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ygsxn7"><select id="ygsxn7"></select><font id="ygsxn7"></font></pre><em id="ygsxn7"><style id="ygsxn7"></style><del id="ygsxn7"></del><legend id="ygsxn7"></legend><dd id="ygsxn7"></dd><thead id="ygsxn7"></thead></em><div id="ygsxn7"><dt id="ygsxn7"></dt><em id="ygsxn7"></em></div>
  • <button id="aibhmt"><em id="aibhmt"></em><option id="aibhmt"></option><ol id="aibhmt"></ol></button><center id="aibhmt"><dl id="aibhmt"></dl><tr id="aibhmt"></tr><dt id="aibhmt"></dt><i id="aibhmt"></i><dd id="aibhmt"></dd></center><tt id="aibhmt"><ul id="aibhmt"></ul><u id="aibhmt"></u><tbody id="aibhmt"></tbody><dir id="aibhmt"></dir><em id="aibhmt"></em></tt><u id="aibhmt"><dl id="aibhmt"></dl></u>
  • <option id="vpw1re"></option>
      1. <div id="zppfs5"></div><dir id="zppfs5"></dir><noframes id="zppfs5">
        <font id="zppfs5"></font><u id="zppfs5"></u>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一百四十四章:女嬰王湘(下)【兩章連發,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四章:女嬰王湘(下)【兩章連發,求月票】

              小孩子下手沒輕沒重,臉上脆響的巴掌聲,令陳老麻木的臉皮感到有些刺疼。

              陳老頭眼角上的周圍疊起,緊隨著一抹微笑將臉上的陰霾頃刻間一掃而空。

              這張臉就似是雨過天晴,陽光燦爛。

              另一只手掌緩緩放開了手邊,燃燒著血光的大刀。

              將女嬰抱在懷裏,輕輕的晃動起來:“測試過了?”

              王家老太爺點點頭:“比上一代更強,待她們這一代成長起來後,那將會是一代盛世。”

              說到最後,王老太爺不禁生出熱切的期待,只是期待過後,難免是一心的遺憾。

              那會是怎樣的一個時代?

              靈能再也不需要,通過靈能精粹這種毒藥來提升,即便是年幼的孩子,也可以掌握奇幻般的能力。

              多少天驕會橫空出世,多少英傑會猶如璀璨之光,將黑夜照亮。

              或許其中就會産生一位絕代的強者,把人類帶上更高一層的維度上去。

              那會是怎樣的一個盛世?

              可惜,自己也看不到了。

              “滴滴滴……”

              這時候,伴隨著急促的警報聲,一輛醫院的懸浮車,從後面行駛過來。

              “怎麽回事,哪來的醫院的懸浮車??”

              看著監控畫面裏,橫空出現的懸浮車,負責監控的雷丁皺眉問道,一旁幾個負責監控消息的人,頓時也是一臉茫然。

              王家的內部通訊,是走專線,他們想要監聽很困難。

              這時候就見王琦匆匆走過來,在雷丁耳邊低聲道:“醫院剛剛傳來消息,王家大爺死了,死于突發心髒病!”

              “死了??”

              雷丁一怔,旋即臉色頓時古怪起來,站在原地楞然了好一會後。

              才回過神來,目光看著監控畫面上王家老太爺。

              不禁深吸上一口涼氣,心中暗驚道:“好手段啊!”

              什麽叫,化雷霆爲春雨?

              什麽叫,反手間撥雲見日?

              並不是你掌握了多麽強大的力量,而是真正的把人給活的透徹了。

              當年參選,爭奪大執政官的王家老太爺,此時給所有人都好好的上了一課。

              包括S市的聯盟大樓裏,那些正在觀看監控畫面的幾位高層官員。

              衆人只見兩個看守擡著一具屍體從大門裏走出來。

              屍體沒有蓋白布,衆人看的仔細,這不就是王家的大爺麽??

              驚駭之中,屍體並未在衆人面前停留,只是像是故意在陳老頭面前放慢了速度擡過去後,就迅速被放進醫院的收屍箱裏。

              車子沒有停留,拉上了屍體就快速離開。

              只是陳老頭,此時仿佛已經對這位王家太爺,毫無興趣了一樣。

              小心翼翼的抱著懷裏的女嬰,坐在地上,露出憨憨的笑容,和方才那個殺的衆人心膽俱裂的魔王相比,似是判若兩人。

              “哈哈哈……王湘……王湘……哈哈哈……”

              反複念叨著女嬰的名字,只見淚珠順著陳老的眼角滴落在女嬰的臉頰上。

              笑容中,帶著對未來屬于人類盛世的憧憬。

              笑著笑著,眼神中的神韻頓時間黯然了下去。

              “主子!陳老頭不行了!”

              不需要玉扳指提醒,站在後面的丁小乙也察覺到了陳老身上迅速消失的生機。

              臉色一變,迅速偷偷把盒子打開,心中默念著陳星河的名字。

              伴隨著他的低聲呼喚,沒有人注意到一道藍光,迅速從陳老頭的身軀裏抽出來,被吸入進盒子中。

              看到盒子裏湧動的光芒,丁小乙一挑眉頭,迅速把盒子收起來。

              旋即神色複雜的看著面前王家老太爺,這一刻,自己不得不佩服,佩服這個王家老太爺的手腕。

              這是一個局。

              一個真正洞悉陳老的大局。

              什麽莫薩夫人,火熊,以及那位刺殺者。

              甚至包括了所有被王家不惜大價錢請來的人,

              這些人,全都不過是局中的一部分。

              兵法雲:“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莫薩夫人等人,都是當做了陳老的泄氣包。

              發泄掉,陳老內心最強的一波殺念。

              這時候陳老縱使是拼個油盡燈枯,可依舊有讓王家血流成河的力量。

              只是這時候,王家老太爺才掀開了手上的這張王牌。

              一名女嬰。

              一個王家的女嬰。

              看似很普通的身份,卻還有著另外一層更深的含義,希望!

              只有真正進入過戰場後,才會明白,前線的戰爭是有多麽殘酷。

              工會、聯盟,每天死掉的戰士,失蹤的戰士,以及那些默默付出生命,最後卻連名字都沒有留下的人。

              太多了!

              只是這些,保護區裏的人並不清楚,也不知道這份安逸的背後,是多少無名碑鋪就出來的世界。

              值得麽?這個問題困擾著很多人。

              其中也包括了陳老頭。

              可當看到這個女嬰的時候,一切瞬間都仿佛有了答案。

              強大的靈能基礎,注定了女嬰未來會有怎樣的不同凡響的力量,伴隨著她的成長,靈能越來越強,就能夠自動的吸收外界的零散的靈能。

              有了這份主動吸取靈能的力量,那麽從她這一代開始,靈能精粹就不再是毒藥。

              丁小乙就很清楚,只要靈能達到了一定程度,完全可以只吸收其中的精華,而避開裏面的毒性。

              強大的靈能,將賦予這個女孩,無數種可能。

              這就是人類的希望,也是未來一個大世的起點。

              陳老內心的憤怒和仇恨,隱忍了四十八年之久的殺意。

              可當看到自己堅守的,甚至是自己大哥爲此付出生命的種子,終于生出希望果實的時候。

              仇恨,已經不重要了。

              最後,王家老太爺,求仁得仁,用另一種方式,終結了王家大爺的性命。

              徹底化去最後的一份嫉怨。

              王家大爺死于心髒病,無論外界怎麽猜測,這是不爭事實。

              王家的臉面保住了。

              甚至因爲王家老太爺的這份手段,更加的顯赫。

              最重要的是,陳星河抱著王湘而故,傳揚出去,對于還在襁褓之中的王湘,無形中就是一種強大的宣傳和加持。

              以後即便王老太爺故去,憑借這份加持,王湘的未來基本上已經可以保證無憂了。

              玉扳指像是一個手藝精湛的外科醫生。

              把王老太爺的手段,一段一段的切開來解讀。

              每一個細節,每一處心思,都給分析的面面俱到。

              只是他唯獨有一點沒明白,如果王老太爺真的要保下他兒子,其實還是有可能的。

              不過是受些皮肉之苦而已,沒必要一下把人給殺了?

              或許裏面還有一些內情,自己並不清楚吧。

              這時候,王老太爺,小心翼翼把陳老頭懷中的王湘抱起來,看著面前面帶笑容離去的陳星河,不禁長歎口氣。

              “你是個英雄,英雄就不該來做這些腌漬事兒。”

              說著就抱著懷中的女嬰,邁步往回走。

              這一場鬧劇,最終慘烈收場,沒有誰是真正的贏家,但毫無疑問,收獲最大的人就是還且在襁褓中的女嬰王湘。

              哦,當然,對于丁小乙來說,自己才是真正的贏家。

              廚子已經准備好了,自己以後還會缺吃喝麽??

              心中一笑,邁步走到陳老的遺骸前,小心把陳老的身體背起來。

              按照當初他和陳老的約定,他要帶著陳老回青芒山,把屍骨葬在那口陳老起手打造的棺材裏。

              至于插在地上的那把刀,丁小乙沒有去碰。

              真正的凶靈上品,自己也沒有那麽容易能夠駕馭,更何況,工會早早就盯著呢,拿了刀就是自找麻煩。

              所以這玩意,還是留給工會自己處理去吧。

              都說人死了,很沉……

              真的非常沉,一個人活著的時候,或許有一百五六十斤,你抱著腰還能提起來一下。

              但人死了之後,同樣的重量,卻給人感覺怎麽抱都抱不起來。

              死沉死沉的說法,說的就是這個。

              好在自己吸收了兩瓶靈能精粹,又經過玄同龜甲的滋養。

              肉身力氣大的驚人,背起來枯瘦的陳老頭屍骨,一點都不感到吃力。

              “老爺,這就讓他走了?”

              一位老仆看著丁小乙離開的背影,有些不忿,似乎是知道丁小乙暴揍了小公子王昭的事情。

              心想著要在這時候,給王昭出口惡氣。

              王老太爺抱著懷裏的重孫女,心裏一陣美滋滋,根本不像是死了兒子的樣子。

              一個不成器的孬種,換來自己王家未來之星的大好前程,這買賣血賺不虧,心情當然不會差。

              只是聽到老仆的話後,卻是臉色驟然一冷,陰沉的眸光讓老仆頓時心裏咯噔一下,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立即低下頭,不敢說話,只是過了片刻後,才見王老太爺已經抱著襁褓中的王湘上樓了。

              一邊走,還能聽到老太爺的聲音:“你在王家太久了……回去吧……回家去,是該享受一下天倫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