚周圍的環境究竟是什麽樣子。

                              甚至連陳老的身影也一並吞沒在其中。

                              這時,就聽一聲低鳴:“酒焚!”

                              聲音落下刹那,眼前空氣中猛的爆發出一股熾熱的熱流。

                              就見白霧中那些點點水霧瞬間像是被點燃起來一樣。

                              將周圍照亮成一片熾熱火海。

                              “嗖!”

                              火海翻騰,凝成一只巨大的火焰拳頭,砸向陳老。

                              令人感到震撼的畫面中,酒癫一拳前沖,轟向陳來的頭部,力量猛烈到空氣都發出了爆炸般的響聲。

                              伴隨著火拳襲來,那股熱流,就讓人感覺全身都要隨之焚燒起來一樣。

                              丁小乙見狀不對,一把推開駕駛位上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鐵柱,迅速挂上倒擋,一腳將油門踩到最底部。

                              “嗡!!”

                              懸浮車發出嗡鳴之聲,或許是空氣中彌漫著濃厚酒精的緣故。

                              車子的噴氣口一時噴發出藍色的火光。

                              車子迅速開始後退,但熾熱的高溫,卻比他們更快。

                              仿佛野火燎原般襲來。

                              “這就是頂尖高手的實力!!”

                              丁小乙心裏一陣發毛,並覺得自己的准備已經足夠充足。

                              可真正面對這種頂尖高手時,才發現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些錯誤了。

                              火焰迅速開始令車子燃燒起來,丁小乙甚至可以看到空調口裏,燃燒起來的火花。

                              “太嫩了!”

                              火海中,陳老的身影輪廓浮現了出來,枯瘦的手掌突然向著前方一抓。

                              只聽“砰!”的一聲作響。

                              眼前光芒頓時一黯,燃燒起來的火焰,瞬間就泵滅掉。

                              “滋……”

                              火焰熄滅瞬間,整個車子都開始冒氣一股焦煙。

                              丁小乙趕忙拉著鐵爪下車,隨後向陳老爺子的方向一瞧,頓時就呆住了。

                              空氣中彌漫著濃厚的焦煙,一股勁風掃過,將煙塵吹散後,就見陳老依舊站在原本的位置上,甚至連腳都沒踏出去一步。

                              枯瘦的手掌高舉在半空,露出袖子下已經猶如柴火一樣的手臂。

                              令人震驚的是,他就是這樣一只看上去已經毫無肌肉的手臂,卻是提著酒癫的喉嚨,將人提在半空上,輕松的像是老鷹抓小雞一樣簡單。

                              “嗚嗚嗚……”

                              細長的手指卡在酒癫的喉嚨上猶如金箍般,令酒癫的臉憋的通紅發紫,一根根青筋都在額角上鼓起。

                              還在掙紮,卻發現兩者力量懸殊之大,令人絕望。

                              “太久了……”

                              陳老頭眼睛眯成一道縫隙,輕撫著自己手邊的鎮靈夾,像是在喃喃低語著:“太久了……”

                              說話間,就見陳老頭一拳砸在鎮靈夾上。

                              “砰!咣!”的一聲碎裂聲,無數精巧的零件在半空中分裂成了幾片,粉碎的盒子中,頓時一抹嫣紅的血光,從中彌漫出來,將天空化作一片鮮豔的紅色。

                              仿佛是血色的火焰一樣在燃燒著。

                              “嗡……”一把大刀從血光之中懸起,樸實無華的刀刃,不見絲毫紋理和裝飾。

                              卻是揮動間,發出鬼神驚嚎般的撕裂上,陳老將刀刃反握在手上,頓時間血光仿佛一時將其覆蓋起一層鮮血凝固的戰甲。

                              “太久了!!!”

                              陳老頭的聲音從中傳出,充滿了瘋狂和暴虐:“你們把我忘的太久太久,久的已經忘記了浮屠下的火,是怎麽燃燒起來了的麽?”

                              話音落下刹那,只見陳老頭揮手將酒癫扔起在半空,同時手上大刀翻起,一道血痕貫穿長空。

                              “噗嗤!!”

                              伴隨著鮮血揮灑的刹那,血液在空中燃燒起來。

                              像是片片散落的紅色煙花,吸引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血火之下,一顆頭顱墜落。

                              酒癫眼前的視線瞬間飛快旋轉了起來,臉頰上還帶著驚恐和震撼,最終從半空中重重摔倒在地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