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vqfhmo"></big>
        1. <ol id="xo9nj9"><small id="xo9nj9"><small id="xo9nj9"></small><i id="xo9nj9"></i><strong id="xo9nj9"></strong><th id="xo9nj9"></th><optgroup id="xo9nj9"></optgroup></small><th id="xo9nj9"><div id="xo9nj9"></div><code id="xo9nj9"></code><button id="xo9nj9"></button><li id="xo9nj9"></li><code id="xo9nj9"></code></th><bdo id="xo9nj9"><label id="xo9nj9"></label></bdo><em id="xo9nj9"><blockquote id="xo9nj9"></blockquote><tr id="xo9nj9"></tr><big id="xo9nj9"></big><ol id="xo9nj9"></ol></em></ol><span id="xo9nj9"><u id="xo9nj9"><i id="xo9nj9"></i></u></span><blockquote id="xo9nj9"><q id="xo9nj9"><optgroup id="xo9nj9"></optgroup><select id="xo9nj9"></select></q><dfn id="xo9nj9"><tbody id="xo9nj9"></tbody><table id="xo9nj9"></table><tr id="xo9nj9"></tr><center id="xo9nj9"></center></dfn><strike id="xo9nj9"><button id="xo9nj9"></button></strike></blockquote><acronym id="xo9nj9"><i id="xo9nj9"><font id="xo9nj9"></font><legend id="xo9nj9"></legend><small id="xo9nj9"></small><strong id="xo9nj9"></strong><address id="xo9nj9"></address></i></acronym>
        2. <dfn id="xo9nj9"><li id="xo9nj9"></li><small id="xo9nj9"></small></dfn><ins id="xo9nj9"><u id="xo9nj9"></u><code id="xo9nj9"></code><abbr id="xo9nj9"></abbr><option id="xo9nj9"></option><th id="xo9nj9"></th></ins><dfn id="xo9nj9"><dt id="xo9nj9"></dt><strike id="xo9nj9"></strike></dfn>
                        1. <font id="xnptrl"></font><dt id="xnptrl"></dt>
                        2.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第一百四十七章:新老交替

                              黑暗中一個模糊的影子站在墳頭前。

                              影子全身籠罩在漆黑的鬥篷下,背對著丁小乙,似乎在看著墓碑而發呆。

                              丁小乙沒動作,只是心裏警戒起來。

                              畢竟剛剛有人還想要自己的命。

                              悄悄喚醒自己的靈能,眸光掃去,卻發現自己感受不到對方身上的靈能波動。

                              “普通人??”

                              當然不是,怕是對方將自己的氣息徹底隱藏了起來。

                              對方似乎也察覺到了丁小乙,回頭看了一眼,這時候丁小乙才注意到,這個人的臉上帶著一個很特別的面具。

                              面具沒有任何圖案,只有黑色的線條,令面具看上去更像是幾何圖形。

                              當看到這個面具的時候,他心裏沒由來的想到了一個人。

                              【詭聖】

                              太像了,真的很像,面具和照片裏的幾乎沒什麽區別,只是新舊而已。

                              不過他只是猜想和懷疑,卻不確定。

                              畢竟自己剛剛看過資料,詭聖已經失蹤了,而且失蹤的了無音訊,毫無資料。

                              甚至在工會的檔案裏,也只有這麽一個稱號,至于其他資料,也完全是一片空白。

                              對方隔著面具,將目光看向丁小乙背後的陳老頭,默默的站開位置在一旁,不說話,也不做任何動作。

                              見狀,丁小乙心裏提防著他,但臉上卻是做出無所謂的樣子,走到棺材前。

                              輕輕推開棺材蓋後,把還未屍僵的陳老頭放在棺材裏。

                              棺材裏面,還有一些其他零碎的東西。

                              例如被陳老頭用樹葉編造的鍋,還有小竹筐,零零碎碎的還有一些調料。

                              簡單的不像話。

                              哦,至于陳老自己記下的詩詞,自己就沒打算放進去了,畢竟還是要帶回去的。

                              至于那張照片,思來想去,丁小乙還是把照片放在了棺材裏。

                              回到柴木新居,一切都是一個新的開始。

                              沒有仇恨,沒有什麽勾心鬥角,陳老頭就在那裏安心的陪著自己,給自己做個管家,當個悠閑的老翁就行。

                              就如自己爺爺留給自己的那句話:“要往前看。”

                              自己也不會化妝,只好簡簡單單的稍微整理下陳老頭的遺容。

                              這時候面具人走上前,圍繞著棺材走了一圈後,待走到自己面前時,默默的給他鞠了個躬。

                              搞得自己都有點不知所措。

                              待鞠躬之後,面具人就站在一旁,似乎還在等著他給陳老頭下葬一樣。

                              “主子,這家夥似乎就是來參加葬禮的。”

                              玉扳指大概看出點門道,因爲方才面具人的舉動,就是夏人入葬時候,賓客才會做的哀禮。

                              可惜,現在夏人早就忘記了曾經一代代人傳下來的規矩,一切都簡化了許多。

                              當然玉扳指還是選擇性的忘記了,關于哀禮上,家屬要給賓客磕頭謝禮的環節。

                              察覺到對方似乎沒有惡意,丁小乙也就不再特別關注對方。

                              把棺材蓋上後,就按照之前陳老說的方法,給棺材頂上釘子。

                              拿起鏟子,就開始填土。

                              就在這時,丁小乙突然留意到,面具人從鬥篷裏,拿出了一件東西。

                              “槍!”

                              看到黑洞洞的窟窿口,丁小乙第一念頭就是對方要殺自己。

                              瞬間臉色一變,立即准備喚醒肉球。

                              好在這時,玉扳指察覺到自己誤會了,連忙開口解釋道:“主子,誤會,誤會,那不是槍,是……唢呐!”

                              “唢呐??”

                              丁小乙撓撓頭,長笛他聽過,吹箫也試過,唢呐是個什麽??

                              看丁小乙一臉茫然,玉扳指一陣痛心疾首,覺得這個時代,夏人保留下來的傳承太少了。

                              “唢呐才是咱們夏人的魂啊!”

                              它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要爲自己主人,好好普及一下,夏人的優秀傳承。

                              “初聞不識唢呐聲,再聽已是棺中人。主子,這唢呐是給活人聽的,也是給死人響的,是咱們夏人不能斷的傳承!”

                              看玉扳指難得說的如此隆重,丁小乙就姑且信他一會。

                              只是好奇,唢呐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樂器。

                              面具人也不理會丁小乙,站在一旁摘下面具下颚可活動的機關。

                              露出粉色的紅唇,隨手將唢呐放在唇邊。

                              伴隨著唢呐的第一聲呐喊傳來,丁小乙瞬間全身止不住的打起一個激靈,感覺全身雞皮疙瘩都立了起來。

                              那句話怎麽去形容?

                              如訴如泣!

                              尖銳高昂的聲音,像是通過耳膜直接穿透進靈魂中一樣。

                              伴隨著面具人吹動著唢呐的聲音,一首低沉哀樂,回蕩在山林中。

                              每一個音節無不透出一股幽怨哀傷,像是有人在哭訴著,又像是有人在演奏著。

                              說不清的孤冷清涼。

                              本來自己心情還不錯,結果聽著曲子,莫名的鼻子一陣酸楚。

                              然而這時候,突然低沉的音節一轉。

                              只聽音節迅速高揚起來,整個節奏和曲風完全改變了。

                              轉變之快讓人措手不及。

                              “咦,百鳥朝鳳!現在還有人會這首曲子麽??”

                              玉扳指同樣驚訝,不過它驚訝的是,在這個夏人都已經丟失掉大多數傳承的情況下,居然還有人會百鳥朝鳳,這樣高難度的曲子,實在讓人感到意外。

                              “吱……吱吱吱~~”

                              曲子越吹越快,丁小乙隱隱聽出了裏面有鳥叫聲,似乎很多種,但自己卻不認得,甚至還有雞鳴聲。

                              只是節奏很快甚至還有點歡快的感覺。

                              “這是衰樂?”

                              丁小乙終于忍不住向玉扳指追問道。

                              陳老頭也就算了,自己對陳老頭的死亡,沒有太多悲傷,甚至心裏還有點小小的竊喜和激動。

                              因爲他要帶著陳老頭回柴木新局。

                              但如果換個普通人家,家裏的親人過世,吹這麽歡快的曲子,會不會……太過了?

                              面對丁小乙的困惑,玉扳指心裏鄙視,但嘴上還是換著耐心的口吻解釋道:“主子,這才是真正的衰曲,大樂就是大衰,你仔細的聽……”

                              藝術的最高境界,無不是將一件事展現出兩面,甚至更多中畫面出來。

                              他仔細的去聽之後,果然,鳥的歡叫,卻是變成了泣血的悲鳴。

                              雄雞打鳴,更像是一種低沉的哭喚聲。

                              曲子越快,哀、樂兩者之分反而逐漸模糊了起來,乍一聽大喜,仔細一聽大哀。

                              令丁小乙一時都有些聽的癡醉。

                              直到最後一聲百鳥齊鳴,尖銳悲鳴聲,回蕩在山野之中,引起山野內飛禽一並發出共鳴,久久不息……

                              曲落人散。

                              面具人吹完了唢呐後,就迅速轉身離開,從頭到尾,連一個字都沒說過。

                              仿佛來這裏的目的,僅僅只是爲了給陳老頭吹上一曲唢呐。

                              自己本想詢問一下對方的身份。

                              只是張張嘴,卻是不知道該怎麽詢問。

                              只能看著對方身影逐漸消失在叢林中後,這才把最後一把土給填上,石碑立起來後。

                              丁小乙這才注意到,在石碑左下角,不知道什麽時候多出來一行小字。

                              【幹女兒:牧婉笛】

                              這行小字,明顯是剛剛刻上去的。

                              “幹女兒?沒聽陳老頭說過啊??”

                              丁小乙心裏一陣郁悶,不過也沒多想,記住名字後,打算回黃泉詢問一下陳老頭,到時候什麽都知道了。

                              當自己吧最後一步,墓碑給立好後。

                              丁小乙拍拍手上的泥沉,回頭一瞧,就見天空已經破曉。

                              一縷微光,從遠方照射來,面前的花海隨風晃動著,鮮紅的海洋,卷起一片片碎瓣,隨著風兒一並在半空舞動著。

                              丁小乙回頭看了一眼陳老頭的墓碑。

                              曾經的一代,正在不斷凋零,老一輩的前輩們,逐漸逝去。

                              而新一代的新人們正在快速崛起。

                              可想而知,在未來,或許真的有一個大世將會出現。

                              不過陳老一定會看到哪個大世,自己會帶著他老人家,親眼目睹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

                              想到這裏,他忍不住深吸口氣,腦海中不禁想到了今晚,王家老太爺給的自己那份資料。

                              不知道什麽時候,心裏已經開始萌生出想要走出保護區的想法。

                              而且這個想法,正在越想越是激烈。

                              “或許,我也該去看看,外面究竟是怎樣的世界了!”

                              想到這裏,丁小乙目光迎著太陽的光芒,只見晨光照射下,一人一碑,立在山巅之上,仿佛就是在訴說著,一個結束與一個新的開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